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圣言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雖然克萊恩進入神棄之地還不到一周,但他早就通過小“太陽”,對這里有了足夠的了解,知道正常的人類,甚至圣者,行于黑暗中,都必須使用火焰,制造光亮,否則很容易就遭遇黑暗深處潛藏的危險怪物攻擊,或者被隱秘吞噬,無聲無息消失,再也找不到。

    而此時,那位年紀老邁的神職人員,卻沒有提獸皮燈籠,就那樣在一片漆黑里,穿過薄霧,緩步進入了馬燈昏黃光芒照耀的教堂內部。

    若非他眼眸深邃平靜,沒有一點瘋狂色彩,克萊恩第一反應絕對是遇到特殊怪物了。

    當然,這種正常人般的狀態和沉浸于黑暗的表現是如此矛盾,任何一個智商在標準線上的生物都能輕易得出來者也許比特殊怪物更加可怕的結論。

    能這樣不受影響地穿行于黑暗又有著足夠智慧和靈性的存在,克萊恩之前只見過一位:

    “瀆神者“阿蒙!

    感受到昏黃的光芒已映至臉上,那套著深黑神職人員長袍,背部微弓的高大老者停下了腳步,望著魔狼雕像旁的克萊恩,沉啞問道:

    “這個城邦的主人去哪里了?”

    克萊恩屬于那種能不和陌生者發生戰斗就盡量和平解決問題的人,一邊提高了警惕,一邊坦然回答道:

    “我剛進入這座城市,我也不知道它的主人去了哪里!

    他話音剛落,整個教堂突然黯淡了下來,淡薄的霧氣如同潮水,從外面洶涌而入,淹沒了內部。

    克萊恩手中馬燈的光芒,再也無法照亮窗戶和門口的情況,外界一片深黑,根本看不到別的事物。

    轉瞬之間,這座供奉魔狼雕像的教堂似乎就從諾斯古城隔離了出去,不知道位于哪里。

    克萊恩的瞳孔頓時略有放大,他看著滿臉皺紋頭發全白的神職人員,沉聲問道:

    “你是誰?”

    那佝僂著身體的神職人員用一種俯視般的態度回答道:

    “我是主神座旁的侍者,圣言天使斯提弗,我代主行走于這過去之地,追尋潛藏于黑暗中的褻瀆者!

    說話間,這老者的身影一下膨脹到了四米高,背后跟著浮現出了一片片暗黑的虛幻羽毛,它們光影交錯,織成了四對深沉但神圣的翅膀。

    “圣言天使”斯提弗……主神座旁的侍者……過去之地……這是“真實造物主”的眷者,‘命運天使’的手下,“救贖薔薇”的成員?難怪可以行于黑暗中,因為有“墮落”力量保護……那位邪神還在尋找“詭秘侍者”的非凡特性?克萊恩不得不抬起腦袋,與那位明明還穿著黑色神職人員長袍,卻長出了四對天使羽翼的斯提弗對視——這高位存在于天使狀態下依舊皺紋明顯,頭發枯白,渾身上下有著諸多矛盾感。

    克萊恩假裝自己從未與極光會為敵,鎮定開口道:

    “那個褻瀆者早已逃離,我也在尋找祂!

    “圣言天使”斯提弗凝視了克萊恩兩秒,低沉問道:

    “你是誰?”

    這就不好直說了……克萊恩嘆息笑道:

    “我是一個孤獨的旅行者!

    他做出這個回答后,驟然就感覺體內有極端陰暗的自我產生,并往下沉降,與馬燈光芒制造的影子結合在了一起。

    那漆黑的人影隨即扭曲著“活”了過來,拉伸成了另一個格爾曼.斯帕羅,眼神陰鷙,氣質孤獨的格爾曼.斯帕羅。

    這……克萊恩眸光一縮,毫不猶豫就往側前方探出右手,憑空一抓。

    到了這一步,他要是還沒猜到斯提弗在利用自己的“回答”,那他就可以加入極光會,信仰“真實造物主”了。

    這一刻,他已然清楚什么是“圣言天使”。

    這明明是“邪言天使”!

    利用對方的回答,截取其中部分或擴大歧義,制造言靈類效果!

    當克萊恩說自己不知道這座城市的主人去了哪里時,斯提弗截取“我不知道去了哪里”,讓克萊恩自己困住了自己,自己與外界隔絕;

    當這位天使說出自己身份時,每一個單詞都在提升祂的層次和力量;

    當克萊恩回答自己是誰時,則被借此分離出了一個“孤獨旅行者”的自我。

    從出現于諾斯古城開始,身穿黑色神職人員長袍的斯提弗就帶著強烈的惡意!

    而就在克萊恩試圖召喚歷史孔隙里的某個影像時,那個陰鷙的格爾曼.斯帕羅似乎與他心靈相通,也抓向了同一個投影,兩者就那樣彼此抵消了。

    見“古代學者”的能力被克制,克萊恩目光一凝,毫不猶豫就要張開嘴巴,用巨人語念出一個單詞。

    可下一秒鐘,那個單詞就被竊走了。

    高近四米,身體佝僂的“圣言天使”斯提弗左肩不知什么時候長出了一個還蒙著血水的腦袋,這與他本人的長相非常接近,但年輕了不少,似乎只有四十來歲。

    這腦袋周圍,長著兩條沒有皮膚,血肉模糊的手臂,它們放牧著不同的魂靈,使用出了盜走想法和念頭的非凡能力。

    與此同時,斯提弗的右肩也長出了一個血淋淋的腦袋,外表是只有二十歲的他。

    這三個腦袋,一個放牧魂靈,竊取克萊恩的想法,一個冷漠地注視著目標,加深著“孤獨旅行者”的自我認知,一個嘴巴張合著說道:

    “你在撒謊!

    “你是破壞了神子降生儀式,兩次干擾主降臨世間的褻瀆者!

    “你就是我要尋找的目標之一!”

    克萊恩嘴角微抽,然后平靜地吐出了一個巨人語單詞:

    “列奧德羅!”

    這是“風暴之主”的真名!

    克萊恩這個念頭之所以沒被偷走,是因為他將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排成了隊列,隊列里全是相同的內容,前面部分被竊取絲毫不影響他遵循后面的想法。

    這是他在與阿蒙對抗中收獲的寶貴經驗。

    當然,如果再與阿蒙相遇,克萊恩懷疑類似的辦法未必還會起效,那位“惡作劇之神”一旦有了防備,肯定能弄出新的花樣來。

    克萊恩話音剛落,“圣言天使”斯提弗眼眸中就映出了一道又一道銀白熾亮的閃電。

    它們覆蓋了整座諾斯古城,擊穿了籠罩教堂的黑暗,將所有的墮落、隱秘、陰暗、不潔和邪惡撕得粉碎。

    這里面,克萊恩和那個陰鷙的格爾曼.斯帕羅處在了雷霆風暴的核心位置,哼都沒哼一聲就直接崩解消散了。

    然后,銀白扭曲肆意恐怖的電蛇吞沒了周圍區域,吞沒了那尊魔狼雕像,吞沒了“圣言天使”斯提弗。

    沉悶蕩開的轟鳴聲里,諾斯古城徹底坍塌,成為了真正的廢墟。

    干枯河床的對面,克萊恩的歷史投影飛快虛化,本體回歸了現實世界。

    緊接著,克萊恩連做“火焰跳躍”,與諾斯遺跡拉開了距離,這個過程中,他幾次抽出紙人,啪地抖甩成“天使”,以消除痕跡。

    那荒蕪的平原又一次恢復了死寂,不知過了多久,教堂廢墟抖動,斯提弗甩落塵埃和石塊,緩慢站了起來。

    祂全白的頭發又稀疏了一些,深黑的神職人員長袍變得破破爛爛。

    這位“圣言天使”沉默著離開諾斯古城,分辨方向,走入了黑暗深處。

    半天之后,一道人影從另一個方向靠攏了這城邦遺跡,正是遠遠繞了一個大圈的克萊恩。

    他之前還沒來得及檢查諾斯古城,此時返回是希望能找出原本那位存在真實去向的線索。

    在較遠之處,克萊恩重復了進入灰霧之上察看,召喚歷史投影,躲入古老片段,用歷史投影再召喚歷史投影的過程。

    完成了前置準備,他又一次踏足諾斯,在絕對的安靜里,回到了之前那座教堂。

    沿途之上,倒斃于地的那些尸體要么成了灰燼,要么只留下了一段焦炭,徹底失去了那種驚悚詭異感。

    “那個叫斯提弗的家伙沒死啊……看來這里殘余的風暴神力也就能擊傷一位天使……”克萊恩駐足被打開的教堂廢墟,略感惋惜地在心里自語了一句。

    當然,他僅僅只是有點惋惜,本身并沒有奢望這么輕松就能解決一位天使。

    目光掃動間,克萊恩看見了魔狼雕像殘留的幾個碎塊。

    它們表層深黑,內里暗紅,不像是常見的石料。

    “能被那頭烏黯魔狼用來雕刻自己的神像,這些石頭絕對不簡單,而且,它們不像是附近的產物……也許能通過追查它們的來歷,找出烏黯魔狼來諾斯古城前躲藏的地方……作為一名‘奇跡師’,甚至‘詭秘侍者’,那烏黯魔狼肯定擅長消除痕跡,直接追蹤祂的下落很難成功,但如果我能找出祂之前隱藏的大部分地點,就可以從中窺探祂的習慣和風格……

    “掌握了一個人的過去,就能預判他的未來!”克萊恩若有所思地前行兩步,彎下腰背,試圖拾取起一塊雕像碎片。

    就在這時,一只表面焦黑的手突然伸了過來,擋在了他的指頭前。

    克萊恩的眼角余光看到,附近一具變成了焦炭的尸體不知什么時候站了起來!

    這焦尸另一只手拿著一個水晶雕成的單片眼鏡,將它戴到了左眼位置。

    阿蒙!左眼……克萊恩先是心中一緊,旋即冒出了強烈的疑惑和懷疑。

    下一秒鐘,那焦尸笑了笑道:

    “不好意思,戴錯地方了!

    說話間,它取下了那單片眼鏡,將它挪至右眼位置。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东方通信股票 神来棋牌是哪个公司的 秒速时时彩平台开户 体彩贵州11选五 聚众赌博定义 辽宁11选5基本走势图 黄大仙精选六肖资料 新股第二天买入法 湖北快3综合走势图表 法甲排名西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