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二十九章 【在地下!】


本站公告

    第兩百二十九章 【在地下!】

    夏亞點了點頭。他又把那個旋紐旋轉到了“缺月”的刻度上。

    這次,當大門緩緩打開的時候,里面依然還是那個小小的封閉的空間。

    夏亞越發的焦躁起來,他把那個旋紐上的幾個刻度都嘗試了一下,一共是六個刻度,每次大門的打開,都是那個同樣的小小的封閉的空間,空蕩蕩的,沒有任何的東西。

    “這算是什么意思?!”

    通道的盡頭,費了這么多力氣打開了這扇該死的門,里面就是這么一個什么東西都沒有的小小的房間?!

    了了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這不像是什么倉庫,因為里面的那個房間太小了,只有數米寬,這么小的地方,放不下什么東西,而且從一路過來的這么長的地下通道看來,這么長的通道,如果盡頭是倉庫的話,那么一定是很重要的地方,不可能只是這么一個看上去沒有多少用途的小小的房間。

    “關鍵是,嘎林他們幾個到哪里去了!”

    夏亞站起來焦躁的走了幾步。

    “你需要冷靜。小子。”

    腦海里傳來了朵拉的聲音:“冷靜下來,用你的頭腦去思考!焦躁對現在的情況沒有任何幫助。”

    思考……

    夏亞深深吸了口氣。

    好吧,我們先可以假設……嗯,不是假設,而是肯定!肯定,這個地方是遠古的地精建造的,遠古地精是一個具備了高度文明的種族。

    通道……大門……

    “或許……這門里并不是我們想象之中的這么簡單,也許這是一個類似于魔法傳送陣一樣的存在。”夏亞忽然靈機一動,盯住了多多羅:“多多羅,你是魔法師,關于魔法傳送陣,你了解多少?”

    魔法傳送陣?

    多多羅眼睛一亮:“啊,很有可能。或許……里面的那個小房間是一個魔法陣,人進去之后,當大門重新合上,里面的魔法陣啟動,將進去的人傳送到了別的地方了?但是老爺……我對魔法陣的了解并不多,因為魔法陣是屬于高級魔法師才能掌握的領域,魔法陣需要對魔法學識深刻的理解和掌握,需要精通幾系不同的魔法,理解各種魔法的排斥性和融合性才能弄出來的高級技術。我唯一知道的是,魔法陣的建造需要足夠的魔力水晶提供魔力,還需要精密的操作,以及……”

    說到這里,多多羅苦著臉:“有一個問題,我無法明白。所有的魔法對于金屬都具有很強的排斥性!可是這扇門,偏偏是用鐵精制作的!鐵精可是最純真最純粹的金屬了。這從魔法的理論上是完全說不通的。”

    頓了頓。多多羅補充道:“不過,我對于老爺您關于這可能是一個‘傳送陣’的猜測,覺得很有道理。或許……”

    “我們自己進去試試看。”夏亞嘆了口氣。

    他站住了腳步,看了看面前所有的人,他仔細的思考了一會兒:“我們不能所有人都進去……天知道里面是什么情況,如果所有人都進去,萬一出不來的話,那么大家就全部都陷在里面了!我需要有人留在外面!萬一出了什么狀況,至少還有機會救里面的人!這是一線生機!”

    現在身邊的人,除了夏亞和多多羅之外,扎庫人之中還有女巫醫了了,以及十個擲矛戰士。

    嘎林和他的持斧戰士都已經消失在了門里面了。

    夏亞面臨的問題是……他要么不帶女巫醫,要么就必須自己和多多羅兩個人進去。因為只有女巫醫了了會說拜占庭語言。

    “了了,你和我進去,否則的話,我帶了其他的扎庫戰士,沒法和他們交流。”夏亞嘆了口氣,他開始后悔放了阿菜回去了。

    “留下兩個扎庫戰士,其他人都跟我一起進去!”

    夏亞和了了交談了一會兒,做出了最后的計劃:了了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沙漏來,這個沙漏可以充當計算時間的器具。

    “每翻轉三次。大概就是你們拜占庭人說的一個時辰。”這是了了的介紹。

    那么剩下的事情就簡單了。

    假設這個門里面真的是一個傳送陣,那么大家可能還需要通過這扇門回來。

    “留在外面的兩個人守在這扇門旁,我需要你們每過一個時辰,就把門打開一次!記住,旋紐旋轉到‘赤月’這個刻度上!別弄錯了!每隔一個時辰,打開門一次!”

    夏亞的命令通過了了傳達給了兩個被命令留下來的扎庫戰士。

    隨即,再次將旋紐轉到了“赤月”這個刻度上,當大門緩緩打開的時候,夏亞毫不猶豫的第一個快步走了進去,隨后是多多羅和女巫醫,以及其他的八個扎庫擲矛戰士。

    里面的房間不大,十幾個人走進去之后,就顯得有些擁擠了。

    當這次,大門再次合上之后,每個人的臉上都多少有些緊張——了了除外,女巫醫的臉上帶著那幅鬼臉,不過她的眼神有些閃爍,也暴露了一些她內心的緊張程度。

    終于,大門完全關上之后,忽然之間,眾人就感覺到腳下仿佛有些晃動,這個過程只持續了大約幾個呼吸的功夫。這感覺有些奇妙,大家明明站在這封閉的小房間里,但是卻仿佛……

    “老爺,我有些頭暈……”多多羅的臉色有些發白。

    夏亞也感覺到了,這仿佛是一種輕飄飄的感覺……

    就在他剛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忽然,面前的門開了!

    頓時有扎庫戰士叫了出來,夏亞卻一抬手:“都閉嘴!”

    當面前的大門緩緩打開的時候……

    “出去!快出去!”

    夏亞第一個帶頭跳了出來。當所有人都出來之后,借著女巫醫打量的法杖上的光芒,看清了這外面的地方,不少人都下意識的同樣一個舉動:深深的吸了口氣。

    “我的……老天!!”

    ※※※※

    “頭兒,我打聽清楚了。”

    一個漢子沖進酒館里,他上身套著皮甲,滿頭的油汗,臉上滿是彪悍的味道,腰間還掛了一把馬刀。這個漢子才走進酒館就大聲叫嚷著,他的目標很明確,坐在酒館最里面的那一桌人。

    上午的時候,酒館里的客人很少。在吧臺的后面,帶著海盜頭巾的獨眼正用抹布擦著酒杯,他擦完了一個酒杯之后,張開嘴巴,把一枚金牙拔了出來,也用抹布擦了兩下,再重新塞回到嘴巴里,不滿的嘟囔了一句,看了看坐在最里面的那一桌人。

    老獨眼是有理由不滿的,他一早就被吵鬧的敲門聲吵醒——平時他上午是不營業的,老獨眼的這個習慣,整個野火鎮的人都知道。但是這些家伙顯然是外來的人。從這些家伙裝扮看來,他們要么是一群新來的傭兵團,要么就是跑到野火鎮上來廝混打探消息的馬賊……

    哼,傭兵或者馬賊,不管是哪一種人,在野火鎮都并不稀奇。

    不過看在這些家伙出手就丟出來的金幣的份上,老獨眼還是開了門讓這些家伙進來喝酒了。

    這些外來的家伙,一向出手很闊綽的。

    沖進來的這個漢子顯然是出去打探什么消息的,而隨著他回來,坐在里面的一桌人頓時鼓噪了起來,就有人笑道:“哈哈!你來的太晚了。頭兒都等著急了!”

    “是啊!頭兒已經問了八遍你怎么還沒回來呢!”

    在一片嘻笑的聲音里,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喝道:“都給我閉嘴!”

    隨即一個雄壯的身影站了起來,威風凜凜的身姿在身邊一群彪悍的漢子里,也夠得上是鶴立雞群了。

    而這個家伙……好吧,她不是別人,正是猛男大姐,內內大人是也。

    內內看著這個回來的手下,下意識的抬眼看了看在吧臺后忙碌的獨眼,才皺眉道:“打探到了什么,不許廢話,快說!”

    這個跑回來的漢子先抓起桌上的一個酒杯,也不管是誰的,就先一口灌了下去,長吐了口氣,才笑道:“頭兒,看來您的那位心上人,在這個野火鎮上還挺有名氣的呢。”

    他笑了笑,在內內不滿的眼神里,才不敢造次,老老實實道:“野火鎮上不少人都聽說過他的名字,看來他是在這里長大的。嗯,就在前些日子,他曾經在這里招攬了一批傭兵,然后帶著大隊去了野火原……就是我們遇到他的那次。”

    “都是一些舊消息了。”內內搖了搖頭:“這些我們都知道了,而且在野火原上的那次,我們也遇到他了……我要知道的是,他到底回來了沒有?已經過去這么多天了,一點消息都沒有?”

    “沒有。”那個出去打探消息的馬賊搖頭:“跟隨他一起出去的傭兵團都沒有回來,不過前些日子倒是有幾個家伙帶了一些俘虜回來,不過只是路過了這里,就朝著莫爾郡去了,但是他們的大隊一直沒有回來,我去了鎮子里那些傭兵們聚集的地方問過了,消息沒錯兒的。”

    內內擰緊了眉頭。

    沒回來?

    都已經這么多天了,他會不會遇到什么麻煩了?

    “有消息說,他們那次出門是去地精的領地,是去紅色曠野了。我想應該不會出什么亂子吧。那些地精是出名的欺軟怕硬。他們那么一大隊人,那么多傭兵護衛,地精遠遠的聞著味就會躲開了。”

    那個漢子眼看內內神色不佳,趕緊安慰了幾句。

    內內搖了搖頭:“還有別的什么收獲么?”

    出去打探消息的人笑了笑:“您的心上人的消息沒有,不過我倒是聽說了不少其他有趣的事情呢,都是拜占庭帝國國內的事情了,最近的風聲可很大啊,聽說皇帝和地方軍區的總督們已經干起來了,亞美尼亞總督已經起兵了,軍隊已經開到了帝都直轄區的邊境了,和帝國的中央城衛軍在在奧斯吉利亞的一個衛城那兒對峙。還有各地的總督,聽說不少都已經起兵了,還有一些地方的總督直接派兵去攻擊附近的郡……這次的動靜可真不小呢!”

    內內哼了一聲,一臉的不屑:“我才不關心拜占庭帝國的事情,咱們現在是在野火原,拜占庭的事情和我們沒什么關系了。我要知道的是夏亞……那個家伙,他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遠處柜臺后面的獨眼忽然聽見了這幫家伙提到了“夏亞”這個名字,獨眼仿佛愣了一下,下意識的抬起眼皮看了看這幾個家伙。

    不過他并沒有作聲,隨即就低下了頭去,繼續擦他的酒杯。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酒館的門被推開了,外面的一陣風吹了進來,隨即一個人影緩緩的步入了門里。

    獨眼一抬頭,頓時就愣住了。

    進來的是一個女人,一身的黑色的長袍,披風上滿是塵土,靴子上也都是泥土,顯然是經過了一路的長途跋涉。

    這個女人一頭紫色的長發,非常的醒目,而勻稱而高挑的身材,在袍子下若隱若現,頓時讓身為男人的獨眼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可是當他看見了這個女人背上的東西,立刻小心的收回了眼神!

    這個女人的背上背了一把奇特的大弓,以獨眼在野火鎮這么多年,見過了無數武士的眼界,立刻看出了那把大弓的奇特之處,弓角上的倒刃,顯然不是用來妝飾用的,而是顯示了這把弓具備了一定的近距離作戰的能力!而弓弦的顏色,顯然不是普通的貨色,這樣的弓,拉起來一定需要極強的力量才行。

    能用這種奇特武器的人,通常都是高手!

    獨眼立刻擺出了客客氣氣的樣子:“請進吧,尊敬的客人,您是要喝兩杯么?”

    當他看見了對方的臉,獨眼呆了一呆,對方的臉上,半片鐵面遮擋住了一半的臉孔,而露在外面的那一半,皮膚白皙而細嫩,輪廓柔和而秀麗,分明是一張絕色的容顏。

    (可惜,這么美的臉蛋,怎么擋上了一半。)獨眼心里嘆息。

    “食物,水。要熱的。”

    來人走到了柜臺前,將一枚金幣拍在了柜臺上,獨眼看了一眼,頓時怔了一下。因為這不是一枚拜占庭金幣,而是一枚奧丁金幣。

    很顯然,這位客人是從奧丁帝國來的。

    不過,身在野火鎮,奧丁金幣也并不少見,獨眼抓起來在嘴巴里咬了一下,然后眉開眼笑道:“放心吧,我這里有最好的東西,早上剛做好的肉湯,都是上好的羊肉燉得稀爛,保證你滿意。”

    這個進來的女人,毫無疑問,自然就是維亞!

    維亞深吸了口氣,看了一眼這個柜臺后的獨眼男人,低聲道:“鎮子上怎么才能買到馬?我的馬累死了,我需要兩匹馬,能跑得很快的好馬!價錢無所謂,最好今天中午之前就能買到。”

    獨眼愣了愣,苦笑道:“這個么……這位客人,馬市就在城門口……”

    “我知道。”維亞哼了一聲:“但是今天馬市沒開,我知道這里的馬市三天交易一次,但是我等不了三天!我今天就要走。”

    說著,她又摸出了一枚金幣丟在了桌上。

    獨眼那唯一的一只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飛快的抓起了金幣塞進了懷里:“算你運氣好,女士,我店里后面的馬棚里,正好有兩匹我上個月才買來的馬,是兩個傭兵賭錢賭輸了抵押在我這里的,不過你很幸運,他們是沒可能回來贖走的了,因為那兩個倒霉鬼聽說在前些日子護衛一個商隊去奧丁的路上遇到了馬賊被殺掉了。我正發愁怎么處理那兩匹馬呢……這些戰馬可費了我不少飼料呢。”

    獨眼立刻帶著維亞從酒館里面走了進去,掀起了一個簾子,就走到了酒館里面的院子。

    路過酒館大堂最里面的那張桌子的時候,維亞的眼神冷冷的掃過了內內那一桌馬賊,她凌厲的眼神頓時讓內內有所驚動,幾個馬賊眼看維亞奇特的裝扮,還有維亞走路的時候一瘸一怪的樣子,正要開口,還有的膽子大的,就要吹口哨調戲一下,內內卻忽然就抬起手來:“都閉嘴!”

    她的眼神盯著維亞看了一眼,等維亞走進了簾子里之后,內內看了看幾個手下,冷冷道:“老實點,這個女人是一個很厲害的高手。別惹不必要的麻煩。”

    維亞跟著獨眼走進了后面的院子,來到了馬棚。

    獨眼沒有撒謊,他的馬棚里的確有兩匹馬,但是維亞只看了一眼,就皺了皺眉,很顯然非常的不滿意。

    這是兩匹很普通的劣馬,而且明顯其中一條歲口很老了。不過獨眼也沒有辦法,這兩匹馬是從兩個普通的傭兵那里賭錢贏回來的,你能指望兩個普通的傭兵能有什么好馬么?

    可是維亞看見了馬棚的另外一邊,頓時眼睛一亮:“那些馬是誰的?”

    獨眼愣了愣,他立刻捕捉到了這個奇怪女人的心思,為難道:“這些馬……是店里那些客人的……”

    維亞點了點頭。這些馬,能看得出來,都是相當不錯的戰馬。

    當店堂里,內內和手下的幾個馬賊正在喝酒的時候,維亞忽然就從里面走了出來,她邁著奇特怪異的步伐走到了馬賊們的桌前,冷冷的站在那兒,頓時所有馬賊都閉上了嘴巴,抬起頭來打量這個女人。

    啪!

    一把金幣被丟在了桌上的碗里。

    “這些金幣足夠買五匹馬了,我只需要兩匹。”

    維亞冷冷的語氣。

    內內和馬賊們立刻明白了這個女人的意思,所有人都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他們的首領。

    內內哼了一聲,彪悍的內內可不是一個善茬兒,她冷笑了一聲:“我們不是販馬的商人。”

    維亞沉吟了一下,又拿出了幾枚金幣丟在了桌上:“這是我能出的最高價錢了。”

    桌上至少有二十多枚金幣。這么多金幣,無論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錢了,如果用來買馬的話,就算是受過訓練的戰馬,也足夠買下七八匹了。

    但是很遺憾,維亞遇到的是內內,是一個同樣個性十足的內內大小姐。

    “我數到十,拿著你的金幣走開。”內內挑了挑眉毛。

    維亞的臉上依然沒有任何表情,她只是嘆了口氣:“我不想傷人。”

    這話就實在是囂張到極點了!

    內內哼了一聲,臉上煞氣大作,就有一個馬賊叫了一聲:“小妞,別惹麻煩,我看你……”

    這馬賊還沒說完,整個人就離開了凳子直接飛了出去,砰的一聲,落在了墻角!

    這一下所有的馬賊都鼓噪了起來,可是當第一個馬賊才把手按在了刀柄上的時候,他的身子就再次飛了出去!

    甚至都沒有人看清維亞的動作!!

    “都住手!!”內內一聲斷喝,用力一拍桌子。

    啪的一聲,所有的馬賊都坐了回去,只是大家都露出兇狠的目光盯著維亞——這個女人的確很詭異,但是馬賊們可不會屈服的……他們每個人都相信,自己的首領,內內大小姐的實力!

    “我不喜歡廢話。”內內瞪著眼睛盯住了維亞,她將一把重劍壓在了桌上,手按在劍鞘上,冷笑:“你想要馬是么?可以!打贏我,后面的那些馬,隨你挑!”

    其他馬賊聽了,頓時紛紛站起來轟然散開。

    維亞盯著內內,面前的這個對手,顯然擁有強勁的氣勢,雖然不曾交手,但是顯然實力絕對不弱。

    維亞嘴角挑了挑,眼神看了一眼門口:“算是一個約定么?”

    內內抓起了那把重劍:“我的話,一向算數!”

    “我要那匹黑馬,還有另外一匹紅色的。”

    維亞的語氣依然冷淡,但是她的話卻讓內內怒極反笑。

    那匹黑馬是內內的坐騎,而另外那匹紅色的,則是另外一個馬賊頭領所有的,這兩匹馬顯然是所有馬里最好的。

    這個帶著鐵面的女人,居然如此囂張?!

    ※※※

    “唉,又要打起來了。”獨眼立刻躲進了吧臺的后面,嘆了口氣。在野火鎮上開酒館,這里民風彪悍,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場面實在見了太多了。他很有經驗的立刻將吧臺上的酒瓶收了下去,然后冒著腰躲在了吧臺下,只露出了半個腦袋。

    這個時候,吧臺后的一扇通往后面廚房的小門推開,一個身材粗壯的女人走了出來,湊近了獨眼:“怎么了?”

    獨眼回了一下頭,苦笑了一聲,壓低了聲音:“還能怎么樣?要開打了唄。”

    這個女人瞪大了眼睛,她看上去就是一個標準的中年婦女,身材有些發胖,腰身臃腫,粗手大腳,一身粗布的褂子,頭發蓬亂,皮膚黝黑而粗糙,臉上卻帶著因為長期勞作而留下的健康的紅潤光澤,看上去大約四十多歲的樣子。

    毫無疑問,這個女人,顯然就是傳說之中的……索非亞大嬸。

    這個女人無論怎么看,都是一個最最標準的普通人家的婦女,就連她的相貌,也都是那種標準的“丟進人堆里就找不出來”的類型。

    她和獨眼一起蹲在了吧臺后面,看著酒館里雙方已經劍拔弩張,氣氛凝固到了極點。

    “看上去這些家伙很闊綽,一會兒打爛了東西,多要一些賠償費吧。”索非亞咧嘴笑了笑。

    可剛笑道這里,她忽然臉上的笑容凝固住了。

    一束驚奇的眼神,盯住了站在那兒手持重劍的內內。

    準確的說,這位索非亞大嬸,她盯著的是內內的手腕!

    內內的手腕上,帶著一個造型別致的手鐲。

    而這個手鐲,正是內內心中最大的隱痛,那個無論如何也去處不掉的,來自于梅林的魔法詛咒手鐲!!

    此刻,索非亞的臉色忽然有些古怪起來。

    隨后,這個女人的眼神忽然變得充滿了興趣。

    “哦,看看啊,我沒看錯吧……我看到了什么?這東西,可有年頭沒見到過了呢。”

    說著,這個臃腫的中年婦女忽然笑了起來,笑得開心極了。

    ※※※

    “老,老爺,我沒看錯吧。”

    多多羅的眼睛瞪得老大,嘴巴張開,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巴:“老爺,你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夢吧!”

    可是夏亞沒有回答他,事實上,包括夏亞在內,還有那些扎庫人,此刻都屏住了呼吸,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場景。

    因為,面前這場面,實在太震撼了!!

    這是一個巨大的洞穴,頭頂是圓拱形狀,距離地面的高度至少在數十米開外,而這個洞穴的面積,已經無法估測了,至少夏亞一眼看過去,至少有一條街那么長!

    就在這個大門的門口,旁邊是一個一人多高的巨大的牌子,牌子顯然是金屬質地的,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上面一點生銹的痕跡都沒有。

    而這個牌子上,只有幾個彎彎曲曲的文字符號,顯然也是遠古地精的文字。

    別人都在看前面的那震撼的場景,但是夏亞卻沒有,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這塊牌子上的地精文字。

    因為,這上面的文字是……

    “創神區”!!!!!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