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最后贏我的機會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好吧,既然金少都這么說了,那我應該是誤會了!标愱枌χ时氲溃骸昂苓z憾,你騙了我,挑撥我和金少的關系,所以你必死!

    “不...不要...”

    肥彪惶恐的搖頭,連連后退。

    “嘭!”

    陳陽毫不猶豫扣動扳機,子彈擊中他的心臟。肥彪的聲音靜止了,倒在地上,當場斷氣。

    金峰倒吸一口涼氣,雙手暗暗哆嗦了下。

    望著已經斷氣的肥彪,金峰有些心疼,肥彪確實是金家扶持起來掌管灰色地帶的,現在他死了。一時間上哪找人取代他,斧幫必定大亂,不知還要費多少心思才能再扶持出一個喪彪呢。

    金峰家里的十幾個保鏢,聽到槍響才跑過來,當看見地上的肥彪時,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金峰,以及警惕的盯著陳陽他們。

    “金少,既然是個誤會,那抱歉打擾了,我們這就離開!标愱栒f道。

    兩人剛要走,金峰忽然叫道:“等等!”

    “怎么,金少想要留我們哥倆?”陳陽轉身似笑非笑道。

    金峰確實很想留下他們,卻沒有那個把握,萬一保鏢們不是他們的對手,那自己必死無疑。所以只能打消這個念頭,道:

    “你想多了,我只是好奇。若是今晚我說肥彪是我指使的,你會怎么樣?”

    陳陽稍楞,回道:“既然和金少沒關系,你為何想知道呢?”

    “純屬好奇!

    “好吧,那我就滿足金少的好奇心!标愱栃α诵,道:“當然是加倍奉還,畢竟命只有一條。有人惦記著,說不定哪天運氣背就失去了。換作是你,難道你不想鏟除這個隱患嗎?”

    “所以你會殺了我?但你應該知道,我背后是整個金家,難道你不怕金家的報復?”金峰沉著臉道。

    “命都沒了,你會怕嗎?”陳陽再次反問道。

    “.......”

    金峰無言以對,寒著臉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們可以走了。

    兩人從別墅里走出來,上車見他們沒有追出來的意思,兩人才發動離開。

    路上老貓有點不解道:“陳陽,我就搞不懂了,他否認難道就算了?那咱們還有必要跑這一趟嗎?”

    陳陽笑道:“來之前我也沒想到他在肥彪面前否認!

    “既然有肥彪這個人證在,咱們干嗎還給他狡辯的機會?”老貓郁悶道。

    “他是金家的繼承人,如果殺了他,勢必會引起金家瘋狂的報復。所以殺他還不到時機,今兒主要目的是挑釁他,表明戰意。讓他們知道,從此咱們和金峰趙靖勢不兩立!

    “你說得對,我不用管他承認還是否認。但在剛剛他否認的時候,我改變了想法,才有借口殺了肥彪。你想想,肥彪是他們扶持起來的傀儡,若是他死了,對金家百害無一利,相比口頭上的打擊,還不如殺了肥彪這個傀儡實際點,對嗎?”

    聽完,老貓才漸漸明白過來,舉起拇指道:“槽,我現在才發現你心眼那么壞呢!

    處理完這件事,兩人心情大好;氐郊依,和白少龍喝了頓酒慶祝一番。

    如陳陽所說,斧幫是當地最有實力的地下勢力,肥彪這個話事人一死,震驚了整個道上,雖然斧幫的骨干都嚷嚷著要報仇,更多人其實已經在想怎么頂替肥彪那個位置了,覬覦這個位置的人不少,一時間內訌就出來了,陷入了混亂,讓金家特別頭疼。

    金峰更覺得憋屈,第二天就找趙靖,怒道:“這個陳陽可比白少龍囂張多了,昨晚他竟然說,如果我承認肥彪是我的人,他會殺了我!

    “媽的,簡直是狂妄無邊。靖哥,我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你說該怎么辦,咱們得想辦法處理掉他。!”

    “這兩人的強大,出乎了我們的預料。肥彪好歹手底下也有好幾百個狠人。竟然輕易就被他們兩個給抓住了!壁w靖開始感到了壓力,不敢再小瞧白少龍,尤其是見識了陳陽的本領后,甚至隱隱覺得他們比王致軒這個潛在的對手難對付。

    “對了,劉天這幾天有什么動靜嗎?你去看看他現在什么態度,還有那個馬東,那晚在酒會,他們針鋒相對。馬東落了那么大的面子,他難道可以善罷甘休嗎?”

    “好,我晚上就去約見他!

    夜晚,若不是老貓提醒,陳陽都忘記和王婭寧之間的賭注了。

    于是吃完晚飯,陳陽便拿著白少龍保時捷的車鑰匙,走了出去。

    剛上車老貓也拉開副駕駛坐了進來,陳陽問道:“你去干嘛?”

    “廢話,王婭寧一幫啦啦隊喊加油呢。我當然也得去給你撐撐場面!崩县堃е粋蘋果回道。

    陳陽笑了一聲,道:“你丫是和人妹子約好了吧?難怪記得那么清楚!

    半個小時后,陳陽來到了上次的連綿山道,在入口處的時候,幾輛豪車已經拜訪在路邊,幾個男男女女的聚在一起,聊得火熱。

    “貓爺!

    兩人把車停下,有兩個穿短褲的妹子,立馬朝老貓高興得揮手道。

    “貓爺來了!

    老貓風騷的甩了甩那幾寸長的頭發,嘚瑟的走下去。

    陳陽看得有些無語,沒想到這家伙倒是和妹子進展得挺快,陳陽有些無語。自己是不是高冷了些?所以那些妹子都不想搭理自己了?

    “喂...”

    這時,王婭寧走到了他的車頭,把腳踩在車蓋上,挑釁道:“我還以為你不敢來了呢!

    陳陽把車窗放下,看著她穿一身賽車制服,整得跟職業賽車手似的,暗自好笑,這些人只會做表面功夫,來給自己信心。實則只有菜鳥才會整這些虛頭巴腦的,就像去公園打籃球,往往是那些穿著科比喬丹球衣的技術最菜。

    “別忘記我說過,這是你最后一次贏我的機會,若是輸了,以后不準再來煩我!

    王婭寧有些惱火,指著他道:“你別給我囂張,比了再說。搞得你一定能贏似的!

    “好,那就廢話少說,陽哥今晚還想早點睡呢。要不要讓你十秒鐘?”車能要玩味道。

    “看不起誰呢,不用你讓,老娘要光明正大的擊敗你!蓖鯆I寧冷哼道。

    “有信心是好事,不過你可能會連我的車尾燈都看不到!

    “你....”

    王婭寧抓狂的跺腳。

    不一會,兩輛車并排在一起,一名身材火爆的妹子,站在前方路中間,打著手勢,示意倒計時準備。

    ‘整得挺像回事!愱栃α诵。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河南11选5分布走势图 江苏快32期计划 海王2电玩城下载送分 最近5天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电玩城街机ios下载 运输板块股票 正片白小姐六选一肖中特 闲来湖南麻将手机版 排列七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