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寄養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終于離開了李家,只是來的時候是一個男人陪著,走的時候還帶上了一個女人。

    李寒梅坐在貨車的副駕駛,也不嫌棄這車不夠舒適,系好了安全帶之后,她坐的筆直,雙手放在腿上,就仿佛在選秀一般。

    雖說昨夜他已經零距離接觸過了,可是兩個人依舊生疏。

    李寒梅也不管余飛要去哪里,一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架勢。

    離開了這村落之后,余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該帶著這個女人去什么地方了。

    要是帶回家,估計家里就更熱鬧了,雖說家里的女人不是那么善妒,可是自己一直這樣干也不是個事兒。

    “喂,你不用上班工作嗎?”

    余飛將車停在了一個十字路口邊上,前面的三個方向,分別可以回村、去縣城和去礦山。

    “我沒有工作。”

    李寒梅笑嘻嘻的說道。

    “我幫你找一個?”

    余飛總覺得帶這個女人回去,哪里有點不對勁。

    “不用,我現在的工作就是和你培養感情,用你們男人的話來說就是先上車后買票。”

    李寒梅堅決的搖搖頭,條理清晰目標明確的說道。

    “……”

    余飛覺得自己就仿佛陜西的羊肉泡搭配的那個大餅,此刻李寒梅就是要把自己一塊塊的扳碎,丟進羊湯里面泡軟,然后嚼碎了咽下去,化為營養融入自己的身體。

    這個女人目的很明確,而且還不遮掩,要做什么就說什么,一切都擺在明面上,陽謀有時候比陰謀讓人更難受。

    “你給我一百塊!”

    余飛對著李寒梅忽然伸手。

    “為什么?”

    李寒梅驚訝的看著余飛,就算是借錢,也不至于借這么點吧!

    “別廢話,給我!”

    余飛還是不愿意收回手。

    “我什么都沒有帶。”

    李寒梅攤攤手,她就穿著一件白色連衣裙,又沒有口袋,加上出來的急,是真的什么都沒有帶來。

    “……”

    余飛無語了,本來是準備收一百塊,然后告訴李寒梅,你付錢了,咱們兩個兩清了,咱們只是交易的關系。

    “你是不是在思考怎么甩開我?”

    李寒梅看到余飛陷入了沉思,心思剔透的她,仿佛洞穿了余飛的頭骨,看到了他大腦里面的想法。

    “對,我在想我要是棄車逃走,你能不能追上我!”

    余飛點點頭,都被人看穿了,就不隱瞞了。

    “???”

    李寒梅瞪大了眼睛看著余飛,她此刻深刻懷疑,在余飛的心里自己是個洪荒猛獸,否則余飛至于這么害怕自己嗎?

    “看來你不太愿意,那就算了。”

    余飛摸了摸鼻子,也決定好了去什么地方,他知道什么地方可以甩開李寒梅了。

    看到余飛又開始開車了,并沒有將她甩下,李寒梅又安靜的坐了下來,不過余飛快到縣城的時候,又拐上了一條鄉間小路開始行駛了。

    走了一段之后,李寒梅轉頭看了一眼余飛,她覺得余飛一定是想甩開她,可是卻不知道余飛打算怎么甩開她。

    最終余飛將車停在了一個農家小院的門口,李寒梅忽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走!”

    余飛對著李寒梅點點頭,拉開車門就跳下了車。

    李寒梅不明所以的跟著下了車,余飛走過去敲門,李寒梅跟著站在余飛的身后。

    咚咚咚……嘎吱……

    門開了,門后還是那個老漢,嘴里叼著旱煙,他的婆娘還在院子里洗衣服,就不知道她哪里來的那么多衣服可以洗,余飛很多次來她都在洗衣服。

    “后生,你們找誰?”

    老漢本來是認識余飛的,但是看到余飛身后跟著一個陌生的女人,這個他沒有接到命令,所以立馬裝作不認識余飛了,還一副鄉里人的口音問道。

    “迷路了,車沒油了,進來借一口水喝。”

    余飛也裝作不認識對方的樣子說道。

    “進來吧!”

    老漢點點頭,轉身走了進去,余飛帶著李寒梅跟著走了進去。

    “唉喲,好俊俏的姑娘,后生你討的這小媳婦真水靈。”

    正在洗衣服的婦人演技爆棚的立馬站起來,甩了甩手上的水,又在身上擦了擦,急忙走過來抓住李寒梅親切的說道。

    “這是路上撿的,我不熟。”

    余飛看了一眼李寒梅之后,對著婦人說道。

    三個人都瞪大了眼睛驚訝的看著余飛。

    李寒梅心里有沒有麻麥皮就會不知道了,但是一定會吐槽一句,這丫的提起褲子就不認賬了啊!

    老漢愣了一下,轉身進去廚房里,提著一個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紅色鐵皮保溫壺走了出來。

    然后拿出來兩個一樣陳舊的碗,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拿起水壺倒了兩碗水,看了一眼余飛,示意他們可以喝了,便轉身蹲在一邊巴滋巴滋的抽煙去了。

    余飛走過去坐在了桌前,拿起一碗水吹了吹,然后便大口喝了下去。

    李寒梅跟著走過來,輕輕的端起碗,也學著余飛輕輕吹了吹,然后小口泯了起來。

    “后生,這姑娘這么水靈,你不要的話,我可就給我兒子物色了?”

    婦人又走了過來,眼睛盯著李寒梅,一臉喜愛的說道。

    “嗯,成交!”

    余飛點點頭。

    李寒梅看到這兩人旁若無人的談論她的歸屬,狠狠的瞪了一眼余飛,然后忽然覺得有點頭暈,然后越來越暈。

    李寒梅看了余飛一眼,就仿佛在說你他娘的真的把我賣了啊!

    然后李寒梅就向一邊倒去,婦人上前一把將她扶住,讓她趴在桌上,臉上的笑容立馬就沒有了。

    “這是誰?”

    婦人神色冷酷的對余飛問道。

    “不認識,送給你們了。”

    余飛將李寒梅那碗水拿過來,回答完了之后,自己也嘗了一口。

    可是喝進嘴里之后,余飛驚呆了,兩碗水都是很正常的白開水,為什么就把李寒梅給迷暈了呢?

    “招惹的女人甩不開了?”

    老漢這時從嘴上取下煙鍋問道。

    “不,是她主動往我身上湊,我可沒招惹她!”

    余飛立馬辯解,這事得說清楚了。

    “不管怎么樣,你以為我們這是什么地方,甩不開的人丟給我們算怎么回事?”

    老漢神色不善的看著余飛,對于余飛的實力仿佛視而不見,他這個看門的人不是一般的硬氣。

    “她姓李。”

    余飛指著李寒梅說道。

    大家都不是普通人,當然不會說廢話了,余飛說她姓李,老漢和婦人似乎立馬明白李寒梅的身份了。

    “嗯,那交給我們吧!”

    老漢聽完想了想,似乎覺得姓李的話對于他們來說還有點價值。

    “你們會把她怎么辦?”

    余飛就是想借這里的手甩開李寒梅,可沒想傷害李寒梅,大家又沒有仇恨,要是會危及生命的話,余飛就把李寒梅帶回縣城,找個賓館扔下就走。

    “這不用你管。”

    老漢無所謂的說道。

    “陳東在嗎?”

    余飛覺得和這個老漢還是別說了,還是直接和陳東這個負責人談比較好。

    “你來了,應該就在。”

    老漢想了想之后說道。

    “看來我是你們這里的VIP貴賓啊!”

    余飛滿意的點點頭,從這個老漢的嘴里,余飛仿佛發現了什么信息,余飛來了陳東就在,那是不是說余飛每次要來,陳東接到消息就會趕來等待自己,自己有那么重要嗎?

    老漢又不說話了,他也察覺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了,要是他刻意要裝,余飛根本無法從他的身上獲取什么有效的消息。

    余飛站起來直接向通完地下的那個房間走去,現在余飛在這里都快成老熟人了,所以就仿佛回家一般,來到了陳東的辦公室門口。

    打開門走進去,陳東叼著一根煙,正在看文件,余飛進來以后,他放下了封建,似笑非笑的看向了余飛。

    “泡妞終于泡出事兒了?”

    陳東直接問道,看他這什么都知道的樣子,就仿佛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事的感覺,但實際上余飛相信,這是強大的情報能力賦予的他自信,估計自己在地面上所說所做,他全都看到了。

    “不,這次是我被人泡了,人家不光要我帥氣的外表,還想要我優秀的靈魂。”

    余飛坐在了陳東對面,揉著太陽穴說道。

    “可是你這腦回路也太奇怪了,帶到我這里干什么,讓我給關在小黑屋讓她冷靜一下?”

    陳東無語了,自己怎么好像變成了余飛的大管家了一般。

    “我總覺得她還有什么目的,就是我搞不明白,所以不敢和她過多的接觸。”

    余飛無奈的說道,這純粹是一種直覺,但是余飛從來不懷疑自己的直覺。

    “所以拉著我,讓我和你一起鬧心?”

    陳東翻了個白眼,余飛這是給他丟了個燙手山芋,他要是真的將李寒梅關在小黑屋里,被李家找來了,那就熱鬧了。

    “給我想想辦法。”

    余飛也是沒辦法了,李寒梅沒有表現出來任何的敵意和威脅,反正就是一副余飛去哪里就跟到哪里的架勢,打也不能打,罵也不知道該怎么罵,這總帶著也不行啊!

    “行,交給我了,你走吧!”

    陳東知道余飛這哪里是讓自己想辦法,明擺著是讓他來處理。

    “人一定要安全!”

    余飛站了起來,給陳東留下了一句話就走了。

    回到地面上的時候,婦人還在洗衣服,老漢還在抽煙,李寒梅卻不見了。

    “你們真的有兒子嗎?”

    余飛都想直接走了,卻忍不住轉頭對兩人問道。

    “不是不要了嗎?”

    老漢放下了煙鍋。

    “誰說不要了,寄養幾天而已。”

    余飛一瞪眼,自己碰過的女人,那就是自己的女人,就是這個女人有點粘人而已。

    “那就沒兒子。”

    老漢臉上出現了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說道。

    “嗯,不然有也會變成沒有。”

    余飛點點頭走了。

    老漢和婦人對視一眼,無語的搖搖頭,繼續抽煙的抽煙,洗衣服的洗衣服了。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