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7章 邪王作亂


本站公告

    耳邊回蕩著喊殺聲。



    前方一片碧綠,石太歲微微皺眉,這周家真是家大業大,竟然將太昊世界群經營得水潑不進。



    忽然之間,幾道亮光射來,石太歲心頭狂顫。



    他急忙放出血煉邪塔,轟隆隆幾聲巨響,擋住了迎面而來亮光。



    不知道何方傳來鐘聲,激蕩不休,令血煉邪塔搖搖晃晃,安放在塔內每一層的寶物無聲無息破裂。



    “該死!”石太歲暗中咒罵,他萬萬沒有想到,付出極大代價連原本身軀都拋棄了,就是為了在關鍵時刻混入周家,結果仍然這般困難,前前后后遇到許多阻礙。



    “突破過去!給老子突破!弊鳛樾暗篮萑,他一咬牙舍棄了血煉邪塔。



    要知道這座邪塔對他來說至關重要,不到萬不得已情況不可舍去,然而眼前阻礙太多,而且時間頗為緊迫,他只能忍受一波波令自己眩暈沖擊,以邪塔為替身化解危機。



    不多一會兒,當鐘聲和耀眼光華飛速聚集,隨著一聲天崩地裂響聲,血煉邪塔為石太歲爭取到非常難得的一秒鐘。



    就這一秒鐘對于高手來說足夠了!



    “進去!”光影炸裂,石太歲悶頭向前,在付出二十二張辛辛苦苦繪制的邪道妖符之后,終于如愿以償。



    眼前光芒亂顫,隱約間聽到虎嘯龍吟。



    這不是真正的虎嘯龍吟,而是太昊天地察覺異類進入,自然而然形成的龍氣波動。



    石太歲大吃一驚,這種狀況再次超乎預計。



    他真是沒有想到,周家營造的太昊世界群竟然擁有如此充沛龍氣地氣,每座高峰都呈現龍虎交泰之勢,簡直就是修煉者天堂。



    天地示警,這可不是小事,石太歲知道自己現在狀態不佳,若是被周家圣王堵住,那今天所謀一切全部作廢。



    “疾!”



    關鍵時刻,十二張邪道妖符旋轉飛出,驚雷聲一下子遠去,遁速驚人。



    前后僅隔十秒,電閃雷鳴,徐天豹手托羅盤從雷霆門戶中走了出來。



    他看向遠方冷聲道:“哼,人心不古,周家稍稍出現一點變化,外界就以為有機可乘,什么牛鬼蛇神都跳了出來,想要狠狠啃上一口!



    天空傳來笑聲:“咯咯咯,爺爺,是那些宵小之輩不知死活。來人一身邪氣,放出幾張邪道妖符就以為可以混入太昊,還真是小瞧我等周家圣王呢!”



    徐天豹收起羅盤說:“瑤兒,不要把話說得太滿,很多邪門外道趁機入侵,這是第三十一個實力強大邪魔外道。我們傾力而為滅去十三人,鎮壓八人,目前為止還有十名大敵混入人群未能查來,包括剛剛殺進來這個。記住,不可掉以輕心!



    “知道啦!爺爺放心,將這個家伙交給我,孫女一定將他繩之于法!



    徐天豹仍然有些不放心,不過老大早就定下基調,那就是盡力放手,太過維護晚輩會阻礙他們成長。



    “好,你去追蹤,能干掉就干掉,不能干掉就想辦法鎮壓,地下迷宮需要一些強者活化障壁!



    “瑤兒遵命!”一道青光閃爍而去。



    徐瑤出生之時,周家已經繁衍十二代,全因徐天豹成婚較晚。



    當然,開元村乃徐姓天下,徐家的繁衍速度比周烈這邊快多了,所以瑤兒的年紀趕不上那些老古董,輩分卻不低。



    她擁有非同一般修煉天賦,將三種平平無奇法術提升到以術入道行列,而且這三種以術入道絕非小道,不可小覷。



    作為徐天豹的親孫女,徐瑤可謂得天獨厚,她還在襁褓之中就得到周家許多高人指點,加上修煉天賦確實不錯,所以不到百歲就臻至絕品,此等造化不說獨步,在三代之中那也是絕對的第一梯隊。



    然而今天她輕敵了。



    只見一道清光刺破疾馳而去身影,徐瑤從天空俯沖而下怒火沖涌,地面上一張邪道妖符吱吱作響。



    這已經是她第五次失手,除了邪道妖符還是邪道妖符,卻就是不見背后真主。



    “我就不信了,你能藏得過我的都天輪玉章!”徐瑤有些氣急敗壞,爺爺好不容易放手,讓她獨自行動鎮壓妖邪,可千萬不能打臉。



    猛然之間,空中出現一座龐大日晷。



    這座氣派日晷通體由三色神玉打造而成,正是徐瑤的都天輪玉章,她在周家的名號就叫天晷圣王。



    只聽“啪”的一聲輕響,徐瑤朝著山岳般日晷拍了一掌。



    這件身量不菲寶貝就像泄了氣的皮球大幅度縮水,最后化作一塊巴掌大玉圭,此等情景令人瞠目結舌。



    徐瑤拿到玉圭仔細觀看,就見上面日月星辰斗轉。



    過了足足五分鐘,她有些不敢置信的自語道:“竟然是轉生之術?等等,豈有此理,這家伙想要染指周家血脈!



    世上最堅固城堡往往是從內部攻破的,邪王石太歲將這句話奉若真理,從他出道那天起就堅定不移執行這種策略。



    無人知曉石太歲的真正本事全在“奪舍”二字上,他甚至將這兩個字當做一種大道來修行。



    也是機緣巧合,他得了幾件至寶,在奪舍這條路上越久越遠,甚至觸碰到一層大道壁壘。



    若非如此,他也不會膽大包天圖謀周家。



    就在徐瑤瘋狂追查敵人之際,周家三房第三宗二十六世孫周宏基深深吸了一口氣,從臥榻上坐了起來。



    “咳咳咳……”咳聲引來六名丫鬟,為首女修已然修入祖庭,然而在三房三宗府上僅僅是大少爺的貼身丫鬟罷了。



    “翠娥!”大少爺輕喚一聲問道:“本少宗神游,發現家中多有混亂,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兒?”



    三房三宗源自周烈三子周勁。



    這三房在周烈十六世孫之時分宗,其實就是分家不分居,三房仍然住在一起,不過財務方面分開計算。



    時至今日,三房總共開設九宗,周宏基正是第三宗長子嫡孫。



    雖說周宏基不如長房九宗那些龍孫鳳女尊崇,卻也稱得上地位不凡,周家撤回祖地之前完全有資格牧守一方,成為中型世界群的最高長官。



    何謂家族?何謂勢力?這就叫家族,這就叫勢力,封妻蔭子,執掌天地,代代不絕。



    然而周宏基百年前遭遇不測,傷勢到今天都沒有恢復過來。更慘的是,芯子已經變了,重重眸影之中坐著絕代邪王石太歲。

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甘肃快三走势图甘肃快三走势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 百度吉林11选五 理财平台投资 广东11选5计算 尾盘两分钟涨停的股票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走势图 北京11选5遗漏值查询 吉林十一选五一定牛 上海天天彩选4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