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不要走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腎虛男完全沒有想到,眼前的漂亮妹紙竟然轉眼之間遇到了認識的人。

    而且,眼前的狀況,貌似兩人還有著不同尋常的關系。

    “王.....王深?”

    腎虛男下意識的抬頭看去,正好與王深的眼神對視,頓時驚呼出聲。

    腎虛男現年也才二三十歲的樣子,作為年輕群體中的一員,又怎會認不出王深這位當紅巨星?

    若說王深只是一般紅,或者知名度并沒有到了在年輕人中無人不知的程度。

    然而王深確實不是一般紅,他是紅的發紫,人氣高到了極點。

    當然,能夠如此的紅,除了作品之外,還有就是他搞出的動靜衍生出了不少的梗。

    那些梗在網上廣為流傳,久而久之,演變到了無人不知王深的程度。

    就算是一些不關注娛樂圈,不關注明星藝人的人,同樣知道王深。

    可以很負責任的說,現階段,整個華夏,最當紅的便是王深這名極其不受娛樂圈待見的藝人。

    “你認錯人了,我不是王深。”

    王深眼見被腎虛男認了出來,相當淡定的應道。

    “你當我是煞筆嗎?”腎虛男聽言,完全不信的應道,“你看你拉到下巴下面的面罩,還有你的衣著打扮,尤其是你的聲音和神態。”

    “你他么不是王深,我直播吃翔!”

    腎虛男說完之后,突然想到什么,連忙驚訝的道,“她是你的地下情人?剛才你們鬧矛盾了?懷孕了?要打胎?還是你要甩了她?亦或是被綠了?”

    說完之后,緊接著后知后覺的震驚道,“臥槽!這可是大新聞啊。”

    腎虛男說完之后,抬頭看過去,恰好對視到王深冷厲的眼神,想到之前追著搭訕對方地下情人的事情,心底忍不住一突,不由的訕訕笑道:“你們聊,你們聊。我還有事,我什么都沒有看到,我先走了。”

    腎虛男心知自己只是名屌絲,唬一唬別人也就算了,若對方是王深這樣的大佬,那么只能給跪的份。

    當然,腎虛男會如此心虛的想要離開,乃是因為先前追著田心怡搭訕的事情。

    如果只是碰到眼前的這一幕,他自然有恃無恐的吃瓜戲看戲。

    只是,很不湊巧,之前的事情,讓他心虛,因此不敢繼續呆在這里。

    而后又對視到王深冷厲的眼神,使得他腦補了不少將會發生的事情,不由的心慌起來。

    隨即訕訕笑了笑,轉身就走。

    走到一個拐角,腎虛男偷偷摸摸的藏了起來,摸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錄了一段視頻之后,方才心滿意足,哼哼的快步離去。

    .....

    “人已經走了,你可以松開了。”王深冷漠的聲音響了起來。

    如果此刻有圍觀群眾站在這里,定然會驚呼的大叫一聲,臥槽無情。

    這種行為,極度可恥,注定孤獨一生。

    沒有回應,也沒有松開。

    并且,田心怡不僅沒有松開,反而還抱的更緊了。

    本來,認錯人的時候,田心怡已然失落至極。

    沒曾想,在絕望的時候,竟然真的在這塊充滿回憶的地方見到了心里想要見到的人。

    他,沒有忘記。

    在他的心里,還有著感情。

    他,只是表面冷漠。

    實際在他的心里,還有著一切。

    想到這些,田心怡的淚水忍不住的流了出來,一邊哭著,一邊緊緊的抱住王深,不愿意松開。

    她明確的感覺到,這個胸膛,還是那么的溫暖,還是那么的令人安心。

    田心怡能夠想到,如果沒有王深的出現,她必然還會被那名跟在身后的男子糾纏。

    結果正是因為王深的出現,正是心里想要見到的那人的出現,解決了遇到的危機。

    這種感受,如同是遇到了心中期盼的白馬王子一樣,暖心。

    “王深,我們重頭再來好嗎?”田心怡無視王深的要求,繼續緊緊的抱著王深,哽咽著的說道。

    “你先松開!”王深并未回答田心怡的問題,繼續冷漠的說道。

    “我不!”田心怡死皮賴臉的撒嬌道,“我不要松開你。”

    面對這種情況,王深能怎么辦?

    難不成還能抽對方一巴掌,讓對方有多遠滾多遠嗎?

    王深好歹也是一位明星,也是在乎名聲和形象的,無論發生何種不太友好的情況,只要不是某些實在說不過去的狀況,一般都不會做出過激的舉動。

    畢竟是明星,無法像普通人那樣隨性而為。

    許多事情,許多舉動,都需要提前有著考量。

    “我不想傳緋聞,你趕緊松開。”王深冷漠的聲音再次響起,與之前對比,其語氣更加重了許多。

    田心怡聽言,意識到王深是明星,必然在意這種事情。

    再加上王深現在又處于風口浪尖之上,更是不利于出現緋聞相關的事情。

    想明白這些,只好戀戀不舍的松開,而后退后一步,仰頭露出那副淚痕滿面、眼眶通紅的俏臉,看著王深。

    “我們,重新開始好嗎?”田心怡用著商量和祈求的語氣再次說道,委屈巴巴的神情,只要是名正常男人見到,都會瞬間被融化。

    奈何王深不正常,對于田心怡,他的心已經冷了,難以融化。

    盡管如今的王深漸漸對田心怡沒有了曾經的那些負面情緒,盡管時間磨滅了一切,使得王深漸漸放下了曾經的一切情感。

    盡管在王深心中,一切趨于平淡,只剩下曾經所遭受的屈辱。

    然而,若是要王深放下一切從頭再來,那是不可能的。

    有的人,可能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來來回回。

    就好比有些人離婚了,而后復婚,復婚了又離婚,離婚了再次復婚那樣。

    只是抱歉,王深不是那樣的人。

    他,從不會回頭。

    做出了選擇,就不會反悔。

    雖然有些選擇,有些事情,他也會后悔,也會感嘆。

    但是,對于他而言,也僅僅只是心底的后悔和感嘆而已。

    不可否認的后悔和感傷,卻不代表他會放下一切的從頭再來。

    他寧愿帶著那份遺憾,毫不回頭的繼續前行。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遺憾、悔恨的事情多了去了。

    在他看來,這便是人生。

    而他的人生,在某些事情上,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這,就是人生。

    王深打小就養成了獨立自主的性格,他不會優柔寡斷,也不會沒有主見。

    當然,王深同樣不是那種做出了決定就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的犟脾氣。

    他會根據自身的情況,做出相應的選擇。

    只是,有些事情,在王深看來,過去了就過去了,注定是人生中的遺憾。

    沒必要再去彌補,也沒必要重頭來過。

    人生如戲,不必太過較真。

    “好嗎?”眼見王深沒有回答,田心怡紅紅的眼眸中透露著乞求的目光。

    此刻,無論是乞求、哀求,就算舍棄臉面,田心怡也只想王深回轉心意,多看她一眼。

    “我說過,一切都成過去。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雖然有些回憶無法忘記,但終究只是回憶而已。可以因此感嘆,卻不會因此轉變。”王深淡漠的語氣響起,說完之后,邁步錯身而過,不多看一眼的直接離去。

    如果有圍觀者在此地,定會對王深破口大罵。

    因為眼前的這個男人面對如此漂亮的妹紙,竟然能如此的無情。

    難道不知道現如今男女比例過大,再加上現代社會觀念的普及,使得很多妹紙眼高于頂嗎?

    不知道A男配a、b、c、d女,B男配c、d女和少數b女,以及C男配d女和少數c女,d男打光棍嗎?

    如此漂亮的妹紙都這般哀求了,結果視作不見,這讓無數舔狗和光棍情以何堪?

    這種人,就應該拉出去槍斃!

    有如此漂亮的妹子喜歡就非常不錯了,還尼瑪挑三揀四的。

    禽獸不如!

    只能說,雖然大環境是很多老哥找不到女朋友,但是王深完全不用擔心找不到啊。

    畢因為王深既帥又多金,再加上還是大明星,如此稀缺的資源。

    只會是無數妹紙眼中的搶手貨,又怎會找不到妹紙呢?

    “別走!”

    眼見王深如此的無情,田心怡完全沒有多想,下意識的追了過去。

    王深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扎進田心怡的心底,她癱坐在地上,哭成個淚人似的抱著王深的右腿,凄凄慘慘的哀求道:“別走!”

    “別走!”

    “你別走!”

    盡管王深的心冷了,卻也不是鐵石心腸,看到對方這樣,不由的相當的尷尬。

    沒錯,只是尷尬,沒有任何的心軟。

    王深只是覺得,他是一名明星,若是再這樣下去被人看到傳到網上,那么必然會沸沸揚揚,節奏四起。

    到時,不僅會受到一些影響,還會生出一堆的麻煩事。

    尤其是這個情況,不明真相的人還以為是始亂終棄呢。

    “你起來!”王深淡漠的聲音再次響起。

    然而田心怡并未所動,繼續抱著王深的小腿哭泣著。

    此情此景,當真是聽者流淚、聞者傷心。

    “我不想因為你的行為上明天的熱搜。”王深的語氣越發的冰冷,仿佛是一名沒有感情的殺手。

    顯然,這個殺手雖然語氣和態度冰冷,但是整體上還是不太冷。

    也就是說,這個殺手不太冷!

    田心怡聽言,整個人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她明白,有些時候死皮賴臉會非常的有成效。

    而有的時候,死皮賴臉只會適得其反。

    她清楚,若是這個時候再次做錯了選擇,恐怕只會令王深心生厭惡。

    這個當兒,王深參加王金熊貓獎沒多久,不僅備受冷落排擠,還被迫的應下了幾乎不可能贏的30億賭約。

    由此可見,王深必然處于煩心煩躁的階段。

    這種時候,情緒最容易出現問題。

    想明白這些,田心怡只好哭哭啼啼、不甘不愿的松手。

    王深眼見對方終于松了手,本來打算就此離去,只是看到田心怡還癱坐在地上,想到之前的那名猥瑣男,覺得就這么走了,可能不太好,只得心中一嘆,“你在江海有朋友的吧?打電話讓她來接你吧,我沒時間陪你呆在這里。”

    田心怡聞言,仰頭瞪著通紅的雙眸看向著王深,哽咽的反問道:“你是在關心我嗎?”

    楚楚可憐的眼神中充滿著渴求,渴求王深給出肯定的答復。

    只是,現實過于殘酷。

    王深聽言,面無表情、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

    田心怡愕然的望著王深快步離去的背影,她張了張嘴,想要喊出來,卻不知如何的喊出來,最終只能默默的哭泣。

    幾個轉身之間,王深消失在小區昏暗的燈光之中。

    田心怡抬頭望去,再也見不到王深的身影,不由的悲傷萬分。

    雖然,在這個充滿著回憶的地方再次遇到了王深,雖然是在之前見了面的情況下來到這個地方再次遇到,雖然在彷徨忐忑害怕的時候同樣被王深給予溫暖。

    但是,最終的結果,為何還是那么難以接受,那么心痛難忍呢?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這句話,果真是,悔恨之后才有的感嘆。

    正在進行時的時候,只會感性的被表象所蒙蔽。

    等之后意識過來,卻已為時已晚。

    最終剩下的,只能是這樣的感嘆。

    嘆。

    田心怡無力的垂下了頭,獨自默默的抽泣著。

    抽泣好了一會兒,突然意識到王深離去之后,大晚上的只剩自己一人在這里,若是再遇到類似之前的那位猥瑣男的糾纏,該如何是好?

    便慢慢的起身,離開。

    不過田心怡并沒有離去,而是繼續向里面走去。

    不一會兒,她來到一扇門前,門的后面,便是她曾經與王深所住的地方。

    站在門前,掏出鑰匙,她想打開門走進去,卻又停住了手上的動作。

    眼淚再次忍不住的流了出來,就這樣站在門前,停滯了一切。

    忽然,她動了。

    只是,她的動作并不是開門,而是將鑰匙放回了包里。

    隨后,摸了摸臉上的淚水,一邊哭著一邊蹭蹭蹭的向外跑去。

    今天,進去了,只會越發的難受,不如不進去。

    只是,田心怡并沒有注意到,在她的身后,一直都有著一個身影跟著她。

    這個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王深。

    王深會跟著她,并不是因為王深心軟。

    而是身為一名正常人,王深擔心田心怡若是再遇到了某些陌生人的糾纏,擔心她遇到這樣的危險,也就默默的跟了一段時間。

    只要田心怡離開,王深便會同樣離開,并不會一路跟行。

    王深只是擔心對方遇到危險,除此之外,在他的認知當中,沒有任何其它的感情。

    就算有,也不重要,也已成過去。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