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言盡于此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果不其然,顏彥從陸袓和陸袂的嘴里得知,她們兩個跟著陸衭在老太太身邊一起住的時候就聽到不少陸衭說周婉的壞話,也聽到下人們談論過她們母親和陸衯生母的恩怨。

    為此,她們和陸衭還有其他幾個庶弟庶妹沒少合起伙來背著大人們對陸衯暗中下手,陸衯身子本就弱,被這些兄弟姐妹孤立打壓后性格也膽小怕事,遇事只會忍氣吞聲,因而這病根也就坐下了。

    顏彥沒法對兩個孩子生氣,想了想,問:“陸袓,我想知道,我和你母親之間的恩怨你清楚嗎?”

    陸袓點點頭。

    “那你知道你母親曾經下手害過衿娘嗎?”

    這次陸袓搖頭了。

    “你回去問問你父親,再想想大伯娘是如何對你們姐妹的,想想衿娘是如何對你的。孩子,做錯事的是大人,所以大人們都受到了懲罰,可小孩是無辜的,大伯娘之前不和你說這些,是不希望你背負大人們之間的這些恩怨,是希望你能活得簡單快樂些,可現在,大伯娘失望了!鳖亸┟嗣䞍蓚孩子的頭,因為她發現自己說的話兩個孩子還是聽進去一點了,但沒有全信。

    這不,顏彥剛一說完,只見陸袂抬頭問道:“大伯娘,我娘真的害過大姐?她有這么壞?”

    “你娘不但害過大姐,還害過陸衭和陸衯,但他們的生母又反過來害過你母親和袆哥兒,其中又夾雜著一個你們親祖母,總之,這些大人之間的恩怨太復雜,大伯娘只想告訴你們,人之初,性本善,你們娘小時候也個一個善良活潑的小姑娘,可長大后,有了貪念,想要的東西太多了,所以才會一錯再錯。這些事情你們若是不信的話,可以去問你們父親或者是外祖父,對了,還有你二舅,問問他們,你們這么做對不對?大伯娘只能言盡于此,至于你們以后該怎么做,不妨多聽聽他們的話!

    顏彥說完,可巧陸端帶著陸初和陸袟過來了,顏彥拒絕了陸端留飯的提議,和他略提了提陸衯的病情便帶著孩子們離開了,她委實不喜歡陸家的氛圍。

    老一輩的人斗完了,現在又輪到這些小輩們,這個家的家風太有問題了,利益為上,罔顧血緣親情,也罔顧道德倫理。另外,家規也太散漫,丫鬟們也可以隨意當著主子們亂說話,當然,不排除這些下人們也是受主子指使的。

    總之,顏彥對陸家委實失望透頂。

    因著這份失望,中秋節顏彥也沒打算回陸家,不過她打發人往陸家送了一份節禮,同時也命青玉青釉去看望了陸衯,據說,陸衯身上的青紫色好多了,臉上也略略有了點血色,別的倒沒有什么太明顯的變化。

    至于陸袓等人,據悉仍是跟著陸鳴回了鄉下去守孝,陸端也還在老太太墳塋前守著,因此,顏彥也不好判斷陸衯的好轉究竟是因為飲食對路了還是最近沒有受到傷害。

    不過顏彥很快放下了這件事,因為陸呦來信了,說是前線的戰事比較緊張,遼國的幾座城池目前已經奪回來了,現在他帶人在叢林里和女真人周旋呢。

    還有,顏彥關心的痘疹他那邊并沒有爆發,饒是如此,耶律洪祿仍是打發了兩名大夫進了軍營,替他們種痘了,說是可以預防痘疹。

    看到這封信,顏彥思索再三,進宮去見皇上了。

    李琮見到她,似有幾分不滿,沒等顏彥開口,先是冷哼一聲,“今兒什么日子,難為你還記得我這個皇上叔叔?”

    顏彥一笑,“回皇上叔叔,彥兒不敢,只是彥兒知曉皇上叔叔和皇后都很忙,彥兒不敢輕易打擾!

    “不敢輕易打擾?那就是說有大事找我了?說吧,什么事情?”李琮說完示意顏彥坐到他對面來。

    顏彥側著半邊身子坐下來,隨即把陸呦來信中關于種痘預防痘疹的那一張紙遞了過去,李琮接過去掃了一眼,很快明白了顏彥的意思,“你是想找兩個大夫過去把這門醫術學會了?”

    “回皇上,正是,盡管大周這數十年沒有爆發過大規模的痘疹,可防患于未然總好過臨時抱佛腳,皇上想必也清楚這病一旦爆發,后果不堪設想,且我打聽過了,這種病目前并沒有有效的方子可以醫治,只能依靠病人的運氣!

    李琮自然也清楚痘疹的危害,只是如顏彥所說,大周這數十年的確沒有爆發過這病,因而他一時想不起來要防患。

    “還有別的嗎?”李琮試探道。

    事實上,他一直想找顏彥來著,火銃那邊的研究又進入瓶頸了,他早就盼著顏彥來幫他解惑,可又怕驚擾了她,因而,這段時日他也是左右為難。

    “還有就是想問問皇上,火銃進展到哪一個階段了?”事關陸呦的安危,顏彥也不敢再藏著掖著了。

    她知道,陸呦帶了不少弓弩和近距離使用的十字弩進了山林,可這些器械女真那邊也有,甚至對方用起來比他們還得心應手,所以對陸呦他們沒有優勢可言,更達不到震懾對方的目的,而火銃就不一樣了,火銃是新式武器,盡管射程和精準度比不上弓箭,但它殺傷力大,能達到震懾的目的。

    李琮等的就是顏彥這話,因而,很快命人把李穡叫來了,他知道李穡一直在跟進這火銃的研制,他對此是一知半解的,有些專用詞壓根就聽不懂。

    顏彥其實也不太懂,李穡來了之后,把圖紙和樣品都帶來了,目前有四大難關,一是彈藥放進去很容易炸膛,沒等發射出去就先把自己人傷了;二是精準度不夠,還不如火炮呢,三是射程也不夠,四,槍管上打孔的難度太大。

    顏彥回憶了下自己上一世看過的樣品,提了幾點建議,彈藥炸膛她沒辦法做出真正的子彈來,但她記得可以用鋼珠或鐵砂還有鉛彈代替,還有,槍桿是安裝在槍托上的,槍托是木頭的,至于其他幾項她就沒有辦法了,只能靠那幾位師傅去摸索。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安徽快3app 幸运飞艇倾家荡产 广东36选7历史开奖 蓝月亮免费四肖期期谁 单机(麻将) 江西十一选五牛走势 黑龙江22选5福彩开奖结果 绑定注册送10000微信捕鱼可提 互利计划 浙江体彩6+1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