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盤】說說過去一個月時間閱文事件的來龍去脈


本站公告

    關于最近發生了什么,關于55所謂斷更節的看法,之前承諾過做一次復盤,都在這里了。**************

    ——記這次發生在我們身邊的“運動”

    2020年真是魔幻的一年。

    在貿易戰的背景下,從新冠在國內的擴散,到往國外的蔓延,再到如今美國的亂局,無論國內還是世界局勢似乎都在以周為單位的劇烈變化。

    面對這樣的事情,我一度跟家里人說起,還好選擇的是網文行業,我們埋頭在家里寫書,平時就跟隔離差不多,疫情來了,外頭局勢變化,只有我們似乎還是占了便宜的。誰知道蒼天饒過誰,4月27,閱文集團改朝換代,一場突然爆發的合同風波也就此壓過來了。

    在整個五月期間,這一場風波其實對每一個閱文的寫作者都造成了影響,也有許多的讀者義憤填膺,參與進來。在這整個過程里,有我認同的東西,有我不認同的東西,我承諾過事情有階段性成果后會做一次復盤,今天六月三號,起點的新合同出來了,這個復盤可以開始寫。

    當然,事先要說明的是,這整篇文章,依舊是以我個人的視角所做出的解讀。我僅僅誠懇地說出我所接觸到的事情,說出我的思路和想法,給我的讀者做一個參考,具體做出怎樣的結論,你們可以自己來。

    **************

    話說從頭,4月27,起點改朝換代,程武上位,關于起點可能推行免費的輿論爆發。這件事情關系到所有作者的權益,各種擔心在作者群里也迅速膨脹,隨之而來的是起點改變了合同為免費鋪路的消息,人心惶惶。

    當時我們最為關注的是會否粗暴推行免費措施這件事情,所以我在群里一直打聽,修改合同的事情是不是程武的第一個動作。我在五月二號的那篇微博里說過,倘若是他的第一個動作,我們基本上就可以不用說話了,接下來只能用腳投票。

    但是連續幾天的打聽,都說程武過去雖然在閱文掛名,但實際上并不管事,而這次閱文的人事改變是非常突然的。后來也聽說,實際上接受閱文的那一刻,程武還在北京隔離,五月六號懇談為什么定在北京,因為他實際上還沒有在成為老總之后踏進過上海閱文一步——那么,關于他會不會粗暴推行合同的事,或許就能有點轉機。

    在這個過程里,外界的輿論迅速膨脹,中心點從免費的事情變成了合同上的問題,那份合同是非常糟糕的,所有人看了都會生出火氣來,當然我們一開始并沒有接觸到合同,作者最關注的還是免費這一塊的問題,在了解了粗暴推行免費的可能不大之后,我還松了一口氣。

    但合同的細節跟免費這波的怨氣纏在一起,越鬧越大,我們也開始了解到一些合同的細節。我們有一個群,大概是三十多個白金在里頭,五月二號那天我們就聊:“真的有這么苛刻的條件在里面了嗎?”我說:“如果是這樣的條件細節,我們得表態反對啊!逼溆嗳艘捕假澇,妖夜出來說:“你寫一篇,我用湖南網協發!蔽艺f寫不了公文,只能寫自己的態度。當時烏賊出來提醒:“先不忙著寫,我們先把真正的合同找到,看了再說!

    然后找到了合同。

    (有很多人刻意挑動矛盾,說什么白金大神跟普通人簽的合同不一樣,但事實上,當時群里兩個白金,都已經簽了新合同,后悔得跟孫子一樣。)

    我們看完了合同,挑出了其中問題最大的幾個點,然后我去寫了五月二號的那篇微博。

    作為我個人來說,我是比較雞賊的,一方面我要反對這個合同,另一方面,當時閱文內部的局面也很緊張了,在了解到合同并非程武的意思以后,我希望能讓他們有個臺階,希望閱文一方能借坡下驢,讓程武這個新老總來當“包青天”,把合同改掉,那就皆大歡喜。而且,我認為這種形式的表態,更能讓合同仍在閱文的白金與大神們出來表達自己的立場:我們反對合同,要做出修改。

    當然,在這中間,烏賊是更坦率的,當時他直接點出合同里的問題,罵了出來。起點白金當中除了他,恐怕也很難有誰能在合同在身的情況下,這樣坦率的罵了。

    當時我們是這樣的考慮,后來就有起點的編輯過來,說他們也著急好幾天了,不知道具體怎么回應輿論比較好。再接下來是蛤蟆聯系上了程武,把我們的微博也轉了過去,他在暗地里實際上已經在程武那邊提了不少意見,許多人并不知道這些事情,他后來自我調侃“南海圣蛤”,源自于此。

    就在5月2號當晚,閱文做了決定,下了這個坡,一方面承諾懇談、修改,另一方面,澄清了合同不是自己的鍋,我們多少松了口氣。但是接下來,關于55斷更節的輿論迅速膨脹,對懇談的抵制也愈演愈烈。

    5月3號,胡說找到我邀請我去北京的懇談會,我第一時間拒絕了,原因在于我臨場表達能力實際上是非常弱的,我可以在整理邏輯后寫出幾萬字的文章來,但要我現場表達,我通常會因為腦子動得太多而大汗淋漓。拒絕之后的5月4號,外頭的罵懇談會的輿論已經不成樣子,說什么工賊,說要把人釘在恥辱柱上,我又去找了胡說,說我跟烏賊一樣去上海,有他正面表達,我就湊數了。當然上海的懇談會至今沒舉行,這中間也有一些事情,我們到文章的后頭再說。

    我們跟很多人的分歧都在55這天,很多人不明白我們為什么抵制所謂的55斷更節。這中間我們首先說些細枝末節上的考慮,很多人認為這是一場正義而自發的“群眾運動”,但事實上,這次輿論膨脹的速度并不尋常,有圈內資深的老編輯說,這次輿論膨脹的速度,是從百度魏則西事件后我見過最快的,操盤的人很厲害。而5月2號才承諾56懇談,接下來55斷更的輿論和細節都迅速完善,在這里我基本是傾向于友商已經入場的,即便一開始沒有他們,五月里他們也該到位了。

    當然,是否存在友商,我們先拋開,我說了,這是細枝末節上的考慮。我們拋開這些,談談55斷更,到底是個什么性質的事情。

    眾所周知,國家這些年對網文很重視,雖然在理論發展上相對緩慢,導致國家并不知道該如何正確使用它的力量,但是在文學圈,上頭對網文的重視度每年都在增加。這樣的情況一度讓傳統文學很困惑,他們認為自己才是文學啊,為什么上頭對網文撥款那么慷慨,對文學的扶持卻不大呢?

    這件事說白了吧,國家的扶持,看的影響力,沒有影響力,觸及不到讀者的文學,為什么要投錢呢。我們撇開文學,把它當成媒體、傳播學來看待,整個邏輯就一目了然了。

    網文基本可以視為一種媒體,因為我們隨時都在觸及規模巨大的讀者群,當然我們并不隨意輸出我們的看法,我們是服務行業,但是我們又有媒體的潛力,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要表達一種立場,它真的會迅速地下沉到我們的讀者群體當中。

    尤其是“抵制閱文”這種粗暴簡單的立場。

    55這天,有許多的白金、大神,甚至是平時都沒有更新的作者,跑出來更新了,有些人破口大罵工賊,認為他們沒出息,那么,稍微想一想,如果這一天大家真的斷了,會怎么樣?

    如果這一天,所有的作者都直接出來表態“抵制閱文”了,大家認為接下來的5月6號會是什么樣子?你們真以為這是一場示威嗎?

    不,5月6號開始,“抵制閱文”將會變成讀者圈子里無可阻擋的巨大潮流!盀榱酥С肿髡,我不在起點看書了”“作者你快跳槽,你跳到哪里我去哪里”。

    起點真正的生命力在哪里?就在于龐大的正版付費讀者群。而55斷更節,是試圖將作者對起點的憤怒,直接沉降到所有讀者群體當中的一步棋。有人說它意義很積極,它有很大的作用,沒錯,它的威力和作用,遠比大家想象的大,即便在這次這樣的規模下,起點的讀者體量、活躍度,恐怕都已經下降了百分之二十,如果所有的頭部作者都帶頭鬧,這不是靜坐,這是核彈。

    這就是我一直說的,有個廠方很霸道,工人鬧起來了,廠方決定跟工人談,而一群義士沖進來說:“資本家信不得!薄澳銈円訄詻Q,要破壞更多東西”的砸廠房的故事,這些砸廠房的人當中,還會有隔壁保衛科成員的身影。

    5月2號已經承諾要談,談的時間就是5月6號,而斷更節就定在55,就因為他們直接認定了“資本不會妥協”,所以沖進來要讓所有作者死,這些人是什么人?靠起點吃飯的人是極少的,那些義憤填膺到這個程度的,或者是外站的作者,或者是在起點反正吃不上飯的撲街,或者是站在外頭的熱心人。

    5月4號我就在好幾個幾百作者的群里說這個道理,55我不會斷更,我一定更新,如果你們指著接下來不在起點了,你們就斷,這一波如果頭部作者斷了,那就不是斷更節,直接跳槽節就可以了。

    55這天,群里的管理員原本也想要響應的,我在管理員比較多的盟主群里跟他們說了這些。我一定會更新,但我也不會用這個道理公開抵制斷更節,因為我同樣信不過程武,雖然斷更定在55這天是一利百害,但既然百害已經無法阻止,這中間的一利,我就不去嘗試消解掉它了。

    在當天,甚至我的一些讀者,都無法理解我更新,有的可能已經不看我的書,我當時如果跟他們說這些,他們中的很多會明白過來。但我后來又想,人在世界上會遇上老虎,既然遇上了這樣的風波,就必然會流失一部分的東西,姑且當成戰損就好。

    55之后,我只旁敲側擊地說過一些話,我雖然反對55,但我一直沒有正面的談論和拆解它中間的問題,原因也就在于給程武的壓力必須要保持,一些人要鬧,甚至要瞎鬧,那就讓他們鬧,他們一直鬧,友商就一直都有煽動的可能,保持這樣的可能,程武才不會掉以輕心。

    話說回來,如果斷更定的是515,那真是件好事,我當時就會直接出來雙手贊成。

    但定在55,那就是一幫狗娘養的推手,煽動了一批熱心人的故事。它在廠方已經同意談的背景下,砸掉了百分之二十的廠房,當然這一批砸廠房的人也會說,程武之所以有今天的讓步,全是他們的功勞。這中間,到底是誰的原因,就實在難以說清楚了。

    55是許多人心中最大的疑惑所在,他們并不明白作者為什么在那天更新,對于旁觀者來說,慷慨激昂不顧一切的斗爭會讓他們熱血沸騰,但在起點的作者這邊呢?背景是什么?

    有成千上萬的作者靠它吃飯,他們并不都是月收入幾萬幾十萬的大作者,他們有的吃全勤,有的靠訂閱養家,雖然看起來沒什么出息,但閱文的這些工資,確確實實是他們每個月不可缺少的生活費。閱文今天很霸道,閱文的過去也很霸道,但是綜合起來,閱文在所有的網站當中,又是分數最好的一個。

    雖然這最好的分數,可能只有60分。

    情緒爆發了,作者會希望在這60分的基礎上,爭取到65分,可能私下里還有心思,如果爭取不到,繼續60也好,反正比其他網站好,對吧?而資本家想要把60分的起點做成55分的,他們獲得更多的利益。雙方如此博弈,這個時候,一群熱心人來了,他們一開始也想為作者爭取到65分,但接下來,他們對慷慨激昂不顧一切的**就壓倒了理性,他們大肆引用過去的革命宣言,他們在博弈還沒開始的時候,就認定了“資本家絕不妥協”這個判斷,他們去中心化,他們不設任何止損點。這中間可能還存在了友商的煽動,他們迅速地將斗爭的心理預期降為零分:如果閱文不后退,大家就一起死好了!

    如果我們冰冷地看待這一切——把它當成一項單純的群眾運動來分析,55之前,所有反抗者的利益訴求是一致的,但是到了55,被人煽動的且大多沒有利益牽扯的激進派,開始沒有任何心理負擔地擴大事態,這就導致了兩方抗議人群的分裂。

    激進派們將過去革命時期的口號拿到今天來大聲呼喊,拿著革命時期你死我活的判斷當成今天的判斷。他們認定資本家絕不妥協,認定必須要用掀開屋頂的氣勢去爭取開窗的權力,他們將剝削者定義為“主人”,將作者定義為“奴隸”……然而回頭看看,今天真的到了這種程度了嗎?倘若真到了這個程度,我們需要的是一場革命。

    而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一個本質是:我們與資本將長期博弈也將長期共存。

    這些日子里,當我們詢問那些盲目瞎背魯迅語錄的人們“請問你們做的什么工作?請問你認為自己受到了剝削嗎?”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進行了正面回答。為什么呢?我們的國家正在利用資本的好處,我們也承受了許多資本的害處,我們希望在長期的博弈當中能夠制約它的一部分害處。這樣的事態與當年革命時期采取的方法論,是絕不一樣的。

    你們做什么工作?

    你們受到過剝削嗎?

    其實大家或多或少都在承受它。

    但今天我們的國家是七十年的國家,資本的發展才三十年,我們還沒有到積重難返、哪邊都不能妥協的程度。我們承受著一定的剝削,我們也在過自己的日子,我們的日子甚至蒸蒸日上,好,今天你的公司一個問題被挑出來了,你也會參與反抗,這個時候,我拿著革命語錄來幫助你,告訴你你的公司絕不可能妥協,為你燒一把火,你怎么想?你不敢燒火,我說你是奴隸,你怎么想?

    即便是在革命時期,人們也是在跟資本或者政府數度協商過后不成的基礎上才將心理預期降為零的。

    反抗個五天十天,直接將心理預期降為零,且本身沒有利益牽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就是歷史上所謂的“流氓無產者”。

    **************

    5月6號開完了北京的懇談會,懇談會的過程其實也有問題,肘子跟蛤蟆都跟我破口大罵過。

    在隨后的5月份里,起點的技術和運營也出過兩次問題,因為局勢緊張,大家的神經都繃得很緊,所以在整個過程里,許多的作者找著編輯破口大罵,我甚至也在編輯面前說過55沒斷更,6月也可以斷這種話,甚至我還故意煽動過作者的情緒,胡說找我聊,我說這次起點做不好,作者會發飆,會崩盤,這種局面,還是越緊張越好,免得程武不當回事。

    在這中間,其實出力最大的,是閱文原本的這些老編輯,胡說、314、安逸、雪夜、叮咚……是他們夾在中間,一方面在作者破口大罵時要出來平息事態,另一方面又要把訴求往程武那邊傳過去。

    蛤蟆也是夾在中間的人,當然他并不在乎這些,5月初他打電話自我調侃是“南海圣蛤”,如果他是指著左右逢源,他只需要往民粹的方向多煽動,就能被許多人所喜歡,但其實啊,他討厭傻子,所以后面看見那些變了質的家伙,也就破口大罵了。

    今天63,新合同出來,當中一些性質非常惡劣的陷阱已經去掉了,當然還是會有不滿意的,譬如說我不給版權給你,你不給我推薦怎么辦。在這中間我們需要期待的是友商,如果有足夠厲害的友商,還能給予一個好一點的合同,起點當然也得跟上去。而目前在整個網文圈,縱橫的合同是不錯的,但由于前期的一些操作,他們的讀者池不夠深,這又是它的弱點。你看,我甚至愿意在這里廣告一下,有競爭,對所有作者都是利好。

    盡管今天起點的合同有所收斂,但在往后的日子里,在大趨勢上,他們當然又會慢慢收緊,這樣的博弈,會一直存在。不僅在網文圈,甚至在我們的人生里,讀者們的事業上,也會貫穿始終,倘若將來有一天你要反抗,該怎么玩呢?

    就如同我三番四次說的那樣,一邊是閱文,一邊是友商,一邊是作者,還有一邊是被煽動的熱心人,在復雜的博弈中,到底怎么樣才有可能讓作者拿到一點好處呢?這個問題會貫穿我們人生的始終。

    有一點是確定的。

    沒有任何極端的態度可以從頭到尾都正確。

    4月27開始,到55,起來呼吁和反對的人們是正確的,這背后或許還有友商的推動,沒有這樣的博弈,后來的一切都無從說起。但是到了55,許多人變成了被有心人煽動的熱心人,然后逐漸發展,他們把最初的立場和面子掛了鉤,到后來,就單純變成為面子而戰了,他們會為某某作者沒站在他們那一邊而義憤填膺,義憤填膺以后他們想要砸掉所有人的利益,這些天的龍空論壇上,就是這樣的氣氛。事實上,這也是一切所謂“去中心化”運動的必然演變過程,最終,只有最極端的人會留在這種運動的中心。

    如果看不懂這些,我們姑且可以用目的來討論它,最初大家說的都是為作者討回利益,區區一個月的時間,慷慨激昂者們已經全然不在乎作者的利益了,他們的輿論傾向變成了大不了一起死,甚至恨不得閱文死、作者死,這是因為后頭的事情,跟他們的面子掛鉤了。

    他們做的事情變化了嗎?沒有,他們從頭到尾都在用一樣的方式進行“反抗”。

    這就是屁股論的問題。

    他們很希望自己一直是正義的,但是倘若你沒有分辨事情各個階段的能力,那你所做的一切反抗,最好的結果都只能是“大家一起死”。你們想要這樣的人為你們的利益而抗爭嗎?

    這是我所見到的閱文事件的全過程。在整個過程中,你們會說我的立場搖擺不定,我不信任資本家,我同樣不信任盲目的群眾,我有時候反對閱文,有時候為閱文的事情降溫,我知道編輯的立場與作者的立場基本一致,但我也在作者群里煽動作者跟編輯施壓……如果說這一切行為的理由,我希望在這場復雜的博弈中,作者獲得利益的可能性,最終能夠稍微大一點。我不是這場事情中的關鍵人物,但我也只能使出這么些的力氣來。

    感謝55之前以及55之后的一切為作者利益理性抗爭過的朋友,感謝原本在起點的老編輯們,感謝蛤蟆、肘子、烏賊……也得感謝程武,他終于讓了步,讓大家都能有這么一個臺階下。

    ***************

    ps:資本不是好人。56的懇談,雖然蛤蟆肘子提出了很多具體要求,但實際上出現了一些問題,導致這場懇談走過場的意義居多。既然眼下有了個好結果,具體的便不再多談。當然是有些問題的。

    ps2:整個5月份當中,為了應對斷更節之后的影響,起點的技術和運營方面出過兩個問題,有點病急亂投醫的感覺。這讓我想起幾次跟寶劍鋒、意者他們吃飯的時候,即便是在外頭旅行、社交,他們都會拿著手機在任何事情的空隙當,即便是有幾十億身家之后,他們仍然這樣做。這就是起點最初的五位在網文圈最大的優勢。

    ps3:希望大家能從中真正獲得一些有用的感悟,我寫了書,里頭有“文人的尺,武人的刀”,尺子從來讓人糾結,而刀讓人覺得爽利,可是在我們人生當中,只有最極端的情況下,我們需要用那把刀,而百分之九十九的范疇里,我們要用的都是尺子,這把尺子,跟辯證唯物論很有關系。

    就說到這里。

    (順便為公眾號“xiangjiao1130”打個廣告,那里面多幾張圖片)8)

    
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福建22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五码 华人博彩网 江苏7位数下期预测号码为 哪个平台有江西快3 福建36选7开奖148期 山西快乐十分怎么算中奖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 股票大盘行情指数 排i列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