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何去何從


本站公告

    正當張高薊終于拼死穩住陣腳,伺機反擊的時候,劉泰設在城外的部隊突然出現在大營的東側,這使得剛剛組織起來的明軍瞬間大亂,而正面清軍見到奇兵出現,士氣更是大振,兩邊同時猛攻,這一下子明軍就吃不住力了。

    “副帥快走!清狗子馬上上來了!”一個參將帶人沖到張高薊近前,此時此刻張高薊是又驚又怒,大聲呼喊著試圖挽回敗局。

    “老子不走!老子要和清狗拼了!老子死也要死在這里!”張高薊紅著雙眼喝道,手中的大刀已被他提了起來,就算在他面前的是個參將:“誰敢擾亂軍心,老子的刀可不認人!”

    “副帥!”局勢危機,明軍全線已在動搖,崩潰就在瞬間。參將心中大急,對張高薊道:“副帥別忘了大帥還在新建!如副帥身葬此地,豐城誰來守?一旦豐城丟失,大軍失了后路,副帥就算是死也擔不起這責任!”

    此言令張高薊頓時一愣,參將連忙向左右使了個眼色,幾個親兵趁張高薊分神的機會一下子沖上來打落他手中大刀,隨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張高薊如同囚犯一般捆綁起來,然后拖著就走。

    “放開我!放開老子!我大明只有戰死的將軍,沒有逃跑的副總兵!放開老子!”張高薊掙扎著大喊,但喊了沒幾句一個親兵說了聲得罪,直接把一團部塞入他的口中,這一下張高薊只能發出嗚嗚聲。

    “帶副帥立即向南撤離,本將在此斷后!”參將吩咐道,隨后朝著張高薊鄭重其事地行了一禮:“副帥,多多保重,兄弟們等副帥卷土重來,再為我等報今日之仇!”

    說完,他拿起張高薊的那把大刀,招呼著部下就朝著清軍方向趕去,見到此幕,張高薊頓時淚流滿面,自責不已。

    這一仗從清晨一直打到午時,最終張高薊在數千明軍拼死護衛下殺出重圍,向南逃回豐城。之后陸續逃回的明軍總數加起來不到三千人,此戰明軍陣亡、俘虜近七千人,不僅失了大營,還丟了一應輜重,就連軍中攜帶的大炮也丟得一干二凈,可謂慘敗。

    劉泰的清軍損失也不小,但相比明軍而言卻只有二千多人,此仗可以說是清軍和明軍對陣以來贏得的最大勝利,戰后士氣高昂的清軍趁勝追擊,一直攻到豐城,在豐城下耀武揚威了一番后這才離去。

    南昌一戰,由于張高薊所部大敗,當消息傳至新建時,楊勖大驚失色,他怎么都沒想到看似天衣無縫的戰術居然會出了如此漏子,如今南昌方面的部隊已撤回豐城,殘部再加上豐城守軍僅能勉強自保,而沒了繼續攻擊南昌的能力。

    不僅如此,新建的鮑堅也未像預料中那樣棄城而逃,反而派出小股部隊搜索新建四周,這樣一來,楊勖的主力根本就瞞不住,幾萬大軍又不是幾個人,仔細搜索很快就會被鮑堅發現。

    如此,楊勖聲東擊西,引蛇出動的計策已落空,隨著南昌兵敗后鮑堅又堅守不出,想以最小代價拿下新建、南昌二城已不可能了。

    “大帥,如今我軍下一步如何走?”楊勖軍中,幾個高級軍官匯聚一堂,當得知南昌兵敗后,楊勖第一時間就把他們找了過來。

    此時此刻,楊勖面沉如水,誰都瞧得出這位楊大帥糟糕的心情。

    “依我看現在不如撤回豐城,先確保豐城防御,然后再想其他辦法穩妥些。”一個參將忍不住說道。

    “不行!一旦我軍撤回,這不前功盡棄了?”另一人當即反駁。

    “可如果不撤回,萬一豐城不保,我軍后路就被截斷,你可別忘了我軍渡江所帶輜重并不多,軍中糧草僅只夠半月之用。”

    “這話說的有理,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大帥,我軍的計劃本就是輕取新建,而現在此計劃已無法實現了,一旦糧草不濟,這軍心必然動搖啊!”

    眾人七嘴八舌,爭執不休。但從總的來講建議撤軍的占了多數。其中固然有南昌之敗的原因,同時也有著糧草的問題。

    正如有人提出的,楊勖的主力之所以執行當初的計劃,目的是要為了引蛇出動,以最快速度和最小代價拿下新建。從整體計劃來看這計劃是可行的,但因為南昌那邊出了岔子,從而導致如今進退兩難的情況發生。

    大軍一日消耗糧草數量極大,楊勖的大部分軍糧都在豐城,渡江所帶的僅只夠半月使用的。按照原來計劃,這些數量已經足夠了,只要新建拿下,那么部隊完全可以從新建取得補給。而現在新建一時間是肯定拿不下了,南昌兵敗后誰又無法保證后勤能沒有絲毫問題,一旦軍中開始斷糧,就算明軍再精銳也將陷入困境。

    面對如此情況,一向沉穩的楊勖也失了平常心,他遲遲無法做出決定。最后,他把目光向一直未說話的章岳望去,詢問章岳的意見。

    “依我看來,此戰打到現在這程度,之前計劃已無法執行了。”章岳開口說道:“眼下關鍵的是兩點,其一是糧草,其二就是新建究竟打還是不打。”

    “這不廢話么?”一人當即道。

    “住口!”楊勖厲聲喝罵道,那人嚇了一跳,連忙閉上了嘴。

    章岳仿佛沒聽見之前那人的話,頓了頓繼續道:“這兩點中,糧草是最重要的,軍中如無糧草,不要說打仗了,甚至自潰也是有可能的。虧得我軍出發之前帶了些糧草,雖然不多但也能供大軍用半月了。依我看,目前需確定的是豐城是否無礙,張高薊雖然兵敗,但此時已退回豐城,大帥應盡快派人去豐城確定豐城的情況,如豐城可守,那我后路暫時無憂,我軍可派一部由豐城保證糧道。如此一來,打不打新建全在大帥一意之決。如豐城危急,那大帥也可揮師回軍,先確保豐城安全。”

    楊勖微微點頭,章岳的話說的不錯,現在部隊還未到山窮水盡的地步,軍中糧草還夠十多日使用,馬上撤軍有些倉促了,在楊勖看來,局勢還沒到最糟糕的地步,雖然南昌大敗,但他的主力還在,新建是必須要打的,只要確保糧道無失,付出再大的代價也得拿下新建。

    想到這,楊勖頓時有了決定,下令派一支部隊按章岳所說的立即前往豐城,以搞清楚豐城那邊的情況和確保糧道,大軍繼續監視新建之敵,等豐城那邊消息打探清楚后再進行下一步。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