第十九章 【你比地精強】


本站公告

    第十九章【你比地精強】

    當曠野的前方出現了一隊看上去略微有些“正規軍”模樣的地精的時候,夏亞的那幅大大咧咧的表情終于變得有幾分嚴肅了。

    他一腳把那個被俘虜的可憐地精踹在地上,然后將可憐蟲了下來,警惕的盯著前面。

    和之前遇到的那些乞丐地精相比,現在攔在前面的這些家伙,顯然在裝扮上稍微不那么潦倒了。

    它們的數量大約有十幾個,從體格上看比之前遇到的那些乞丐都要強壯一點——也只有一點而已。一樣的綠色的皮膚,但是身上至少有一些似模似樣的裝備了。骯臟的皮甲不知道多久沒有清晰過,沾滿了臟兮兮的泥土和一些可疑的紅色白色的東西——但至少這些勉強能算是“甲”了。

    而且,它們手里都有武器,雖然按照人類的標準來看依然是簡陋可笑:幾把短矛,用野獸的骨頭當矛柄,矛尖則是尖銳的鐵片。還有幾把生銹的鈍刀,也不知道是不是從什么墳墓里挖出來的。其中一個個頭最高大的地精,甚至拿了一面盾牌,雖然這面盾牌大概只有人類的洗臉盆那么大小,而且不過是一片爛木頭蒙上了一層獸皮。

    但至少,這些地精算是有組織的了。

    可憐蟲立刻擔憂了起來。因為如果加上這一隊正規軍,那么算上跟在身后的那些流浪者,周圍的地精數量已經超過了七八十只了。

    這么多地精,如果一擁而上的話……

    但是很快,讓可憐蟲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這一隊正規軍地精,居然沒有直接攻擊夏亞和可憐蟲,它們從旁邊繞了過去,張牙舞爪,揮舞手里的武器,追著那些流浪者就是一通飽揍,打的那些流浪者尖叫哭喊。

    那些流浪者似乎很畏懼這些正規軍,幾乎一觸即潰?粗淮虻念^破血流的同類,這些地精戰士得意的大笑起來,甚至還有的對著遠處逃跑的敵人發出了興奮的“歐克”的叫聲。更有兩個膽大的,脫下了褲子著遠處的潰敗著開心的拍著屁股。

    “野火原上有一句老話:地精是一個永遠也學不會‘團結’的種族!毕膩嗋洁熘f道:“野火原上的地精部落多如牛毛,大的人口有上千,小的也有百十。這么多部落,人口總數量是驚人的,如果它們團結起來的話,只怕野火原上連矮人都不敢輕易欺負它們了。但是歷史上,這些地精從來不曾團結過,似乎對于地精來說,欺負同類的樂趣遠遠勝過一切!

    那些地精戰士趕走了流浪者,并沒有攻擊夏亞和可憐蟲,而是分出了兩個人飛奔回去,剩下的地精則取代了那些流浪者的角色,遠遠的吊在兩人的周圍監視著。

    夏亞依然帶著可憐蟲往前走,而且依然沒有放過那個可憐的俘虜,踢了幾腳,那個家伙就無奈的往前滾爬起來。

    果然,看著一個同類被虐待,那些地精戰士沒有表露出絲毫的同仇敵愾甚至是哪怕一絲憐憫,有些放肆的反而指著那個家伙哈哈大笑起來。

    十幾個地精戰士,數量比之前的流浪者少了很多,但是可憐蟲都感覺到了夏亞的反應變得嚴肅了很多。

    因為這些地精戰士表現出來的氣勢,卻遠遠勝過了之前的那些流浪者。至少,之前的那些流浪者不過是一群土狗,遠遠的跟在后面,偶爾叫兩聲罷了?涩F在的這些地精戰士,卻更像是一群野狼,在叫的同時,也敢于露一露獠牙了。

    第一次考驗出現在下午。

    之前跑回去的兩個地精戰士大約是去報信的,它們帶來了更多的同伴。

    看著七八十名地精戰士從前面迎了過來,甚至還勉強保持了隊列……好吧,這樣的隊列嚴謹的程度勉強可以和人類的流氓聚眾斗毆相媲美了。

    而且,這些地精戰士的數量刺激了它們的勇氣,第一次,它們舉起了武器,很明顯的攔住了夏亞和可憐蟲的去路。

    地精們尖叫著,很是興奮的樣子,歐克歐克的叫聲此起彼伏,夏亞放下了可憐蟲,然后踢了那個俘虜一腳,那個俘虜看見如此眾多的地精戰士聚集在一起,已經嚇得腿都軟了,撲在地上雙手抱住腦袋,將屁股高高撅其,瑟瑟發抖不已。

    地精們繼續壓上,雙方的距離只有十幾步的時候挺了下來,一個地精被推了出來,站在安全距離之外對著夏亞大叫了一聲。

    “歐克!人類,地精,領地,死基!”

    這個地精連喊了兩邊,膽怯的看了一眼夏亞面前的那把戰斧,然后飛快的退了回去,退回到了同伴的隊列之中,才膽子大了起來。

    “它說什么?”可憐蟲問道。

    “它說,人類闖入地精的地盤很不好!毕膩嗊肿煨α诵Γ骸八阑囊馑季褪遣缓。地精的語言都是很簡單的,一個詞語往往概括了很多意思!

    的確,可憐蟲恍然。那個俘虜被夏亞打斷腳的時候,就一面喊歐克,一面喊死基。

    對于它來說,腳“斷”了,斷也可以用“不好”代替,就是“死基”了。

    夏亞解釋完之后,提著斧頭就獨自往前走了上去。那些地精立刻畏懼的舉起了武器,紛紛對著夏亞叫嚷。

    讓可憐蟲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夏亞走到了地精們的面前,將斧頭插在了腳下的地上,咳嗽了兩聲,亮開嗓子說話:

    “歐克!我,大陸,最強的,屠龍,地精,不殺!”說完,居然轉過身去,對著那群地精拍了拍屁股,轉過臉來做出一副不屑的樣子。

    這句話連可憐蟲都聽懂了……這個土鱉,居然吹這種牛皮?

    他說的大概意思是:他媽的!我是大陸最強的屠龍的強者,不屑于殺你們這些地精……歐克在這里意思是“他媽的”。

    夏亞說第二句話的時候,轉身指著身后,先指了指那個俘虜地精:“索索!”

    又指了指那堆積得像小山一樣的包袱:“索索!”

    最后再指著可憐蟲:“索索。!”

    雖然夏亞看著那些地精:“我,索索!叉基!沃克!地精,不殺!歐克!”

    這句話可憐蟲就徹底聽不懂了,不過她心中卻震撼起來:這個土鱉,居然還會說地精語?!

    那些地精居然立刻安靜了下來,幾個最高大的仿佛是頭目一樣的家伙,瞇著眼睛盯著后面的可憐蟲還有那個俘虜看了一會兒,又看了看那個包袱,最后它們嘰嘰咕咕商量了一下。

    夏亞有些不耐煩,指著那個地精俘虜叫道:“索索!叉基!”

    地精們搖頭。

    夏亞又指著那堆包袱:“索索!叉基!”

    地精們還是搖頭。

    最后再指著可憐蟲:“索索!叉基!”

    地精們猶豫了一下,仔細看了看可憐蟲,可過了一會兒,再次搖頭。

    夏亞似乎很失望,提起斧頭來轉身走了回來。

    走回可憐蟲的身邊,可憐蟲立刻關切的問道:“你和它們說什么了?你居然會說地精語?”

    夏亞看了可憐蟲一眼,似乎有些不滿的樣子:“會是會一點的,哼……”

    “索索是什么意思?”可憐蟲問道:“你剛才指著我們喊索索……”

    “索索的意思是戰利品,俘虜,金幣,牛羊豬馬畜生武器裝備還有貨物……一切俘獲的東西都可以叫做索索!毕膩喕卮。

    可憐蟲臉色有些難看了:“叉基呢?”

    “交換!”夏亞哼了一聲:“沃克就是走路的意思,我剛才說的是,用我的戰利品交換給它們,讓我走過它們的領地。唉……可惜,它們居然嫌棄戰利品太次,不肯答應……你看看,連地精都不要你這種丑八怪!

    說完,居然很惋惜的嘆了口氣。

    可憐蟲愣了一下,然后她徹底暴走了!

    “什么。!你居然想把我換給地精。。。。。!”

    她跳了起來,也不顧腿上的傷了,揮舞著王八拳就撲向了夏亞,夏亞輕輕一巴掌就把她按在了地上,不屑道:“你叫什么叫!”

    可憐蟲氣得哭了出來,她知道自己打不過這個土鱉,雙手在地上用力拍打,哭得淚如雨下。

    這個混蛋!土鱉!鄉巴佬!睜眼瞎!

    在家里的時候人人都把可憐蟲當作掌上珍寶,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那些愛慕她的男人都把她當作絕世奇珍一樣的對待……這個土鱉,對自己又打又罵也就算了,居然隨隨便便就想把自己賣給了一群地精?!

    而且……而且最可氣的是,他還抱怨沒有賣出好價錢!

    “土鱉!你殺了我算了!”可憐蟲很有骨氣的昂首閉目:“我死也不愿意被你賣給那些地精!”

    “蠢貨!毕膩啿粴夥葱Γ骸澳汶y道是白癡么?我自然不會真的賣了你,不過是試探一下這些家伙的!

    他蹲了下來,壓低聲音道:“我故意說話套一套它們的底細!看看這些地精所在的部落有多少實力!如果是一般的小部落,那么我開的價碼足夠讓它們動心答應了,畢竟除了我本人之外,我隨身的物品全部都給了它們,而且我的行裝也很豐厚啊。就算你和那頭地精不值幾個錢,但是這包袱上的狼皮,還有金屬,都是很受地精歡迎的好東西呢。如果是小部落,早就高興的答應了?涩F在它們不答應,說明它們的這個部落還是蠻大的,有點實力,還不把這點財物看在眼里!

    可憐蟲這才破涕為笑:“你,你真的只是試探?”

    夏亞點頭,看著可憐蟲的眼睛,滿臉誠懇的回答:“當然!就算帶的那些東西都不要……我卻怎么舍得把你給賣掉呢!”

    這話頓時讓可憐蟲心中好受了很多,但是夏亞的下一句話再次讓可憐蟲氣得翻了白眼。

    “我還得去找那條龍呢!好的誘餌可不容易找到,雖然這個地精也不錯,但是地精跑得太慢,而且太丑,說不定龍不喜歡吃。所以,公平的說,你還是比地精強一些的!”

    神靈作證!可憐蟲這輩子活到現在,聽過無數甜言蜜語的奉承和贊美,有的人贊美她的容貌比月亮女神還迷人,有的人贊美她的美麗讓玫瑰花都為之失色,更有人把她的眼睛比作明珠和星辰……

    但是卻從來沒有人對她說過這樣該死的贊美話:

    “你比地精強一些……”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急速赛车游戏 福彩3d和值跨度走势连线 重庆时时人工全天计划 东方6 1开奖走势图 河南快三走势图app 东方6十1好中奖吗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甘肃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天津体彩11远五走势图 十一选五中奖金额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