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跟我回家吧】


本站公告

    第三百七十六章 【跟我回家吧】

    梅林已經從半空之上降了下來。就站在那山坡上——她腳下的這片山坡,已經在剛才的她那一招“雷云.大光明術”的轟擊之下,被直接削去了三分之一的部分,此刻大半的地方,巖石都裸露在了外面,表層的草木和泥土早已經被翻起。

    那個“六眼戰獸”吃了梅林那驚天動地的一擊之后,已經委頓在地上,原本龐大的身軀,黑氣繚繞的模樣也黯淡了許多,很多地方都已經隱隱的變做了半透明的樣子,仿佛一點一點的在消散。

    梅林的氣息也有些急促,喘著氣,看著那“六眼戰獸”,忽然臉色一沉,扭頭望著山坡下的索非亞大嬸:“蘇菲!你就是故意的!你明明知道我不忍心毀了這件東西,是不是!”

    索非亞大嬸表情也是蒼白,剛才梅林施展的這一招“雷云.大光明術”,她如何不熟悉?當年這一招絕技,還是那個老變態在自己的家里,為了完成試煉任務,和自己的父親。奧丁赫赫有名的“雷云武士”討教之后,頗有心得,才創出了這么一套絕技來,甚至自己昔年也曾經為了完善這一招貢獻了不少心智心血——眼看卻看著這個生平和自己最不對付的女人施展出了這一招來,讓索非亞大嬸心中如何不……

    她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梅林——與此同時,梅林也在盯著她。

    兩個女人的眼神對視,仿佛中間飽含了各種意味深長的滋味——在這一刻,兩人仿佛已經不在是什么當世的大高手,絕頂強者……

    這一刻,她們就是兩個女人而已。

    女人……

    “你故意激怒我,難道我便不能氣氣你了么?”索非亞大嬸的嗓音有些嘶啞。她看著那委頓在地上,隨時都會煙消云散的六眼戰獸,終于嘆了口氣:“罷了,你都舍不得毀了這個東西,難道我就舍得毀了老酒鬼的這件遺物么……”

    說著,她飛身躍了過去,飛快的抬起手指來,在空氣之中劃出數道黑光來,那一個黑色的印記再次出現,很快,那六眼戰獸龐大的身軀頓時化作一團黑霧,盡數被吸進了那個黑印之中。

    “你畢竟不擅長魔法,這六眼戰**給你這個家伙,簡直就是浪費!泵妨謸u頭,此刻兩個女人在剛才一番拼斗之后,火氣已經小了許多。不過卻依然忍不住還要刺激對方:“你修煉的是武道,這東西在你手里,威力不過發揮出一兩成罷了,哼……若是我來驅使這東西,那便……”

    “那便怎么樣,老酒鬼終究是給了我,卻沒有給你!彼鞣莵喆髬鸬溃骸澳忝妨钟秩绾?你明明是魔法師,卻學人家練什么‘雷云.大光明術’!這明明是標準的力量剛猛型的武技,你這么瘦弱的身子,卻偏偏要學這種博命的打發……這雷云術在你手里施展起來,哪里還有半點剛猛的樣子,簡直就如同……”

    兩人又說了幾句,卻忽然同時閉上了嘴巴,對視了一眼,同時又扭過頭去。

    過了會兒,索非亞大嬸忽然幽幽嘆了口氣:“罷了……我們兩人斗嘴打架也已經斗了一輩子啦,到了現在,還不是這樣!

    梅林也重新轉過身來,皺眉道:“你先挑的頭,我可沒你那么……”

    “打住!彼鞣莵喆髬鸱路鹦α诵Γ骸霸僬f下去,我們又是動手打一場……都是一把年紀了。何苦來的!闭f著,一指山下遠處的卡林和艾德琳兩人,笑道:“讓兩個小輩看了笑話去!

    梅林翻了一個白眼,隨即往山下望了望:“嗯,我那未來的兒媳怎么會跟你在一起?是不是你拐騙了她?哼……你一定是看出了她是……”

    索非亞大嬸哈哈一笑:“你的兒媳?你哪里來的兒子?難道你是指的那個小子……哈!兒媳?!你是說,這個小妮子她居然和那個小子……”

    梅林搖頭,隨即冷冷的看著索非亞大嬸:“這是我的家事,你最好少插手!”

    “你的家事,你自己沒管好自己家的小輩,出來亂跑,這小妮子單純得很,也不怕她被人……”

    梅林忽然神色一變,看著索非亞大嬸:“她居然跟在你身邊……哼,以你的眼光那么毒辣,不會沒看出她的模樣相貌……只怕你一猜就猜了出來!哼,你當年恨死了那個女人,現在卻把她女兒帶在身邊,我看你又是沒安什么好心!當年我就說過,你這個家伙太過陰險,表面上做出對人和善的樣子,其實……心腸之狠,連我都要甘拜下風!

    “哈!那可謝謝你的夸獎了!彼鞣莵喆髬鸫笮Γ骸熬尤荒鼙粋ゴ蟮拿妨肿猿胁蝗,我是不是該感到榮幸呢!

    說著,索非亞大嬸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趣有趣……兒媳……哼,老變態的女兒,要嫁給老酒鬼的兒子……這命運的安排,還真是有點,有點……他**的!”

    這位大高手居然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

    梅林不理會索非亞,飛身從山坡上躍了下來。身形飄逸,落在了山谷里,就在艾德琳的面前。

    “小妮子,你怎么會跑到這里來的?”梅林瞇著眼睛,看著臉色有些蒼白,兀自惴惴不安的艾德琳:“我不在家,你這個孩子怎么就亂跑呢!

    說著,就上去要拉艾德琳的手,艾德琳有些心虛,似乎往后縮了一縮,低聲道:“我,我……”

    梅林輕輕牽起艾德琳的手,眼神變得柔和了一些,低聲道:“可憐的孩子,我知道了,是不是夏亞那個混蛋小子欺負你了?我們這就回去,我狠狠的教訓那個家伙就是了。嗯……”

    “見過梅林大人!”

    旁邊的加林,正色凜然,深吸了口氣,然后朗聲喝了一聲,隨即鄭重彎腰行禮,站起來的時候,大聲道:“我是……”

    “我知道你是誰!泵妨址路鹩行┎荒蜔┑臋M了加林一眼:“那個老變態的兒子……哼。只要看你一眼就能辨認出來。一副又硬又拽的樣子,和老變態年輕的時候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你是加林還是柯柯蘭?”

    “……我是加林!奔恿直幻妨值膸拙鋼尠着挠行┍砬橛樣樀。

    “加林!泵妨贮c了點頭,然后才深深的多看了加林一眼:“嗯……你今年有……三十一歲了吧?”

    “是!奔恿贮c頭。

    “三十一歲了……”梅林忽然嘆了口氣,臉上有些悵然若失的樣子:“過的好快!當年……嘿,當年的那次在奧丁皇城里,我還親眼看到過你,你當時只有,這么一丁點大,被你父親抱在懷里,你是他的長子……”

    梅林忽然伸手比劃了一下,看著加林。神色之中有些淡淡的傷感:“三十年……唉,距離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三十年啦!

    “可不是三十年么!

    身后索非亞大嬸也從山坡上飛了下來,站在梅林的后面,故意一笑:“咱們大家都老了許多啦,你看看我都變成什么樣子了……就算是你,梅林,你不也是老了么!

    “老了?”

    梅林忽然就變色了,她飛快的抬起雙手來捧著自己的臉頰,仔細的摸索了一下,在嘴角和眼角的地方來回細細的撫摸,聲音有一些微微的緊張:“我……我看上去老了么?我的容貌變老了?!”

    看著梅林這極為罕見的緊張模樣,倒是讓站在她身邊的艾德琳有些擔心,她趕緊低聲安慰道:“不……那個,您看上去一點都不老呢……您很美麗,從外表上看,就好像我的姐妹一樣呢!

    梅林聽了,這才臉色稍和,扭頭狠狠的瞪了索非亞大嬸一眼。

    索非亞大嬸哪里怕她,立刻也毫不客氣的反瞪了回來。

    梅林隨即收回了眼神,看了加林一眼:“你是那個老變態的兒子,那就是奧丁的大皇子了,不在奧丁待著,跑到這里來……”

    “我接受了家族傳承的試煉……”

    “嗯,是試煉!辈坏燃恿终f完,梅林就點了點頭,隨即仿佛就失去了繼續追問的興趣,看了一眼索非亞大嬸:“若是不打算打架了,我們就好好的祭奠一下老酒鬼吧。難得我們又遇到一起……唉,就讓老酒鬼在生日這點安寧一些吧,別驚動了他的安息!

    索非亞大嬸沉默了一下,也終于點頭。

    隨即兩人緩緩的朝著山谷里的那個墳墓走去。兩個年輕人就跟在后面。

    “這墳墓太簡陋了!泵妨謬@了口氣:“墓碑也太過粗陋……”

    “所以說,你一輩子都得不到老酒鬼的心!彼鞣莵喌溃骸昂喡衷趺礃?老酒鬼性子隨和自在,就喜歡這種山明水秀的地方。反而是那種富麗堂皇,只怕他反而不喜!

    意外的是,梅林這次沒有反駁,靜靜聽索非亞大嬸說完。深深的嘆了口氣:“……你說的,不錯。我的確不懂他!

    說到這里,兩個女人同時又沉默了下去,只是站在這墓碑之前,望著那塊墓碑,怔怔出神。

    艾德琳心中又是惶恐又是不安,可加林想的可比她要多得多了!

    方才聽這兩個女人斗嘴,什么老酒鬼老變態之類的稱呼切不去想它……但是這稱呼所指的人,加林心里自然是明白的。

    這“老變態”說的是自己的父親,那么這老酒鬼,自然就是現在躺在這墳墓里的人了!

    能和自己父親扯上關系,又能和這兩位當代絕頂的強者又那么多糾葛,這個“老酒鬼”的身份,想來絕不簡單!必定也是她們那一個級別的強者行列之人。

    可加林仔細思索,回想父親曾經和自己說過的當代的頂尖強者,卻怎么也想不出來有哪一個強者被稱為老酒鬼……又是隱居在這野火原的荒山之中。

    兩個女人發了會兒呆,然后梅林看見了放在墓碑前的那個罐子,嘆了口氣:“你做的?我記得他從前是很喜歡吃的……”

    索非亞大嬸淡淡一笑:“你帶來的那酒,也是他生前喜歡的吧?嗯,我一聞就知道,這是混亂之領的那個黑暗精靈部落里才出產的漿果酒,你為了來祭奠他,專門跑了幾萬里,去了一趟混亂之領么?”

    梅林沒有回答,看了會兒墓碑,卻輕輕的搖頭,長嘆了口氣:“唉,人都死了,我們還做這些事情有什么意思,不過是讓自己心里安慰一些罷了……”

    說著,梅林忽然眉頭一皺:“嗯?有人來了!

    索非亞大嬸也點頭:“還有五百步……嗯,是朝著這里來了。夷?來人的實力不差啊,聽腳步的動靜,只怕也是一流的高手了!

    梅林閉著眼睛,點頭道:“嗯,掩飾的很好,不過聲音可以掩飾,氣息卻掩飾不掉……嗯,這個家伙是朝著咱們這里來了,嗯……這氣息,嘿,實力不錯,能有個八九級的樣子了!

    兩個女人同時轉過頭來,朝著身后那山谷外的小徑望去。

    片刻之后,那小徑外的樹叢傳來沙沙的動靜,隨即一條人影如貍貓一般的竄了出來,彪悍的身形,猶如一條豹子一般充滿了力量,飛快的竄進了山谷里來,就地打了個滾,跳起來的時候,手里已經提了一把明晃晃的馬刀。

    “呔。!哪里來的盜墓賊……呃?!”

    ※※※

    夏亞老遠就聽見了老家伙的墓地里有動靜,不過他可沒有梅林和索非亞那么變態,幾百步之外就能聽見動靜。他心中暗想:難道是家里來了賊?

    這賊可夠倒霉的了!

    自己那破房子里的那點家當,夏亞自己當然清楚得很,說是家徒四壁,簡直都是夸贊了!

    難道是盜墓賊?

    聽說這野火原上,倒是有不少專門干這種營生的家伙呢!野火原在古代也曾經有不少古墓存在,說不定……

    可盜墓賊,也看不上老家伙那個土墳吧?

    夏亞來不及的多想,已經提著馬刀竄了出來,站起來的時候,已經做了一個橫刀怒目的姿態,口中如炸雷一般的斷喝一聲……

    氣勢是夠了,但是這一聲吼,在看清了這里的幾個人之后,頓時后半句的氣魄就強行的委頓了下去。

    “……梅林……啊,母親大人……索非亞大嬸?”

    夏亞瞪大了眼睛,被梅林那滿是寒氣的眼神逼得頓時打了個寒戰,趕緊就把手里的刀子放了下去,又一眼瞧見了面色蒼白,正在渾身發抖,望著自己的艾德琳。

    “……”夏亞臉色一變,收斂起了心神,深深的吸了口氣,大步走了過去,站在艾德琳的面前。

    艾德琳看著夏亞;“…………”

    夏亞抓了抓自己的頭發,然后咳嗽了一聲:“喂,我來了!

    艾德琳:“…………”

    夏亞苦笑了一聲:“那個……我是專門來找你的!

    艾德琳:“…………”

    夏亞想了一下,有些訕訕的樣子:“你的信我看到了!

    艾德琳:“…………”

    夏亞嘆了口氣:“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我錯了好不好?”

    艾德琳眼睛紅了:“…………”

    夏亞的臉色有些苦惱,也有些無措,用力搓了搓自己的大手,終于咳嗽一聲,仿佛用了全部的勇氣,說了一句話。

    就這一句話,頓時讓艾德琳強忍了半天的淚水涌了出來。

    “喂,跟我回家吧……老婆!”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青海快3最新结果 甘肃11选5玩法规则 体彩大乐透玩法介绍 pc蛋蛋特码预测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一分11选5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天津市彩福彩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点位 贵州十一选五奖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