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7章 世界的使徒與中立者


本站公告

    app2();

    在人類文明記錄下來的歷史資料中,替身這種神秘的事物,最早的明確記載出現在數百近千年前的古代文明里。

    波紋使者、修行者、巫蠱、占卜師、吸血鬼...在那一個近乎群魔亂舞的時代里,作為很多異常能力源頭的替身,其實并不怎么顯眼。

    因為那個時期的替身,基礎素質與能力遠遠不像現在這樣詭異強大、花樣百出。

    甚至于十年前覺醒的替身使者,和最新一代的替身使者之間,都有著肉眼可見的差距,這種差距在整體數量和能力多樣性方面尤為明顯。

    相關的專家認為,科學的進步與初步開始的信息大爆炸,是替身發展的重大推動因素之一,而近年現世的、可以激發替身的神秘箭矢,在這個過程中也有著關鍵的作用。

    但事實,卻并不是這么一回事。

    從被稱為聯盟漆黑元帥的銀色戰車·鎮魂曲那,努力與替身同步的波魯納雷夫獲得了很多零碎的信息碎片,其中就包含了一部分替身層面的“勢力圖”。

    那種超出人類感官理解范疇的圖景,波魯納雷夫無法用言語清晰的表述出來,但可以確信的是,近現代替身使者的興起,并非是因為替身體系隨著歷史進程發展到了這個地步,而是因為——

    這個時代,距離聯盟與世界的主戰場,已經不遠了。

    高于單體世界的替身們,絕大部分力量都聚焦在時間軸上有數的幾個關鍵節點處,在這場浩大而漫長的戰爭結束之前,他們無暇關注其他地方。

    時間越是接近作為戰場的關鍵節點,替身在世界內的活躍與影響力就會越發高漲,但這僅僅是各個主戰場參戰者力量余波沿著時間軸蔓延的體現。

    距離關鍵時間節點較為遙遠的世界,甚至連自身的真實都無法維持、無法擁有穩定的過去與未來,大多只能在微妙的平衡中,遵循著命運軌跡隨波逐流...

    ......

    煙霧繚繞的作戰會議室里,自從有了女兒之后完全戒掉了煙癮的空條承太郎,在桌上快被裝滿的煙灰缸里默默的摁滅指間的煙頭。

    閉目按壓了幾遍眼眶后,承太郎壓下了周身的疲憊,他抬起頭來,視線掃過一旁正在低語交流的波魯納雷夫和程斌,將目光凝聚到了桌對面的白板墻上。

    此刻,墻面上用磁釘貼滿了資料文件,這些都是SPW集團短時間內用安全隱秘的渠道搜集到的情報,從規整的醫療檔案,到不知道哪個角落的小報刊,再到字跡堪比狗爬的速寫筆記,各種各樣的資料都有。

    所有的資料,都是圍繞著兩個人搜集的——兩個值得任何人慎重以待的可怕敵人。

    在漆黑元帥的反饋中,這兩根必須從世界內拔除的釘子,一個是游離在聯盟之外的中立者,一個是替身“世界”尚未覺醒的使徒。

    波魯納雷夫獲得的信息碎片中,包含了這個世界與其他平行世界些許過去未來的命運軌跡,這讓他在某種程度上能作為先知進行劇透,極大的方便了集團對敵人的調查行動。

    承太郎的目光掃過右側墻面上、那些姓名、面貌、地點等關鍵信息被大片涂黑的、關于“中立者”的資料群——不知為何,波魯納雷夫極力強調,要避免任何直接參與行動的人員知曉太多這些情報人員通過謹慎的間接調查獲取到的情報,尤其是那些被涂黑的關鍵信息。

    甚至于所有參與了針對中立者的間接調查的人員,此時都被徹底隔離看押了起來,禁止他們和外界產生任何信息交流。

    這讓承太郎有些費解——雖然他知道,波魯納雷夫這種行為多半是因為那個未知敵人的特殊能力,但到底是什么樣的能力,需要做到這種程度的防范?

    這令他感到壓力很大。

    相比起其他一頭霧水的人,似乎對命運略知一二的程斌,卻對波魯納雷夫這種謹慎的決定抱著贊同的態度。

    瞥了眼一邊竊竊私語商量著什么的兩人,承太郎目光轉回墻面,他盯著左邊那位“使徒”,默默掏出了一根新煙叼在嘴里。

    藍紫色的虛影在承太郎臉前一閃而逝,白金之星局部具現的手以可怕的高速彈指、在狹小的空間內通過空氣摩擦制造出了高溫,點燃了承太郎叼著的香煙。

    一次深深的呼吸后,承太郎注視目標頭像的目光,在升騰的青煙中逐漸凌厲的起來——

    恩里克·普奇...一名有著曲折身世的神父。

    修剪出怪異紋路的整齊白色短發,與接近黑人的深古銅色肌膚,略顯奢華的金十字紫黑衣袍...這個信仰著迪奧或者說“世界”的神父,有著異于常人的面貌外觀,其看似平平無奇的人生履歷之下,隱藏著的扭曲的心靈與對眾生不自知的惡意。

    “...屈服于迪奧的邪惡魅力,心甘情愿的為那位吞噬者獻祭眾生甚至于自己...”

    回想起波魯納雷夫透露的命運邊角,承太郎微微瞇起的雙眼中不自禁的流露出了危險的目光:“在很多世界的未來中,殺死我與我女兒徐倫的人嗎...”

    一個妄圖毀滅、吞噬一切的怪物,居然還在廣闊的世界中有著大量的信眾與使徒...也不知道當初迪奧能收服一眾惡徒,是源于世界對手下其他替身的影響,還是人與替身都擁有著相似的、邪惡而致命的魅力了。

    承太郎身上迸發的斗志與氣勢,那種幾乎肉眼可見的、由靈魂能量影響電磁波形成的光焰,讓房間內另外兩人不由得側目打量了他一下。

    回過頭來,程斌繼續向波魯納雷夫問道:“...你的銀色戰車·鎮魂曲難道不能像上次對付緋紅之王時那樣,使用出真正的能力直接解決他們嗎?雖然沒親眼看到,但你好像是直接把緋紅之王秒殺了?”

    “哪有那么容易,”波魯納雷夫嘆了口氣,“那會兒是緋紅之王先搞事、自己放棄了大半未來,才讓我們有機可乘...就算這樣,我們也只是降臨了聯盟成員的一點點力量、阻止了緋紅之王向更遠的未來延伸...

    “除非迪亞波羅直接從歷史與我們的記憶中消失,否則聯盟一時半會兒和這個強大的中立者還打不出結果...被迪奧與世界吞噬掉的那些人也是一樣,普通人根本就不會記得身周到底有誰成了犧牲品...

    “而且,替身的力量雖強,但并不是無限的,在這里使用真正的力量,就意味著其他地方要付出代價,特別是要和敵對陣營直接接觸的世界...

    “在全面戰爭進行的現在,替身聯盟很難抽出力量去對付非核心戰場中的那些敵人,所以清理各個世界各個時間段內的釘子,只能用最小的力氣去撥動命運,盡量在世界之內、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由我們這樣的基礎載體自己完成!

    頓了頓后,波魯納雷夫解釋道:“并不是所有潛在的敵對者都有資格當‘釘子’阻礙聯盟降臨行動的,這些釘子大多都與‘世界·超越天堂’和‘白金之星·鎮魂曲’那一戰有關,他們多數因此在世界內有一些時間類能力的特征!

    “哦?難道他們繼承了世界一部分的力量?”程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后繼續問道,“這樣來看,作為敵對陣營的成員,世界的使徒普奇應該隱藏著極其強大的力量吧?但看你這安排,似乎對其并不怎么重視?”

    前期情報搜集、分析之后,波魯納雷夫計劃著和承太郎一起去解決那個名為普奇的世界的使徒,而對付那名中立者的工作,則交到了程斌的手上,他們會視情況在解決使徒后前來支援。

    雖然白金之星和銀色戰車·鎮魂曲的力量很強,但在替身背后真正的力量降臨下來之前,論能力的多樣性與難纏程度,程斌還是遠遠超過他們兩人的——即便程斌自己作死先給自己削了一刀。

    而且最重要的是,程斌的不死性遠超承太郎他們——波魯納雷夫認為與中立者接觸的危險性,遠遠超過與那位世界使徒的戰斗。

    “因為世界的使徒和我們一樣,真正力量的投放都有著極為苛刻的條件,”波魯納雷夫皺著眉頭,“嚴格來說,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整體上是歸屬游離在戰場外的強大中立者的,就像是緋紅之王...

    “他們這些家伙在這邊世界擁有的力量更加強大,而且不像絕大部分力量被主戰場占據的我們,他們向特定時間與世界投放更多力量并沒有那么多的制約——這也是戰爭雙方都想抽出空隙解決掉他們的原因!

    世界自然是想將這些沒有加入聯盟、各自為戰的家伙逐一吞噬或者納入麾下,而聯盟自然也不會干看著世界打野成長,能拉進來的自然要拉進來,拉不進來的...那就對不起了,最少也得把占據的地盤和力量吐出來,能不能留條命就看情況了。

    那些游離在外的、擁有獨立意識的替身,不管是獨善其身不想參合戰爭的,還是坐山觀虎斗想坐收漁利的,都注定無法逃過這輪清洗。

    “未覺醒的使徒在時間停止面前并不可怕,只是使徒本身和世界有著緊密的聯系,白金之星和世界已經算得上是同源,所以這個敵人必須得我和承太郎去面對,至于那位中立者...”

    猶豫了一下后,波魯納雷夫面色嚴肅的對程斌說道:“...從更高的視角看,那家伙算的上是相對安分的,原則上聯盟可以無視對方原來的行徑、將其吸收進來,但是...”

    替身視角和世界內自身視角之間產生的矛盾與觀念沖突,讓波魯納雷夫心底的情緒有些復雜,但數十年錘煉出的心靈,還是讓他做出了順應自身堅持的選擇:

    “...起碼在這個世界之內,那家伙是一個真正的惡魔,小心!有機會的話...殺了他!

    “而且...盡快!”

    app2();

    (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四肖选一肖期期准首页 百家乐娱乐城 微乐捉鸡麻将下载最 龙王捕鱼手机app 麻将舍牌技巧图例 五不中规律公式公开 能赚钱网游 浙江11选五奖结果走势 天才麻将少女游戏 免费模拟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