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亂仗


本站公告

    “哪里打炮?”



    正在大營做準備的張高薊突然聽見一聲炮響,頓時一驚,連忙喝問道。



    “副帥,是不是炮隊那邊出了什么意外?走了火了?”一員小將疑惑道,但張高薊卻絲毫不敢怠慢,急忙讓去打探情況,可親兵剛剛出營,又是一聲炮響傳來,此時張高薊已臉色大變,甚至連身上未穿全的戰甲都顧不上,直接就向帳外沖去。



    當他沖出營帳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朝著北方望去,只見大營北邊一片喧嘩,不少人在慌忙奔跑著。



    “不好了副帥,清狗……清狗出城偷襲我軍!眲偝鋈ゴ蚵犗⒌挠H兵帶著一員小將快步奔來,喘著粗氣報道。



    “什么!”張高薊心中一沉,顧不上詢問清軍是怎么出城偷襲的,此時此刻最緊要的是立即組織防御。張高薊畢竟身經百戰,他非常清楚一旦被清軍攻進大營,以目前明軍的狀況必然會給打個措手不及。



    眼下,時間是最重要的,只要擋住清軍,待他整頓兵馬,才有一戰的可能。



    張高薊二話不說,立即傳令各營就地集結組織防御,同時他帶著身邊幾百親軍先趕了過去,一路上張高薊大聲喝叫讓驚惶的明軍組織起來,另外還讓親軍打出他的帥旗,以確保大營不被崩潰。



    還多虧了六哥,在緊要關頭六哥接連用佛朗機向清軍開了兩炮,雖說這兩炮并沒有打著多少清軍,但這兩炮不僅及時提醒了明軍,而且因為這兩炮打的突然,偷襲的清軍也未預料會發生這種情況。



    當兩炮下去,摸向明軍大營的清軍頓時大驚,許多清軍還以為自己偷襲的動靜已被明軍知曉,大營那邊的明軍早就嚴陣以待等著他們到來了。一時間,清軍部隊稍有混亂,甚至跑在前頭的清軍已忐忑不安地左盼右顧,一旦明軍大部隊出現,恐怕就得轉身而逃了。



    虧得清軍帶兵將領沉得住氣,見明軍開炮同樣一驚,可馬上就發現情況不對,如果明軍早就有所防備,那么絕對不會就此開這兩炮,這兩炮一無準頭,二打的時機也不對,何況兩炮后明軍那邊也未有什么動靜,所以清軍將領馬上判斷出明軍并非有所準備,而是剛剛發現他們這才慌忙開炮示警。



    “兄弟們,沖!為大清獻忠的機會到了,殺!殺反賊!”清軍將領大喝一聲,身先士卒沖在前頭,見當官的都開始沖了,清軍士兵頓時也跟著沖了起來,向前跑了一段路,瞧見明軍大營那邊只聽得喧嘩卻沒有攻擊出現,這些清軍士氣頓時大振,一時間喊殺聲震天,鋪天蓋地地殺了過來。



    當清軍殺到的時候,大營的明軍已組織起了部分部隊,但由于此時此刻距離太近,大炮已失去了作用,明軍只能勉強整好隊列向著已經沖到跟前的清軍迎了上去,兩股洪流頓時狠狠撞在了一起,刀光劍影中,廝殺震天,雖然明軍訓練有素,士兵更為精銳,但由于此時組織起的人手不多,再加上被清軍打了個措手不及,敵眾我寡之下明軍瞬間死傷慘重,僅片刻就丟掉了炮營一帶。



    “剿殺反賊在此一舉,兄弟們,要立功的給老子殺!殺一個反賊賞銀三兩,百戶賞十兩,游擊一百兩,參將以上無論生死賞一千兩并升三級!殺!”



    見此,劉泰大喜過望,指揮部下直向明軍大營突去,只要攻進大營,這仗十之八九就贏了。為激勵士氣,劉泰陣前宣布了賞額,一時間占了上風的清軍被激得嗷嗷直叫,尤其是那些剛沖破組織起來的明軍的先鋒,更是殺紅了眼,望向前面的明軍大營,仿佛就看見白花花的銀子和頂戴在向他們招手。



    當張高薊好不容易聚攏了近千人趕到的時候,營北的明軍已損失巨大,不僅炮營丟了,就連就地組織起來的明軍在苦戰中節節敗退,眼看著明軍就要崩潰。



    見此情況,張高薊也急了眼,二話不說親自帶人就頂了上去,堂堂副總兵親自上陣,一把大刀上下翻飛,連劈三五個清軍后,這才勉強擋住了清軍。



    “副帥,這樣不行呀,清狗子太多了!”跟隨張高薊廝殺的小將片刻中就受了不輕的傷,半邊身子已被鮮血染紅,只見他神色慌張,手中的刀拼命格擋著,在幾個清軍的圍攻下已無還擊之力。



    一刀砍掉正面一個清軍的胳膊,張高薊根本就來不及順勢了結對方,只見他腳步一閃,斜向圍攻小將的一個清軍后背砍去,只見那清軍根本就沒來得及,一聲慘呼聲中頓時撲倒在地,然后張高薊手中大刀又朝另一清軍揮去,這才解了那小將之圍。



    “擋不也要擋,都給老子擋!只要擋住些時間,等大營那邊的人馬過來非得讓這些該死的家伙瞧瞧老子的厲害!”張高薊怒目圓瞪,大聲喝叫著,那小將連忙應了一聲,隨著張高薊拼命廝殺。



    而在這時候,清軍那邊也瞧出了張高薊軍官的身份,雖然暫時不知他是誰,但從他的穿著和氣勢來看,絕對官小不了。



    劉泰的賞額說的清清楚楚,參將以上無論生死賞一千兩并升三級,如果能殺了張高薊,砍下他的腦袋,那么飛黃騰達就在眼前。



    “殺!殺!”紅了眼的清軍頓時爆發出極大的戰斗力,如潮水一般朝張高薊這邊撲來,張高薊雖然武藝高強,但雙拳難敵四手,何況如今敵眾我寡,一時間張高薊是險象環生,如不是身邊親兵拼死相救,弄不好張高薊就得血濺當場。



    突然,一聲慘叫入耳,張高薊眼角朝右邊一看,只見剛才被他救下的那員小將此時身中數刀,全身早已成了血人,張大的嘴中不住的有鮮血涌出,整個人搖晃著撲倒在地,眼看著就不活了。



    “副帥,清狗勢大,您先退……!



    “退個屁!給老子殺!”張高薊不知道已砍了多少刀,一刀接著一刀,倒在他面前的清軍估計也有十幾個了,可是清軍依舊前赴后繼朝著他撲來,張高薊只覺得手中的刀越來越沉,就連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



    但這時,張高薊所帶的近千明軍已損失了大半,就算還在廝殺的人也大多帶著傷,瞧著情況不對,親兵隊長帶人拼命上前抵擋,同時又有兩人架起張高薊拖著就往回跑。



    要知道張高薊可是主將,一旦他身陷此處,那么這仗就不用再打下去了。幸虧剛把張高薊拖下去,后面趕來了數百明軍援軍,見此情況連忙上前迎戰,這才讓憤怒不已的張高薊松了口氣。



    “副帥,您沒事吧?”帶兵援救的是一位游擊,見全身是血的張高薊他頓時嚇了一跳,急忙問道。



    “老子能有什么事?”張高薊雖然氣喘,但聲音依舊洪亮,接著直接問道:“其余各營的兵呢?怎么還不來?”



    “請副帥放心,各營正在組隊,末將先行趕來,其余部隊隨后就到!”



    “好!”張高薊大喜,把大刀朝地上一插:“老子就在這看著,你上去給老子頂住那些清狗,等后續兵力一到就同老子一起把這些清狗殺回去!”



    “得令!”游擊答應一聲,轉身就帶人沖了上去,張高薊穩穩站在原地,目光朝著廝殺的方向看著,同時等待援軍到來。



    游擊說的沒錯,各營的確在組隊救援,但由于事發突然,大軍組織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援軍都是一營甚至半營陸續趕來。雖然來的人不算少,可陸陸續續地增援卻無法形成有效打擊,而且這時候清軍已經打出了氣勢,士氣高昂的清軍仗著人多依舊占了上風。



    見到自己的部下一個接著一個倒在陣中,張高薊痛得心如刀攪,兩眼赤紅。這種亂仗,使得明軍的優勢無法發揮,只能用這種方式和清軍硬拼消耗,所帶來的損失是異常慘重的。



    這時候,張高薊只希望自己的隊伍能盡快完成全部調動,然后擊退來犯的清軍。但這需要時間,以雙方目前的情況來看,也只有先死死頂住對方的猛攻,隨后再想辦法反擊。



    同時,張高薊心中郁悶不已,他不明白清軍為什么會突然間偷襲自己大營,難道是因為自己的戰術不當被劉泰發現了什么?可劉泰為何又會如何確定呢?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探馬在哪里?要知道大營扎下后張高薊是派出斥候的,按理說南昌的清軍出城應該得到消息,可清軍這回偷襲卻未有任何報告,如不是自己營中有人放炮示警的話,也許等清軍殺進大營自己才會得知。



    這些疑惑,令張高薊百思不得其解,可現在卻不是深想這些的時候。隨著時間的推移,反應過的明軍漸漸組織起了有效抵抗,終于把清軍給擋住了,當見到陣腳穩住的時候,張高薊終于松了口氣,而正當他準備組織部隊進行反攻的時候,突然間就聽得右邊猛然傳來震天的喊殺聲,張高薊聞聲臉色大變,這喊殺聲是怎么回事?難道又冒出來股清軍不成?

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澳门棋牌网上官网 黑龙江36选7新开奖 6合宝典app的网址下载 西甲超级杯 516棋牌游戏安卓 广东11选5游戏规则 20选5开奖结果今天号码 安徽安庆闲来麻将 篮球比分118直播 遇乐棋牌二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