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風雨將來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正在城中,且在調查亥年噩夢的真相,相信很快會出結果!庇白拥。

    錢云威手腳冰涼,濃濃的悔意在心間滋生!

    他千不該萬不該做錯了一件事——冒領功勞!

    事件的后果太嚴重了!

    “死在太子手里,只需死你一人即可,若死在神國使者手里,便是你全族上下了!

    亥年噩夢的真相一旦曝光,神國震怒之下,冒領功勞的錢云威全族非滅族不可。

    錢云威恍然發現,自己似乎回到了袁副殿主臨死前的位置。

    “你是不是要我做什么事?”錢云威失魂落魄道,這一幕太熟悉了。

    影子淡淡道:“殺了夏輕塵,太子保你全族!

    若是別人如此說,錢云威不會相信,但太子,完全可以做到!

    只要太子出手,便能夠將他的族人重新安頓好,不至于遭到牽連滅族。

    太子,有這個能力。

    “好一個借刀殺人,還是連殺兩人!卞X云威明白一切,不由雙肩聳動的笑起來:“太子好計謀!我錢云威,服了!”

    “但!”錢云威冷光一閃,猛地逃出一道涅器,那涅器化作一道光圈將錢云威籠罩住,然后帶著他瞬間遁走。

    原地,空無一人,只剩下飄渺得聽不見的聲音:“我還不想死!”

    有的人重視家族,有的則不然。

    錢云威便是后者!

    影子卻沒有追逐,立在原地,輕輕一嘆:“和太子預料得差不多,這顆棋子,不會聽話!

    言畢,已然逃到千里之外的錢云威忽然心臟劇痛!

    一只黑色的魔爪,從他胸腔內,從內到外的探出,將其心臟給刺穿。

    錢云威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當場殞命。

    不久后,影子前來,屈指一彈,一縷火焰將錢云威的尸體燒成了灰燼。

    天星城新聞編輯社。

    “小陸,你再消極怠工的話,可是要罰薪的!敝骶帉㈥戇h凝最新的新聞報告給推了回來。

    陸遠凝辯解道:“沒有,這篇新聞我是認真寫的!

    主編搖了搖頭,語重心長道:“你若認真,就該聽懂社主的話,關于夏輕塵的一切新聞,都是禁止發出的!

    “寫這樣的文章,根本無法過審,這不是消極怠工又是什么?”主編道。

    陸遠凝十分憋屈:“我只寫了夏老師擔任天星城警殿第九支隊副隊長的新聞,現在天星城第九支隊不是熱點了嗎?”

    “好多人都在寫第九支隊的各個人物呢,別人能寫,為什么我不行?”

    經歷無頭女尸案和連環殺人案,第九支隊已然是不少人談論的話題,許多人都好奇,為何第九支隊忽然間連破兩大奇案,其中是何緣由,不少人都在關注。

    最近天星城新聞也報道了好幾篇第九支隊的人物采訪。

    比如仇副隊長,謝副隊長和葉副隊長都在其列。

    “不是不讓你寫,而是不讓你寫夏輕塵!敝骶帒B度分明:“但凡提到夏輕塵三個字的新聞稿件,一律不予通過!

    “為什么?”陸遠凝抱打不平:“別人都能寫,為什么夏老師不行?”

    主編眉尖稍稍一簇,顯得有點不耐煩了:“上次聚餐的時候,我讓老吳提點過你,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夏輕塵身上!

    “他現在已然是污點在身的任務,毫無新聞價值,你加他的聯絡方式是多此一舉!

    “怎么,是老吳沒有傳達我的意思,還是你聽不懂?”

    原來,上次聚餐那位老編者對陸遠凝的教導,源自于主編的授意。

    可惜陸遠凝完全沒聽進去。

    “可是,夏老師……”陸遠凝聲音弱了很多。

    “沒有什么可是!”主編嚴厲道:“我們是做新聞的,什么東西該寫,什么東西不該寫,心里應該有一把衡量尺!

    “千萬不要因為從夏輕塵身上獲得過一次半現象級新聞,就將所有工作重心都放在他身上,這是十分幼稚的!

    “看來,你還是太過稚嫩,經驗不足,這樣吧,接下來一段時間,你回到原來的實習崗位再干一段時間,期間好好反省自己!

    陸遠凝紅唇一抿:“主編,我又回去,那多丟人?”

    她好不容易弄出一篇大新聞,受到編輯社全體上下的贊賞,一躍成為正式編者。

    現在又回去,別人該怎么笑話她呀?

    主編道:“做我們新聞工作者的,還在乎臉面不成?等會就辦手續,回到實習崗位!

    “行了,出去吧!

    說到后來,態度已經很冷漠。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小小編輯社同樣如此。

    風光時,有無數人追捧,落魄時,少不了踩你的人。

    陸遠凝因為夏輕塵的文章一炮而紅,而今卻面臨著沒有新聞可寫的境地,常人對她自然遠無以前那么熱情。

    就連主編的態度,都一落千丈。

    如今甚至將其打發回實習崗位,這其實是變相坐冷板凳了。

    實習崗位大多時候都是做些雜物事,難有出頭的機會。

    誰叫夏輕塵成為了負面影響人物,導致陸遠凝沒有新的新聞來源呢。

    受此冷羽再正常不過。

    “還愣著干什么?出去!”主編皺著眉,呵斥道。

    陸遠凝一顫,委屈得眼淚都快掉下來,抓起桌上被退回來的稿件,默默離開主編辦公室。

    主編輕哼了聲:“到底是靠運氣上來的編者,草包一個!

    其實,這是編輯社很多編者的共同心聲。

    作為一個新人的陸遠凝,偶然寫出了轟動全城的新聞,在他們看來,全都是運氣使然,算不得實力。

    身為上級的主編,更是有此觀念。

    漫長的一夜,徐徐過去。

    對于警殿而言,卻度日如年。

    錢云威一夜未歸,牢獄中發生的事已然傳遍警殿內部,甚至消息向外走漏了。

    已有許多機構派人前來詢問,得知情況后,無不噤若寒蟬。

    太子要提審的人,竟然在提審前夕被殺害,而且兇手很可能就是昔日的警殿殿主。

    換作是他們都要震怒啊,這不是明擺著打太子的臉嗎?

    你要查人?

    好啊,我把他殺了,看你查什么!

    這還有沒有把太子放在眼睛里!

    全城上下,但凡知情的人都在瑟瑟發抖,他們可以看到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记录 佳永配资(秒提现)手机版 精准北京快3计划 足球皇帝 官方炒股用什么软件好 快3出已验证的规律 股票长期趋势 精选单双中特 中超直播视频 四人麻将手机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