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很愛很愛】


本站公告

    第三百七十章 【很愛很愛】

    梅林的面子……可真的是大得難以想象!

    被朵拉這么說了一通之后,接下來夏亞對這些精靈的態度就格外的熱情了起來。甚至在一路上,還刻意的找話題和這個叫薇薇安的女精靈攀談一二,土鱉的心思倒也很簡單,沒有那么多花花腸子,只是很樸素的認為,人家老遠來,送自己這么一件極其貴重的東西,自然要對人家熱情一點,以表達一下自己的感謝的心情。

    可是面對夏亞的熱情,這位女精靈的態度卻顯得很是冷淡。

    雖然她說話的時候,臉上依然還是掛著笑容,但是那笑容分明就是帶著幾分隱隱的矜持和傲慢,語氣不冷也不熱,而在夏亞多問幾句話的時候,對方的眼神里還會閃過一些不耐煩的樣子。

    到了后面。薇薇安的眼神漸冷,那倨傲的模樣,讓夏亞自己都覺得有些不自在了,所以他干脆閉上了嘴巴,不再多說什么。

    重新走到了隊伍前面,夏亞忍不住暗暗吞了口吐沫,深吸了口氣,才把心里的不痛快忍了下來。

    “哼……這些精靈,就算送了老子一個大禮,也沒必要這么傲慢吧?這精靈小妞,眼睛都差不多長到頭頂上去啦!

    聽了夏亞的抱怨,朵拉卻忽然冷笑了一聲:“哼!人類!”

    她這話的聲音和語氣,明顯帶著一種深意,讓夏亞聽了,就忍不住問道:“你說什么?”

    “哼,你們這些人類啊……你說這個精靈傲慢,可是你們人類自己又好到哪里去了?”

    夏亞:“…………”

    “小子,你還別不服氣!倍淅淅涞溃骸熬`族一向自視為高貴智慧的種族,這是一群愛美愛得要死,又愛面子愛得要死的生靈。精靈一向自視為這個世界上最高貴的種族之一,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他們自己是站在萬物生靈的最高那個階層群體之中的——但是你們人類,在他們眼里可不是!”

    “……什么?!”

    朵拉哼了一聲,繼續道:“我且問你,當你在野火原上,看到那些紅色曠野的地精的時候,你是什么想的?”

    夏亞下意識就道:“骯臟卑劣貪婪弱小丑陋……”

    他才說了幾個字,忽然就頓住了。然后閉上嘴巴,瞪大了眼睛,愣了好一會兒,才勃然大怒:“這個小婊子,居然把我們人類看成是地精那樣的東西?!”

    朵拉語氣很不屑,但是一句話,就說的夏亞啞口無言。

    “你們人類既然可以看不起地精,那么精靈族憑什么就不能看不起你們?”朵拉的聲音有些鄙意:“遠古的時代有句傳說‘辱人者,人恒辱之!’,聽說這句話還是你們人類說出來的。這意思,你自己想想吧!

    聽了這話,夏亞忽然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

    騎兵開路,護送著隊伍在丹澤爾城里的街道穿行而過,隊伍里那十二名美麗得驚人的精靈女子,頓時吸引了大街上諸多圍觀的人群,不少人都用驚奇和贊嘆的眼神看著這隊伍中的十二名精靈女子,更有不少人指著這些精靈女子兩側頭發里露出來的細細的耳尖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倒是那些精靈女子,卻似乎并不太在意這樣的圍觀,對于周圍的那些指點和議論,也沒有表現出太多的不耐煩和惱火來。始終都是保持了那種淡淡的矜持而驕傲的樣子。

    夏亞忽然心里明白了……這些精靈的表現,的確就像是自己當初進入紅色曠野,一路上遠處那些地精隨行窺探自己的時候,自己……好像也是這般傲慢不屑的態度。

    他不禁在心里問自己,就如朵拉說的那樣:一個種族,就真的有權力看不起別的種族么?

    ※※※

    城里的后勤大營里,卡托早已經得到了夏亞派去的人飛馬傳信,雖然讓他讓出這個舒適到了極點的老窩,有些不太樂意……就連出來迎接的時候,這個走私販子還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現在正是夏天,冰窖里那些冰塊可是希罕貨呢。

    不過,這個走私販子一看到夏亞帶來的十二個女精靈,頓時眼睛里瞬間就變得光芒萬丈!

    這一刻,這個走私販子的眼神,在夏亞看來,簡直比黑斯廷發威的時候還明亮!

    這個混蛋……

    卡托用一種殷勤得近乎獻媚的樣子,迎接著十二名精靈女子進入了自己的老窩里,然后熱情洋溢的將這里的所有設施一一介紹。

    “……那里的冰窖里存了不少冰塊,現在這個季節正用得著。還有著院子后院的那片花圃,雖然不是什么名貴的花草,不過在這個地方卻也是少見了,后面的那個水池,水絕對干凈的,而且還養了些兒魚……外面還有一個蜂房,可以采集蜂蜜來飲用……”

    明顯的,這個走私犯子在滔滔不絕介紹的時候,眼睛一直在這十二個美麗的女精靈的身上轉來轉去。

    夏亞看得心里有些窩火……

    奶奶的,這個混蛋,自己可是他的上司大老板啊。這個家伙對老子都沒有這么熱情獻媚過!

    不過面對卡托的過分熱情,那個薇薇安依然表現出了那種高貴矜持略帶傲慢的笑容,只是靜靜的聽卡托介紹完之后,才扭頭看了看夏亞:“閣下,我們對這里甚是滿意,只是我們住在這里的時候,還請您下令,禁止閑雜之人來打擾,免得耽誤了織女們的工作!

    夏亞立刻做了保證:“我派一隊我的親衛守在這個院子外面,任何人不得進來打攪你們……”說著,夏亞深深的看了一眼卡托,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任何人,尤其是原后勤大營里的官兵不得借故來窺探!

    卡托的臉色頓時就垮了下來。

    夏亞也懶得再看薇薇安的那張傲慢的笑臉,直接就拽了卡托告辭離去。

    才走出來,卡托就忍不住抱怨道:“夏亞,你……”

    夏亞哈哈一樂,望著這個家伙:“你剛才的口水都流到胸口了,自己沒察覺么?”

    卡托板著臉:“男人好色都是天性,況且老子也沒老婆沒女人,現在都快三十歲了,還是光棍一個……你,你這個家伙!你有了一個那么漂亮的公主殿下了,當然是他娘的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

    夏亞聽了。忍不住捧腹大笑:“她們可不是人類。是精靈!

    卡托眨了眨眼皮:“精靈怎么了……我聽說混血兒更聰明漂亮!

    頓了頓,他立刻就央求夏亞:“你就讓我負責這里的安全問題吧,我臨時兼職你親衛隊長……”

    夏亞哼了一聲:“只怕你監守自盜!

    不過看著卡托如此眼巴巴的瞧著自己,他嘆了口氣:“好吧,就讓你辦吧!庇侄诹艘痪洌骸白鍪裁词虑槎紕e太過分了,要有分寸……這些人可是梅林的客人,你若是惹火了她們,得罪了梅林……下場你自己清楚,你看看多多羅現在的凄慘模樣吧!”

    卡托聽了,立刻就打個哆嗦,可畢竟色字當頭。壯了壯膽子,鼓起勇氣道:“不怕!我……我又不會做什么過分的事情,不過就是能多點機會接觸而已……”

    夏亞大笑,不再管他,帶了人立刻離去。

    出來的時候,腦海里朵拉好奇道:“夷?你就這么放任你的手下?”

    “不然怎么辦!毕膩喰Φ溃骸拔沂悄腥恕腥嗽谏纳蟻淼臅r候,若是強行阻攔,反而會激發逆反的心理,不如遂了他的意思,讓他自己去碰墻吃憋吧!

    夏亞說到這里,更是笑得有些詭異:“就像你說的……在這些精靈的眼里看我們人類,就如同我們看現在的地精一樣!也如同我們人類不會愛上地精,所以……這些精靈,也絕對不會看上卡托的,哈哈哈哈……讓他去撞墻吃憋吧!

    ……

    …………

    安頓好了這些精靈,夏亞卻又動了一個心思:精靈族都給了梅林這么大面子沒,送來的這件禮物,朵拉說的那么神乎其神……那么城外可還有一幫矮人呢!

    不知道矮人會送什么禮物?

    精靈族送戰袍……那么矮人族,是不是送一件神器級別的武器?

    武器么,夏亞已經有了火叉,倒是不太希罕別的武器了。他有充分的自信,這世界上,恐怕也很難找出比自己的火叉更牛的武器了。

    不過……若是能弄一套矮人族做的鎧甲,倒是不錯……

    想到這里,他忽然眼睛一亮!

    龍鱗!

    龍鱗甲!

    當初從朵拉的身上弄到那么多好東西,什么龍鱗龍骨龍筋龍血……尤其是龍鱗這東西,防護能力絕對一流,對于普通的攻擊幾乎完全無視!既便是在和一流高手的對決也是大占便宜(比如夏亞在競技場上徹底擊敗菲利普的那次,那個時候夏亞的真正的實力和菲利普其實差不多,但是就靠著武器犀利,和衣服內暗藏龍鱗,就將實力還略微高出自己一線的菲利普打的完全沒有脾氣)。

    普通的龍鱗就有如此的功效,如果能經過鍛造和加工,弄出一身龍鱗甲胄來……那豈不是拉風到家?龍鱗的功效,不論是物理防御還是魔法防御都是公認的一流材料。

    從前聽阿達那個家伙說,龍鱗這材料,只有矮人族的工匠才有本事鍛造。之前自己找不到矮人工匠,可現在,那么一大群矮人,不是正送上門來了么?

    嗯……想象一下,自己穿著精靈族弄的那件高魔防披風,穿著一套刀槍不入的龍鱗甲胄,手里拿著無堅不摧的犀利火叉……哼哼,下次再遇到黑斯廷,就有本錢和狠狠踢他屁股了吧!

    ——呃,當然,那是在黑斯廷沒有恢復到強者級別的情況下。如果黑斯廷恢復了強者級別的實力,多少個土鱉都不夠看的。

    夏亞越想越是心中熱切,直接就掉轉了馬頭,帶著人沖回了自己的城守府。

    他的那些寶貝材料,大部分都存放在自己城守府里的私人庫房里了。他準備運到城外,去找那些矮人砰砰運氣。

    ……

    …………

    說起來,夏亞已經多日沒有回城守府了,他帶著人如一陣風般沖了回來,下馬就往里狂奔,沖到了里面自己的住處,開了自己的私人庫房。

    所謂的夏亞的“私人庫房”,其實不是別的,卻真是他從地精洞穴里弄來的那個“便攜式儲存器”,也就是那個地精馬車。

    下來回來之后,就將自己的所有的珍貴好東西全部扔進了這個馬車里。

    這東西很不錯,里面暗藏了數十個儲藏空間,還不占地方,更不怕人偷——不熟悉地精文字的人,根本搞不清楚那些旋紐的意思。

    他抄了個大包袱,包了一大堆龍鱗出來之后,正出來才走到前面的大廳里,忽然就聽見旁邊傳來一聲呼喚。

    “喂……土鱉!

    這輕輕的一聲呼喚,仿佛帶著幾許幽怨,幾許惆悵,幾許愁腸,聲音婉轉哀怨,卻似乎又飽含了情義。

    夏亞扭過頭來,頓時就身子一震,手里一松,偌大的包袱也丟在了地上。

    可憐蟲艾德琳,正站在側門,依門而立,高挑的身材,卻顯得清瘦了好多,連下巴都仿佛尖了不少,一張臉蛋上略有些憔悴,滿頭金色的頭發,卻都束了起來。

    那一雙眸子里,仿佛帶著無盡的深意,明亮的眼神,讓夏亞看得瞬間都有些失神。

    (唉……從前自己怎么就沒有察覺到,可憐蟲,她的眼睛,其實居然是這么好看……)

    幾乎是不由自主的,夏亞的心跳就略有些加速了。

    更讓夏亞有些說不出的感觸的是……眼前的艾德琳,并沒有穿女裝。

    她穿了一件短衫和袍子,束了腰帶,下面是一雙小牛皮靴,頭發束了起來,看上去又清爽又干練——卻赫然是一個少年郎的男子打扮。

    這副打扮更讓夏亞感觸的是,這副打扮,卻是和當初兩人在野火原上初次相遇的時候,有了七八分的相似了。

    那個時候,艾德琳就是這么一副打扮,被捕獸夾子傷了,在樹叢里差點死掉,才會被夏亞“撿到”。

    艾德琳那飽含深情的眸子,讓夏亞略微有些吃不消,他下意識的別過了臉去,強笑道:“是你……嗯,那個,你喊我,什么事情?”

    這話說的有些生硬,似乎也有些尷尬。這樣的語氣,頓時讓艾德琳眼神里的火苗迅速的黯淡了不少。

    她低下頭,深深的吸了口氣,讓后抬起頭來的時候,直視著夏亞的眼睛:“你……很多天都沒有回來了!

    “……嗯,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毕膩喿约憾几杏X到自己說話的語氣有些言不由衷。

    很多事情要做……

    艾德琳聽了,嘴角似乎不易察覺的扯了扯。

    真是好爛的借口呢……

    其實夏亞自己都能感覺到自己說話的時候到底有多心虛。

    自己真的是因為忙而搬到城外軍營去住的么?

    自己真的是因為怕梅林,才躲到城外去的?

    自己真的是因為厭煩了城守府里梅林弄出來的那些什么老鼠烏鴉之類的動靜才跑到城外軍營的?

    似乎……

    似乎……

    心里最深出的,一個最最真實的理由,卻仿佛,就是和眼前這個人兒有關。

    直說吧,夏亞,不敢面對艾德琳!

    是的,他怕!他不敢!

    真實的原因是,年輕的土鱉,年輕而不通情事的土鱉,在面對艾德琳這個人,這個在他心中占據了一個重要而又復雜地位的人,一時間,土鱉有些茫然,甚至是惶恐。

    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去面對這個女孩——這個用深情的眼神望著自己的女孩。

    像從前那樣,如好兄弟一樣的抱著她的肩膀然后敲她的額頭?顯然不行了……

    可……像對待女人那樣對待她?

    或者直接說,像對待妻子,對待自己的愛人,那樣的對待她?

    似乎……夏亞心里一時還是轉不過這個彎來。

    媽的!簡直太扭曲了!

    夏亞胡思亂想之中,就忘記了說話,卻沒察覺到,艾德琳的眼神里的溫度,卻隨著夏亞的沉默,而一點一點的冷卻了下去。

    “聽說你最近很忙,你……注意些身體!卑铝盏吐暤溃骸拔抑滥闵眢w一向很強壯,但是再強壯的人,也沒有一輩子不生病的!

    “你別太拼命,你總是太魯莽了一些,以為遇到事情,拼命就能解決,可命只有一條!

    “你現在當了大將軍了,要多主意自己的言行了,不要再向從前那樣不拘小節啦!

    “嗯……梅林大人只是好心,你別太恨她,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做事情太過分了些……”

    艾德琳這一句一句的話說出來,夏亞卻啞口無言,他仿佛聽進去了,卻又仿佛沒聽進去。

    只是看著艾德琳,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古怪?有!

    別扭?有!

    憐惜?也有!

    甚至看著艾德琳漸漸有些泛紅的眼眶,一種想上去將她擁入懷里的沖動……也是有的!

    可夏亞沉默的時間太長了一些,艾德琳終于說完了話,最后又看了夏亞一眼:“我知道,其實你不想娶我的,我……我想辦法和梅林大人說清楚,這事情,后果,總之我來承擔就好了……我,我不會讓你為難的!

    這個時候,夏亞心里的那點憐惜和復雜的滋味越來越濃,就在他真的忍不住,似乎就要做出什么舉動的時候,艾德琳卻偏偏終于心里徹底失望了。

    女孩子幽幽嘆了口氣,這一聲嘆息,當真是無限的心酸意冷。

    她匆匆的扭過頭去,然后就朝著里面快步離去——正因為她的扭頭轉身,夏亞并沒有看見艾德琳最后眼角終于落下的幾滴晶瑩的淚珠。

    看著艾德琳快速的離去了,夏亞仿佛才有些悵然若失的嘆了口氣。

    “蠢貨!倍淅谀X海里冷笑。

    “……什么!毕膩喌恼Z氣很平靜。

    “連我都不明白……你到底還有什么可猶豫的!倍淅湫Γ骸斑@么一個美麗的女孩子,身份又高貴,對你一往情深,你們都是有深厚的舊日情分,一起經歷過很多事情……現在你還猶豫等待什么?”

    夏亞面色復雜,終于搖了搖頭:“你……不明白的。朵拉,雖然你再聰明智慧,你也終究是龍,你不是人類,不懂我現在的心思!

    “哈!肉你都吃了,現在要付錢的時候,你小子卻反而拿起架子來了,你這個沒良心的小混蛋啊,哈哈哈哈……”朵拉肆無忌憚的笑著。

    夏亞一呆:“什么肉吃了要付錢的時候?你說的什么意思?”

    朵拉哼哼的幾聲,就不肯再說話了。

    ※※※

    接下來的時間,夏亞忽然覺得興味索然,抱了一堆龍鱗出來,卻也沒有了心思去拜訪那些矮人。

    精靈和矮人的到來,有心通知一下梅林,但是后院的那個“妄入者死”的牌子,讓夏亞可不敢觸梅林的霉頭,這個女人發起瘋來,可真的什么都做的出來!

    甚至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夏亞帶了人回到了城外的大營里,只是一面派人給住在城外老營的矮人族送去了一些食物——傳說矮人喜好喝酒,夏亞派人送了數十桶酒過去。

    這對于他來說已經是很大方的手筆了!

    這些酒還是庫房里庫存的老酒。除此之外,整個丹澤爾城甚至是莫爾郡,都沒有新酒了!

    戰亂的時候,糧食本身就緊缺,釀酒則需要耗費大量的糧食,卻只能當作奢侈品來享受,所以夏亞早已經下了戰爭時期的命令,全莫爾郡子的轄區內一律禁止再釀酒浪費糧食。

    接下來的時間,夏亞這一天在軍營里,卻有些心不在焉,總是時時走神,在訓練場上和騎兵們一起訓練的時候,他身為指揮官,都因為走神而犯了幾個錯誤,和平日里那副滿身干勁的模樣大相徑庭。

    不過夏亞治軍極嚴——這點也是從跋扈刀疤臉將軍阿德里克身上學來的。

    他既然犯了錯誤,也一聲不吭的執行了軍法。就在騎兵們的注視之下,他自己領了五鞭子的懲罰,一聲不吭的挨了所有的鞭子,穿上衣服,和騎兵們一起繼續訓練!

    這樣的做派,非但沒有讓大家因為他的失誤而看不起他,反而更讓那些騎兵肅然起敬。

    只是,夏亞心里,卻隱隱的總有幾分不安的感覺。

    似乎,這份不安的感覺,是來自于白天……那個女孩,最后臨走之前,那一束哀怨婉轉的眼神……

    嗯,沒錯,就是那個眼神,似乎……讓夏亞心中總是放不下。

    既便是晚上休息的時候,夏亞躺在床鋪上翻來覆去,折騰了半個晚上都沒有入睡,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想些什么。

    第二天一早,頂著一對黑眼圈和滿眼珠子的血絲就爬了起來,洗了個冷水澡,又跑到操練場上去和士兵們一起流了一個上午的汗。即便是拼命的訓練廝殺,可心中那怪異的不安,也總是深深的揮之不去。

    終于,到了中午之后,夏亞下定了決心。

    “晚上的時候……訓練結束了,還是進城去,回府里看看吧!毕膩喗o自己找了個理由:“看看梅林到底肯不肯見人了,還有……那個小可憐蟲,昨天看她的臉色似乎不太好,她的身體一向那么弱,可別出什么事情才好!

    總之,此刻的土鱉,是絕對不肯承認自己是心中思念那個小可憐蟲的!

    哪怕一點點都絕不承認!

    心里做了決定,下午的訓練,夏亞的氣色和精神就好了許多,甚至隱隱的,對晚上回城里城里去見可憐蟲,似乎還有了那么一點半點的古怪的期待。這感覺么,夏亞自己當然也是不會承認的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夏亞正要回城,可就偏巧,軍中的格林拍格倫夏爾來見夏亞,商議一些軍務。未來的守備兵團里,格倫夏爾這個原來第六兵團的老家伙要被委任為兵團副將軍了,按照夏亞的計劃,是讓他駐守梅斯塔城的。所以格倫夏爾跑來,不少軍務要向夏亞請示才行。

    兩人商議梅斯塔城的防務問題,這一討論,夏亞干脆派人去把格林也請了來,這一商議,等結束之后,已經是漫天星光了。

    夏亞縱然有心入城,但是看著如此深夜,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去見可憐蟲了——這會兒她一定是睡了吧?現在跑去見她,可沒有借口可找了……

    “蠢貨,一個男人,去見自己的未婚妻,還需要找什么借口!”腦海里,朵拉拼命的嘲弄夏亞。

    總之,夏亞不得不又等了一天,第二天天色一亮,夏亞就下定決心:“今天無論如何要進城去了!”

    上午的時候,他把訓練的事情都扔給了沙爾巴,然后還刻意洗了澡,換了一身干凈衣衫,這才騎馬回了城里。

    一路上又是有些興奮又是有些惴惴的,來到了城守府里,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了后院。梅林的牌子,他可不敢擅闖,只能在外面等了會兒,可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辦法。

    夏亞只能高聲喊了幾句。

    “呃……可憐蟲?那個……艾,矮的領?”

    開始的時候,他的聲音還很小聲,那一臉古怪的模樣,讓身邊的隨從聽見了,一個個都是面帶古怪的笑意。

    可喊了會兒,里面毫無動靜,夏亞就著急了。

    他找來了府里的仆人,詢問了一下。

    原來,后院被夏亞下達了禁足令之后,城守府里的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進入后院了。

    住在后院里的,就只有艾德琳和梅林兩個人……扎庫部落的那個素靈小妞原本也想住在后院的,但是終于被她的族人武士首領嘎林給強行拖走了。

    后院不讓進,那么梅林和艾德琳的飲食,就只能由艾德琳出來取了。

    艾德琳也不會每天都出來,只是隔那么兩三天,才會出來取一些食物和飲水進去,每次都會取上足夠好幾天的量。

    可根據仆人說,艾德琳小姐已經有兩天沒有出來過了。

    夏亞一聽,頓時心里生出了一種極為強烈的不安!

    他的眼珠一轉,脫口就叫道:“不好!她,她走掉了!”

    想到這里,夏亞情急之下,哪里還顧的上梅林豎在外面的那個牌子?

    他立刻就大步沖進了后院里,一口氣跑到了里面的大廳,這里空無一人,艾德琳固然是沒見人影,就連梅林也沒有看到。

    大廳里原本是兩間房子,不過里面的墻壁被梅林給打穿了,外面扔了一堆爛磚石,變成了一個大屋子,里面現在充滿了各種古怪的味道,夏亞一聞就感覺到差點沒暈過去……也不知道是什么魔法藥劑的味道,一個偌大的桌子,上面放了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有動物的內臟,有各種植物,還有一些奇怪的金屬以及石頭。

    但是梅林,卻不見蹤影。

    夏亞顧不上梅林了,直接跑到了旁邊的房間里去,一口氣沖到了艾德琳居住的臥室,也不敲門了,一把將門撞開就沖了進去!

    果然,房間里空無一人!打開衣柜里,空空!床上整整齊齊……

    人呢!

    夏亞扭頭過來,一臉的憤怒:“人呢!”

    身后府上的侍從和仆人都一臉的茫然。

    夏亞發完了火,隨即就嘆了口氣,無力的坐在了床上:“好了……不怪你們。是我讓你們不許靠近后院的……”

    他呆呆坐在床上,卻忽然伸手一摸,手里就多了一件東西,卻是一張雪白的紙片,折疊的好好的,放在床上。

    這床單雪白,自己方才居然都沒有察覺到。

    夏亞急忙展開來,里面果然是一封寫給自己的留信!

    “土鱉:

    我走了呢,雖然有些舍不得。但是我知道你并不想要我,那么似乎,除了離開之外,我也沒有別的可以選了。我說過不會讓你為難的,你不愿意娶我,我只好離開啦。是我主動離開,梅林大人自然就不會怪罪你了。

    不知道你看到這封信,會是什么時候,或許……你從來不進城來看我,十天半個月也不會發現我失蹤了吧。

    有句話,我放在心里,一直沒有機會對你說,因為你連看都不愿意多看我。

    現在我走了,只能寫在信里告訴你啦。

    嗯,夏亞雷鳴,我……愛你,很愛很愛。

    ——艾德琳”

    我,愛你,很愛很愛……

    很愛很愛……

    很愛………………

    夏亞呆呆的捏著這封信,發了好一會兒呆,然后忽然就大叫一聲,抬起手來,在自己的臉上左右狠狠抽了幾記耳光!

    “夏亞雷鳴!你這個混蛋!混蛋!混蛋。。。。!”

    罵出聲的不是朵拉,而是夏亞自己!

    他赫然就跳了起來,往外沖了出去,臉上的肌肉都扭曲了起來!

    “來人!備馬!備馬!拿我的馬具!去馬棚牽三匹最好的馬來!快去快去!”

    夏亞一邊跑,一邊喝道:“派人去告訴格林,我出門幾天!去去就回!不在的這些天,一應事情由他做主!”

    腦海里朵拉喝道:“你現在去追她,不怕晚了么?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了……這茫茫人海,你去哪里找?”

    夏亞目光閃動,這會兒他的腦子卻忽然變得清晰無比!

    “艾德琳,她不受拜占庭皇室的喜愛,奧斯吉利亞被圍困,她不可能回帝都!算來算去,她就只有一個去往的可能性!”

    說著,夏亞深吸了口氣,一字一字的狠狠道:

    “奧。!刀山火海,老子也要把她追回來!她……她……”

    夏亞終于大吼一聲:“她是我夏亞雷鳴的女人!”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快乐10分中奖规则金额 马如龙六肖中特期期准 天津时时彩开奖纪录 地方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今天晚上天津的十一选五 甘肃11远五遗漏数据 大智慧股票软件 安徽十一选五历史查询 广西十一选5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