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 生的希望(求訂閱、)


本站公告

    不提警方是如何查案的,陳羽這邊已經開始了對患者的治療。

    不論來的究竟是什么人,也不論他到底做過什么事,只要進了醫院,又確實需要治療,那他就是患者,醫生便會盡心盡力的對他進行治療。

    陳羽眼前的這個患者也是一樣,他或許和之前兩起命案有關,亦或許他就是兩起命案的兇手,但陳羽并沒有在意這一點,對于他而言,他只需要考慮怎么把他治好。

    腫瘤細胞擴散全,這在正常況下已經是沒有治療的必要了,就像陳羽對兩個警察的那樣,這種況下醫生都已經不考慮治療,而是怎么樣讓患者在生命的最后階段盡可能的延長存活時間和提升生存質量了。

    但對于陳羽來,他卻有些想要挑戰不可能。

    就像當初研究廣譜抗癌藥物一樣,陳羽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治愈癌癥。

    廣譜抗癌藥物雖然可以抑制腫瘤細胞活,做到抑制住癌癥惡化,但卻并不意味著能夠治愈癌癥。

    比如城之內博美的前女友椎名裕子,她雖然能夠通過服用藥物抑制腫瘤活,但因為她自的特殊況,她體里的腫瘤并沒有被切除。

    盡管腫瘤對她的體的危害已經被壓制到了最,在她繼續堅持服藥的況下,她是與正常人沒有區別的,但這并不能改變她依舊是個癌癥患者的事實。

    而這也正是陳羽在完成了對廣譜抗癌藥物的研究之后,所想要攻磕課題,究竟該如何徹底治愈癌癥。

    對于死靈法師,這不是一個難題;對于半神,這也很簡單。

    但是對于一個醫生來,這卻很不容易。

    陳羽花費了不少精力從《多元宇宙通用死靈法術大全》上尋找可以普及的方法,但成果卻并不喜人,加上他又被其他事牽扯了精力,以至于這項研究的進度一直很緩慢,他也只是將幾個研究課題和相關資料交給了自己實驗室的研究員,讓他們去攻關而已。

    不過這些研究員也不是吃白飯的,有了陳羽給的研究方向和相關資料,他們還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而這些成果在陳羽這里匯總之后,就變成了他手上這一份帶著實驗質的治療方案。

    當然,盡管是實驗質的治療方案,但對于陳羽來,保住這個患者的命卻并不成問題。

    至于是否能夠治愈這個患者,如果只采用常規治療方式或許成功的可能在兩可之間,但如果不限制使用法術的話,陳羽能明就讓他去參加鐵人三項。

    只是陳羽雖然能夠治好這個患者,但他到底能不能活下來,卻還要看他自己。

    對于一個死志堅定的自殺者來,他如果一門心思想去死,那再有本事的醫生也阻止不了他。

    所以陳羽必須先見一見患者,至少喚起他的求生意識,使得他配合治療,這樣才能夠去考慮該怎么保住他的命。

    —————————————————

    來到病房,陳羽看著躺在病上的患者,沖他打了個招呼:“你好,我是你的主治醫生,我叫陳羽,你可以叫我陳醫生!

    “你是陳教授?!”患者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陳羽,眼睛里頓時綻放出光彩來,但卻轉瞬又黯淡下去。

    查出來患癌癥,這名患者當初也曾積極尋求治療過,而當時陳羽研究出廣譜抗癌藥物的事正被媒體長篇累牘的報道,他自然知道陳羽是誰。

    只是他之前因為工作的關系,耽擱了治療時間,當查出來他有癌癥的時候,已經是晚期了。

    陳羽開發出來的廣譜抗癌藥物他也用過,藥物確實起了作用,抑制了癌細胞的活,但擴散的癌細胞還是對他的體構成了損害,加上后來的遭遇,他才會放棄治療而選擇自殺。

    “你認識我?”陳羽笑了一下,并沒有奇怪這名患者為什么會認識他:“既然你知道我是誰那就沒問題了,放心吧,我會治好你的!

    對于陳羽的這句話,這名患者卻搖了搖頭,不相信的道:“醫生你就別騙我了,我已經是癌癥晚期,癌細胞擴散到全了,就算你是陳羽教授,你也沒辦法救我的命了,我這種程度的癌癥怎么可能治得好?要是能治好,世界上也不會每年癌癥死那么多人了!

    “你既然知道我是誰,就應該知道,我不是一般的醫生!边@名患者不相信自己,陳羽對垂是很理解,畢竟癌細胞擴散了還能治好的,在這個世界還沒有一例。

    所以聽到陳羽這么,這名患者也只是反問道:“不是一般醫生又能怎么樣,你還能治好我不成?”

    “不是一般醫生,也就意味著我能夠做到一般醫生做不到的事!标愑鹗掌鹆四樕系男θ,走到病前看著這名患者,對他認真地道:“我不知道你都經歷了什么才想要自殺,也不想知道原因。但如果你只是因為癌癥治不好而選擇自殺,那我可以告訴你,我有把握治好你!

    陳羽的話頓時讓這名患者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如果是其他醫生,這名患者或許還沒有這么容易相信,但陳羽是研究出廣譜抗癌藥物的超級醫生,他也聽過陳羽的名聲,現在陳羽這樣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有把握治好他,這就好比一個溺水的人遇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當然要牢牢地抓住。

    “陳教授你真的能治好我?”男子還是有幾分不敢置信,抓住了陳羽的手向他追問著,生怕陳羽只是在騙他。

    “不能是百分之百治好你,我打算在你上嘗試的是一種全新的治療方案,目前還處在實驗階段,并沒有在臨上實踐過,所以還是存在一定風險的。不過只要你積極配合治療,理論上來,這方案還是能夠治好你的!标愑鹣蚧颊呓忉屩,并沒有隱瞞這其中的風險。

    然而男子此時聽了陳羽的話,卻仿佛重新找到了生的希望一般,用力點著頭道:“我一定配合治療!”

    bq

    
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本金已经亏完会怎么样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 海南4十1彩票开奖规则 贵州十一选五台子 急速赛车怎么玩 正规在线配资公司 快中彩中奖方式 内蒙古11选5基本走势图 新快3怎样玩最易中奖 山西快乐十分实时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