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0章 夜黑風高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通往龍海的高速公路上,三輛大巴車疾馳著。

    后面兩輛車,非常安靜,除了大巴車本身的響聲外,基本上聽不到動靜。

    車上的人,或閉目養神,或擦拭著兵器,無一人說話。

    淡淡的殺意,在大巴車內蔓延開來。

    他們……正是光明大騎士,光明教廷三大騎士團之一,光明騎士團的成員!

    對于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他們也沒有去想太多。

    三個光明騎士小隊出動,外加三個光明大牧師,無論敵人是誰,都會被他們的騎士劍撕裂!

    他們,是光明教廷的殺戮機器。

    也是一群瘋子。

    狂熱的信徒。

    教化的人事情,有牧師什么的去完成,而他們……只負責消滅異端。

    至于異端,只要是與光明教廷站在對立面的,他們統一稱之為‘異端’。

    第一輛大巴車上,沒那么安靜,有說話聲。

    最前面,坐著三個老者。

    雖然他們身著黑袍,黑袍上卻刺繡著太陽,這象征著光明。

    他們,正是光明大牧師。

    “讓他們認準了,這兩個女人,不能殺。”

    其中一個枯瘦的老者,拿出兩張照片,遞了過去。

    “凱格爾,她們是誰?”

    另一個老者,接過照片,看了眼,沙啞著嗓子,問道。

    “不是說,奪得黑血魔杖,干掉蕭晨以及他身邊所有人么?”

    “不清楚,是梅多大主教說的,留下她們的命。”

    被稱為‘凱格爾’的枯瘦老者,搖了搖頭。

    “既然是梅多說的,那就留下她們的命……等會兒,給他們看看,別誤殺了。”

    旁邊一直閉著眼睛的老者,緩緩睜開眼睛,掃了眼照片。

    “除了她們兩個外,蕭氏莊園……一個不留!”

    “嗯。”

    凱格爾兩人點點頭。

    “對于蕭晨,教皇很生氣,他多次破壞教廷的事情,給教廷造成很大的損失……本想交給梅多解決,可誰想到,黑血魔杖竟然在他手中,不然也不用我們來了。”

    老者看起來頗為慈祥的臉上,閃過冰冷的殺意。

    他是光明大牧師,同時也是光明騎士團的副團長……這次,他親自出動,必殺蕭晨。

    聽到老者的話,凱格爾兩人點點頭。

    蕭晨進入他們視線中,并不久。

    以前的蕭晨,難入他們的眼。

    可這個快速崛起的東方年輕人,卻一次又一次,給教廷造成損失。

    他們忍不了了。

    這次不光要帶走黑血魔杖,蕭晨的命,他們也一并要帶走。

    不然,也不會出動如此陣營了。

    “安格斯,黑血魔杖當真有黑暗傳承么?”

    凱格爾看著老者,問道。

    “應該是有的,我們也有關于黑暗傳承的記錄,只是沒想到……會是黑血魔杖。”

    老者,也就是安格斯收斂殺意,緩聲道。

    “我們只負責帶回黑血魔杖,別的,自有教皇去處置。”

    “嗯。”

    凱格爾兩人點點頭。

    “把照片在這輛車上傳一下,拍下照片,給另外兩輛車發過去……到了,就該做事了。”

    安格斯說完,又閉上了眼睛。

    照片,在大巴車內傳開,另外兩輛大巴車上,也收到了照片,互相傳閱。

    五分鐘后,三輛大巴車,駛入龍海范圍,呼嘯而過。

    “就是他們吧?”

    在三輛大巴車呼嘯過去后,有兩輛警車,就把路給封鎖了。

    同時,引導后面的車輛,從岔口駛出。

    緊接著,從另一個岔口中,又駛入十來輛車,分開駛入剛才的路,跟在了大巴車的后面。

    “目標已經進入范圍。”

    其中一輛車上,孫悟功拿出對講機,喊了一聲。

    “沒有什么異常吧?”

    蕭晨的聲音,從對講機中傳出。

    “沒有,一切正常。”

    孫悟功回答道。

    “好,跟著就行。”

    蕭晨說完,切斷了通話,打開了公共頻道。

    “目標已經進入范圍,十五分鐘左右到這里……都做好準備。”

    “都小心些。”

    龍老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隨著蕭晨的話,又有車,從他們所在的位置開了出去。

    “為了不讓他們察覺,咱也是煞費苦心啊。”

    蕭晨看著駛離的汽車,嘟囔一聲。

    “呵呵,連過路車輛,都得偽裝著。”

    白夜也笑了笑,摸出香煙。

    “來,陳老,抽煙。”

    “你小子這態度,是不是想讓我等會兒保護你啊?”

    陳胖子接過香煙,問道。

    “沒……您還是保護好自己吧。”

    白夜搖搖頭。

    “……”

    陳胖子瞪眼,蕭晨鄙視他也就算了,這小子也敢鄙視了?

    還保護好自己?

    怎么著?

    他連保護自己的實力,都沒有了?

    “等會兒眼睛放亮點,遇到強敵就跑……”

    蕭晨點上煙,對白夜說道。

    “小子,你這覺悟可不行,還沒打呢,就教人跑了?”

    陳胖子翻個白眼。

    “跑,也總比死了強,是吧?”

    蕭晨笑笑。

    等一支煙抽完后,蕭晨從骨戒中取出軒轅刀。

    哪怕是在夜晚,依舊閃爍著暗金色的光芒。

    “小子,你這里面到底有多少好東西?我老人家也沒有趁手的兵器,有沒有什么神兵了?”

    陳胖子看著憑空出現的軒轅刀,有些羨慕。

    “沒有。”

    蕭晨搖搖頭。

    “又不是管你要,暫時借用你一下,看你小氣的……年輕人這么小氣可不好。”

    陳胖子沒好氣地說道。

    “可能有借無還……”

    蕭晨撇撇嘴。

    “怎么可能,我以人品保證……”

    陳胖子瞪眼。

    “您……有人品么?”

    蕭晨看著陳胖子,問道。

    “……”

    陳胖子差點一口氣背回去,這小子……這嘴巴太毒了。

    唰。

    一把刀出現了。

    “您是用刀的,是吧?這把怎么樣?”

    蕭晨說歸說,還是拿出了刀。

    “我看看……一般,還有沒有?再大一點的了?”

    陳胖子掂量一下,問道。

    “有。”

    蕭晨點點頭,又取出一把更大的刀。

    “這把怎么樣?”

    “嗯,這把不錯,就它了。”

    陳胖子很滿意。

    “陳老,我記得您有刀來著啊?刀呢?”

    蕭晨好奇。

    “上次斷了,一直就沒找到合適的……”

    陳胖子說道。

    “哦哦,那這把刀送您了。”

    蕭晨點點頭。

    “嗯?”

    陳胖子警惕地看著蕭晨,甚至還往后退了一步。

    “小子,說,你打什么主意?”

    “ 我打什么主意了?”

    蕭晨一愣。

    “忽然這么大方,要送我老人家刀,有些不正常啊……說,你是不是憋著什么壞水呢?”

    陳胖子問道。

    “……”

    蕭晨哭笑不得。

    “來來來,我不給您了還不行?給我刀。”

    “真沒別的主意?”

    陳胖子又退了幾步。

    “靠,我的人品……”

    蕭晨沒好氣。

    “你小子也沒人品……”

    不等蕭晨說完,陳胖子就打斷了他的話。

    “……”

    蕭晨很想把刀搶回來了,送刀,還送的沒人品了?

    哪有這樣的道理。

    “行了,我老人家也不要你的,就借你的……什么時候還,再說吧。”

    陳胖子說道。

    “您這再說吧,是什么意思?”

    蕭晨有點無語。

    “就是……什么時候死,什么時候還,也許幾十年,也許……呵呵,今晚你就能拿走。”

    陳胖子笑笑。

    聽到陳胖子的話,蕭晨皺眉:“干嘛說這話,這刀送你……你還沒化勁大圓滿呢,死什么死。”

    “就是,有黑龍營在,咱不是狂虐光明教廷的人嘛,死的是他們。”

    白夜接了一句。

    “呵呵,但愿吧。”

    陳胖子笑道。

    “光明騎士團……還是很強的!我們知道的,三個光明大牧師,可實際上……是否有隱藏的高手?我們也不知道,是吧?放心,我老人家向來福大命大的,倒是你們幾個小子,好好保護自己才是。”

    “誰都不會死。”

    蕭晨搖搖頭,認真道。

    “傻小子……這就是戰爭,戰爭哪有不死人的。”

    陳胖子咧咧嘴。

    “不會連這個都看不開吧?”

    “不是看不開,是不能接受……總之,這一戰,我們會贏。”

    蕭晨緩聲道。

    就在他們說話時,對講機響了起來。

    “十分鐘后,到達目標地點……準備吧。”

    “好。”

    蕭晨說了一個字,收起對講機。

    “我打頭陣……龍老和呂老他們,應該也會跟過來。”

    “打什么頭陣,頭陣,讓我們這些老家伙上就是了。”

    陳胖子搖搖頭,把刀扛在了肩膀上。

    “多少年沒這么打過洋鬼子了……呵呵,今晚能過癮。”

    “都隱蔽吧。”

    蕭晨目光落在一處,那是個廢棄的高壓線桿,上面已經沒有線了。

    “我去那上面。”

    “好。”

    陳胖子也看了眼,扛著刀,翻出護欄,找地方隱蔽。

    而幾輛車,也從反方向,開了出去。

    這樣,會不斷匯報三輛大巴車的位置。

    一切,準備妥當,就等獵物進來了。

    十來分鐘左右,遠遠有燈光射來。

    蕭晨站在高壓線桿上,低頭看著。

    因為是晚上,他也沒有隱藏身形,就這么站在上面。

    沒有誰,會去往這上面看。

    大巴車,越來越近了。

    大巴車的后面,還跟著幾輛車。

    其中一輛貨車,打了轉向燈,準備超過大巴車。

    唰!

    轉眼間,到了高壓線桿的下方。

    大貨車變道超車,讓大巴車的速度,稍微慢了一些。

    也就是這一瞬間,蕭晨揚刀,從高壓線桿上一躍而下。

    一把金色大刀,在夜空中陡然出現,由上而下,夾雜著萬鈞之力,狠狠劈下。

    殺意驚天!

    ——

    這兩天回老家,更新可能會不穩定,或早或晚,不過不會少更新。

    盡量穩定哈。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