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主人除妖(33)


本站公告

    檸檬解憂屋正文卷第273章主人除妖寧萌剛一靠近蘋果樹,她就感覺到身體里的血液在不斷地沸騰,眼睛也好疼。



    她揉了揉眼睛,眼前只短暫出現了一片通紅接著有恢復了平常的狀態。



    或許,真的生病了或者受傷了吧。



    黑神遠遠地看著,心道,看來她比我想象的更有用處。



    那柱黑色的蘋果樹是黑神千年來收集了無數有特意功能的人類的鮮血澆灌而成,他相信用這些血液澆灌出來的果實可以在他的夫人蘇醒的時候給她提供充分的營養,保證她盡快恢復原狀。



    當他看到寧萌靠近黑色蘋果樹時,蘋果樹不停積極響應的時候,他就知道寧萌的血一定很特別,特別到蘋果樹都主動渴求了。



    這么快就要讓她當飼料嗎?不,那太可惜了,要一點一點取,讓她成為一個源源不斷的造血袋。



    “萌老板,你醒來后還沒吃過東西呢,我們去吃飯吧!



    黑神讓寧萌挽著自己的胳膊,他堅信自己此時是一個正直無比的護花使者。在通往餐廳的路上,他們經過了王帥帥的房間。



    門關著,寧萌仍舊停下了腳步,問:“那里面的是誰?”



    黑神說:“一位客人,正在休息,我們快去吧!



    他說話的時候特別注意觀察了下寧萌的眼神,當他確認寧萌只是單純得對一扇關著的門有些好奇的時候才帶著寧萌繼續往前走。



    一餐完畢,黑神拿著小刀走到寧萌面前說:“餐后要放點血,這樣才能讓食物消化地更快!



    還有這種說法?



    不過當寧萌看到黑神在自己的手指上也劃了一道的時候便將信將疑得把手指遞過去了。畢竟她記不起來的事情太多,也許這是從前必備的事情呢。



    黑神在寧萌的指尖上劃了一點,接著又滴了血出來這才吩咐人將寧萌送了回去。



    寧萌翻弄著房間里的東西,或許可以從這些東西里面看出點端倪,可是她一點線索也沒找到。



    是啊,失憶了,可是為什么失憶呢?如果身處熟悉的環境里總能想起點什么吧,除非這里并不是她熟悉的環境。



    也對,那個叫黑神的人說過,我是負責打理一家店的,也就是說我不太來總部,自然對總部的一切不會太熟悉。



    寧萌為自己的局促不安找了個很合理的解釋。她晃了晃手指。她總覺得在這手上應該有個物件,她平時經常墊著玩的,可是那物件不見了。



    黑神給我飯后放血?這是一個普通人能做的事嗎?該不會是什么奇怪的組織吧。



    好在寧萌還保有點作為人類應該有的智商。



    她并不完全相信黑神,可她看得出來在這個地方黑神的話是絕對的命令,不管她想干什么,至少現在她還是聽黑神的話好。



    黑神帶著剛從寧萌的指尖得來的血液到了黑蘋果樹前。他把那一小碟血液輕輕地湊了過去,黑蘋果樹就伸展開枝葉不停地夠著那棵碟血液,貪婪著吮吸著這難得一見的美味。就連黑神也從來沒見過黑蘋果樹這樣瘋狂,還真有一種魔性在里面。



    當那一小碟血液被舔食干凈以后,黑蘋果樹似乎還沒有達到目的,而是不停地叫著鬧著,似乎要喝到更多的血液才行。



    黑神說:“乖孩子,血有的是,不過我們慢慢喝!



    他自鳴得意,可他忘了,從寧萌所在房間的窗口看過來剛好能看到這一幕。



    他絕對不是我的朋友。



    寧萌很快認清了這個事實,反而在黑神面前更加變得懵懂無知,就連晚餐的時候也乖乖地讓黑神在她的手指上取血。



    當晚,夜深人靜。



    當寧萌猜想整個城堡的人都應該睡著的時候從床上坐起來了。她晃動著右手,她總覺得這個時候手上應該有個物件,而這個物件應該化成個什么東西,可現在她的手上空空的,一定是缺了點什么。



    她用被單塞在門的軸承上,使得軸承不會發出任何聲音。她只開了一個小縫,從門縫里向外面偷偷望去,太好了,走廊上空無一人。



    她探出半個身子,接著又探出整個身子,點著腳尖,貼著墻壁走,好不容易摸索到白天路過的那個房間。她直覺里面的人一定會給出她想要的答案。



    她轉動著門把手,使動作變得盡量輕柔。接著她一個閃身進入了房間。王帥帥正躺在床上,發出了細微的鼾聲。



    寧萌趴在床邊靜靜地看著王帥帥,這和早上在腦子里晃過的那些面孔一樣,都是一張熟悉而陌生的臉。



    她推了推王帥帥在他耳邊輕聲說:“醒醒,快醒醒!



    王帥帥在夢里打了個激靈,看到了寧萌差點叫出聲來,捂著嘴巴說:“萌姐?你怎么來了?”接著又想到了什么趕緊拉著被子縮到墻頭的角落上去,隨手拿起來什么對著寧萌威脅道:“你別過來啊,你要過來我可對你不客氣啊!



    寧萌有一絲疑惑,該不會找錯人了吧,這家伙難不成也不是朋友?不對,他看上去并沒有惡意,只是有點害怕罷了。



    寧萌退后了幾步,一手放到身后順便把門給鎖住了,說:“我沒什么惡意,我只是有點事要問你!



    王帥帥不依不饒說:“你還沒惡意嗎?你不是砍了我嗎?”接著拉開睡衣給寧萌看白花花的胸脯。



    寧萌有些不好意思,向別處轉了轉頭說:“很白,沒什么傷!



    王帥帥看寧萌有些不對勁,平時在他面前寧萌是絕對不會表現出這種小女生才有的嬌羞呢,難不成當時真的是讓那個黑神給迷惑住了,現在還沒醒過來呢?



    王帥帥招了招手,說:“萌姐,你過來!



    寧萌絲毫沒有防備心,過去了。



    王帥帥拍了拍床邊說:“來,坐下!



    寧萌猶豫了一下,說:“我不要坐在你床上!



    王帥帥說:“你不靠近點我怎么和你說事情啊!



    寧萌還是說:“我就在這兒,你說吧!



    王帥帥明白了,寧萌是把他當成一個陌生的男人了,這樣的表現是一般矜持的女孩子面對陌生男人都會有的自然反應。王帥帥心里竊喜,想著等哪天寧萌清醒過來的時候,他一定要把這段故事拿出來好好講講,到時候不羞死寧萌才怪呢。



    王帥帥說:“我叫王帥帥,和你的關系挺特別的。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們不是一般的朋友,我們是共用生命線的關系。你不記得用鉆石刀砍我的事情了?”



    共用生命線?鉆石刀?這又是熟悉的刺,可是寧萌卻想不起來其中的聯系了。她搖了搖頭。



    王帥帥見寧萌的樣子不像是裝的,又說:“在之前,還有……”他想了下還是把明熙死了的話咽了回去,說:“還有這個黑神一直想要了我的命,你過來就是為了救我出去的事也不記得了?”



    寧萌依舊搖了搖頭。



    王帥帥又將解憂屋的事大致說了一遍,只不過對于明熙的事情給忽略掉了。寧萌對很多人名和名字都趕到了一絲熟悉,不過也就僅此而已了。



    王帥帥嘆了口氣說:“要是村姑還在就好了,她一定知道遇到這種情況該怎么做。失憶?這種在戲里都用爛了的梗了怎么還會發生在你身上啊!



    “村姑?”



    “對啊,就是你最好的朋友桂雨月啊。不過她現在已經死了!



    “小月,她死了?”



    “你記得村姑?額,我是說桂雨月?”



    “你告訴我,小月怎么死了!



    寧萌的表情一直是平靜的,她聽王帥帥說這些話就像是聽他在講一個別人的故事,可是當她聽到桂雨月的時候她卻實實在在的記得。桂雨月是她大學期間最好的同學,鐵桿閨蜜,她總覺得前幾天她們還在一起商量著怎么投簡歷去哪里工作呢,怎么桂雨月就死了呢?



    簡直是無稽之談。



    王帥帥很想告訴寧萌,桂雨月是因為救她而死的,可是王帥帥忍住了心里強烈的怨恨和惱怒,說:“生病了,很嚴重的病,所以死了!



    小月生病了?她怎么不記得了呢?



    “我明明記得我和小月約好了一起在咖啡廳見面,她在電話里說過有好消息告訴我。一定是她找到了新工作了,怎么就死了呢?”



    王帥帥試探性問道:“那你記得你的外婆死了這件事嗎?”



    寧萌說:“記得。明天我就要把房子退租了,還不知道晚上住哪里呢!



    王帥帥忽然想到了什么,說:“你還記得現在是什么時候,或者說你在干什么,或者說你的時間軸是什么?哎呀,總之,就是你能記得最近發生的事是什么嗎?”



    寧萌說:“我剛剛大學畢業正在投遞簡歷找工作。我的外婆剛剛過世不久,我要把她的房子退組。桂雨月給我打電話說要告訴我一個好消息,我猜她一定是找到新工作了!



    “我明白了,”王帥帥因為太過激動而沒控制住音量又立刻捂住了嘴巴,說:“你的記憶停留在你去解憂屋前了。所以你不記得別人,但你記得村姑,就是你的朋友桂雨月!



    “你也認識小月?”



    “當然認識。不過這說來話長了……”



    還不等王帥帥說完,鎖住的門被踹開了,一個黑影站在外面說:“年輕人,你們是在開寢室臥談會嗎?”

5858xs.com
网络捕鱼游戏代理 陕西11选五形态统计百宝彩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黑龙江6+1开奖 福彩3d开奖号走势图 福彩p62开奖公告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360 腾讯一分彩全天计划 天津快乐10分玩法介绍 福建快三一天几期 今日股市午评