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 1營長的漁網戰術


本站公告

    合成1營駐地。

    營長徐亞寧坐在坑道指揮所內燥熱難當。

    晚上的時候,指揮所內還是很涼爽的,而且挖這個指揮所的時候也充分考慮到通風問題,所以開始倒是沒什么問題。

    可到了白天,太陽一曬,新挖的指揮所內水汽蒸騰,有點兒桑拿浴的感覺。

    “鬼天氣!”

    徐亞寧用袖子擦了一把汗,上面全濕了。

    “陳光呢?”

    他環視指揮所內,尋找自己的首席參謀。

    教導員陸文博說:“在指揮車里!

    徐亞寧想了想,離開自己的行軍椅,穿過一條長長的坑道,轉了個彎,來到了指揮車所在的位置。

    這里是一個巧妙的野外指揮所。

    是徐亞寧和幾個參謀商量之后經過各種優化考慮親自設計的。

    他們選擇了一處荒草茂盛的地方,讓保障連用機械挖開地面,做了一個縱橫交錯的坑道網,并且在其中一處掏空做了營指揮所,指揮周圍有陣地,還有鏈接這一處停車場。

    說到這個停車場,那可不一般。

    其實就是個大坑,裝甲車都開到坑里去,上面用偽裝網加上那些挖出來的整塊的草皮和各種植物遮蓋上去,別說是空中,就算是靠近了,不仔細看還真以為是個草原上常見的亂草堆而已。

    整個營如今已經分散開來,散布在方圓20公里的范圍內各自隱藏。

    徐亞寧之前和莊嚴交過手。

    對手的實力他心里有數。

    在基地藍軍旅中,莊嚴有個綽號,叫做“莊閻王”,這個綽號本來是特種偵察營的兵給莊嚴起的,據說因為訓練太苛刻,要求太高,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因此那些兵提到莊嚴腿肚子就打顫。

    光是別人傳說徐亞寧還不信。

    有回在野外統一聯訓,天氣熱,偵察營炊事班煮了一大桶淡鹽水抬到訓練場上給那些突擊隊員喝,結果莊嚴讓那個姓牛的副連長直接將水倒在地上。

    當時就把徐亞寧給震驚了。

    水倒在地上,有些滲入土里,有些留在凹下去的地表上形成水洼。

    莊嚴對那些突擊隊員說,要喝,就從地上想辦法把水弄到自己的嘴里,才能喝。

    事后徐亞寧聽人說,在特種偵察營,每一個兵在訓練時都要按照戰場最惡劣最糟糕的情況下的標準來生存下去。

    按照莊嚴的說法就是,打起仗來,不會天天都有良好的補給,萬一沒了補給,怎么才能熬下去的同時還能完成任務,這就是每一個偵察營士兵的底線。

    徐亞寧感覺“莊閻王”真的瘋了。

    雖然自己的營訓練也很苦,但是跟他們偵察營一比,那簡直就是毛毛雨!

    起初很多人對這種訓練方法看不下去,有人甚至還去旅部告過狀,說莊嚴太軍閥了。

    但最后也沒見旅首長對莊嚴有什么動作,久而久之就沒人再多說什么了。

    要說莊嚴給徐亞寧的印象,一開始的感覺是——這家伙倒是挺能折騰的。

    為啥說折騰?

    訓練上的標新立異就不說了,光是他們偵察營,居然還自己向旅部申請了一個代號——閃電。

    除此之外,還有自己獨立標記的臂章,和旅里的不一樣。

    嘿!

    又是搞特殊化。

    一開始,徐亞寧覺得莊嚴這人是那種持寵生嬌背后有人的人,聽說參謀長嚴肅是他新兵連的戰友,還一起在紅箭特種大隊里服過役,感情極好。

    莊嚴能來藍軍旅,也是嚴肅給推薦的。

    所以,徐亞寧起初挺瞧不上莊嚴。

    感覺就是個嘩眾取寵的貨,這種人在部隊也不是沒有,裝逼搞表面功夫,實際上是銀樣閖槍頭,沒啥真材實料。

    這種看法直至1營和偵察營一起搞對抗性演練科目,這才讓徐亞寧心服口服。

    一般來說,在戰場上的合成營和偵察部隊有交集的地方當然不是正面的進攻或者防御對抗,都是反偵察、反破襲之類更靈活的對抗模式。

    徐亞寧是裝甲兵學員畢業的,玩裝甲戰術是老本行。

    幾個偵察兵,開的都是輕裝甲偵察車。

    何況了,自己的營下面也有個直屬的偵察排,裝甲偵察嘛,就是發現對方的車隊。

    現在的戰場雷達和聲光電偵測系統如此先進,加上無人機和衛星之類的配合,要搞清楚莊嚴那些偵察兵的動向還是難事嗎?

    一旦發現,優勢兵力合圍之下,莊閻王恐怕就要變成莊孫子了。

    只是,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到了模擬實戰中,徐亞寧忽然發現自己還真是打了自己的臉。

    3次較量,次次敗北。

    無論他使用什么辦法,就是對莊嚴的偵察分隊沒轍。

    就算能擊斃其中一些小分隊,可是總會被另外的分隊發現指揮部,最慘一回,莊嚴帶隊直接攻入了營部,布防在周圍的裝甲車連啟動的機會都沒有,自己就成了俘虜。

    第一次敗北,徐亞寧覺得是自己輕敵。

    第二次敗北,徐亞寧認為是莊嚴運氣好。

    第三次敗北,徐亞寧當了俘虜,徹底啞巴了……

    這是第四次。

    戰前,徐亞寧對莊嚴已經完全沒有了輕視,這回是慎之又慎,組織了參謀們關起門研究了三天兩夜,敲定了目前這一套“漁網戰術”。

    什么叫“漁網戰術”?

    這是徐亞寧自己定的名字,也是他的得意之作。

    他將自己下面的所有連隊全部打散,按照排為單位在整個防區內布置成為一個個點,并且盡力做好反偵察的隱蔽和偽裝,派出潛伏哨監視隱蔽點周圍的一切。

    這種布防模式看起來兵力過于分散,但徐亞寧已經做過周密的計算,每個排之間的間隔不超過一公里,由于是在大草原上,加上合成營本身的機動性極高,可以相互呼應。

    關鍵是這種遍地開花式的布防方式讓整個防區看起來就像一張大漁網。

    只要偵察部隊的人進來,由于一個個排之間遍布的密集度很高,就等同地雷,肯定會踩中一個。

    只要踩中一個,周圍相鄰的三個排會聯合起來對其進行圍剿。

    按照徐亞寧的計算,三個排的裝甲部隊加起來對付一支輕型偵察分隊,絕對綽綽有余。

    更何況,就算莊嚴手下的偵察兵太強悍,附近還可以繼續增兵。

    他就不信,莊嚴一支排級的偵察分隊能頂住一個滿編步裝連的圍攻?

    除非他是神仙!

    而且,他定下了這次反偵察的作戰原則,以靜制動。

    不主動出擊,不主動搜索,不主動巡邏。

    反正就像釘子一樣釘在原地,在周圍布置潛伏哨。

    就等著莊嚴的偵察兵首先忍耐不住,只要他們出動偵察分隊過來偵察,就輕而易舉吃掉他!

    ——————————————————

    求月票!

    每天保底兩更,現在是516月票,每增加200月票我加一更。

    x

    
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浙江体彩6十1预测专家 国家福利彩票北京快乐8 赛车怎么看走势技巧 幸运28评测网 哪个网站彩票预测准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大厅 江苏省七位数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人工计划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怎样玩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